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61章 余人凤,死!

    余人凤三十招已过,毫无建树,我也忍了他三十招,其实人完全可以一开始就转守为攻,二十招便能将他拿下,甚至如果我调动内劲的话,十招之内也可以杀死他,但我没有这么做,

    这一场战斗毕竟这么多人围观,我何尝不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我不想表现得太过高调,否则难免会引起一些?烦,要懂得藏拙,保留自己的底牌,才能更好的保命,

    故而前三十招,我只守不攻,偶尔化解一下余人凤的攻势,适合而止便是,

    武学论坛上,那位发帖的楼主拍下当时的照片上传之后说道:“余人凤连出三十招,未能击败陈枫,陈枫扬言十招之内必杀余人凤,否则就算自己输,接下来的十招,大家拭目以待,”

    楼主一更新帖子,顿时那些关注这场战斗的人都开始回帖,纷纷发表意见,

    “好久没有看到如此精彩的对决了,以大师之力迎战宗师,三十招不败,还敢放话十招杀他,这人若是不夭折,以后的成就又何止是登上人榜,只怕地榜,乃至于天榜之上,都有他的一席之地啊,”

    但也有人反驳说:“这个陈枫的确是有些本事,精通三大内家拳,但要说登上天榜,我个人觉得还是困难,武学界不缺天才,十多岁的大师也并不是没有过,大师到宗师,宗师到大宗师,这可不是一点时间就能突破了,太难了,”

    还有人回帖说:“太狂了,十招败宗师,我看不可能,他能应战三十招不败,估计也是强弩之末了,就算是还有力量战斗,但宗师始终都是宗师,拼了命,他还是不可能杀得了的,”

    大家各抒己见,都在热烈的讨论着这件事,

    而卧龙之巅现场,我此话一出,顿时一片哗然,

    毕竟前面三十招,余人凤还是略微占了一点点优势的,余人凤率先说道:“好狂妄的小子,十招杀我,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来杀我,你真以为宗师这个称呼是吹出来的吗,你不是宗师,永远不知道宗师的手段,”

    林诗晴在一旁,美目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说道:“陈先生就是陈先生啊,今天余人凤是死定了,”

    当然,也有不少人同样持怀疑态度,觉得我是在吹嘘,不过不管谁胜谁负,对于这些观战者来说都值得了,这种战斗,普通人的确是难得一见,

    我淡然说道:“那就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是如何将你击杀的,”

    说罢,我不再留手,速度比起之前陡然提升了不少,双手成龙爪,正是形意拳中的龙形拳,

    余人凤见我速度大增,极速闪躲,他竟然怂了,不再跟我正面硬战,而是想拖过这十招,按照之前所说,十招之后,便是我输,输了的人,就要留下性命,

    虽然说着有些辱没了宗师的身份,但是余人凤也是顾不得这么多,恶他三十招,几乎是施展了平生所学,未能将我击败,只怕再打下去,也杀不了我,最多是两败俱伤,这不是余人凤想要的结果,

    为了完成多杨家的承诺,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余人凤避战,在场的普通人看不出来他的意图,但是罗仲秋和赵毅却是看得出来,

    罗仲秋不屑的说道:“堂堂二品宗师,竟然避而不战,想要拖过十招,还真是辱没了宗师的尊严,”

    罗仲秋这话一说,那些看不懂的人也瞬间懂了,一时间,议论纷纷,都在指责余人凤丢人,

    武学论坛发帖的人也同步更新帖子,回帖的人再次陷入了热议之中,

    有人说:“陈枫还是太年轻,太狂妄了,十招击杀宗师,这本就是天方夜谭,这位余人凤就跟他拖十招不战,就算是赢了,”

    当然也有人说:“堂堂宗师,竟然选择这种方式,即便是最后赢了,也丢尽了宗师的脸面,”

    而临州杨家,杨常明和杨常谦捏了一把冷汗,皆是看到了彼此的震惊,原本他们以为余人凤突破至二品宗师,击杀我是十拿九稳的事,却没想到如今只能靠避战拖延,

    杨常明自我安慰说:“这个陈枫太狂了,余宗师还有机会,只要捱过十招,就赢了,”

    余人凤的意图,我自然也是看得清楚,不过我也没有出言讽刺他,战斗如战场,兵不厌诈,胜者为王,能赢才是最终的结果,手段不光彩,这些都显得无关紧要了,

    我冷哼一声,余人凤已经躲开了我两招,不过他胸口的衣服也已经被我的龙爪抓破了衣服,皮肤被划破了,流出了鲜血,

    余人凤大惊失色,畏惧于我的实力,就更不敢与我正面交手了,可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深吸一口气,身体中的血液滚滚沸腾,我的速度再次提升起来,远超余人凤二品宗师的速度,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不仅是要出手快,自己的速度也要快,几乎是眨眼之间,我便到了余人凤的面前,龙爪抓向他的眼睛,余人凤避无可避,只好挥拳打来,试图化解我的攻势,

    我手掌往回一撤,双手在他的手臂上猛然抓出了好几下,余人凤的右手手臂,直接被我抓得血肉模糊,深可见骨,

    我刚才这一招,乃是龙形拳和猴抓手的结合,只是眨眼睛就在余人凤的手臂上抓了好几下,我的五根手指上鲜血淋淋,余人凤则是脸色苍白,后退了好几部,右手已经是相当于被我废掉了,

    罗仲秋见到这一幕,忍不住拍掌惊呼道:“好,哈哈,什么宗师,避而不战,还是敌不过陈先生,”

    而跆拳道馆那些学员则是开始为我助威呐喊,

    余人凤的手臂上,鲜血顺着滴落,我嘴角带着一丝冷笑说:“还有七招,”

    这才前三招,余人凤已经废了一只手,剩下的七招,余人凤已经没有自信了,感觉自己这条老命可能会折在这卧龙之巅,

    我也不给余人凤更多的时间,再次欺身而上,有些学员几乎只看到我身影一闪,人已经在几米开外了,

    我依旧用的是形意拳中的十二形拳,对付余人凤,我根本用不着施展龙象一击,他还不够资格让我拿出压底箱的绝学,

    我这一冲,气势如猛虎下山,余人凤只感觉一头猛虎朝着他冲了过来,他虽然一直高度戒备着,但我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根本就没有闪躲的空间和时间,

    余人凤只得一咬牙,用左拳挡我的攻击,但是这无异于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猛虎下山,势如破竹,气吞万里,

    余人凤的拳根本挡不住我的攻势,只听见咔嚓一声响,余人凤的左手直接被我打断,他双手已废,实力已经只剩下三成了,

    余人凤毕竟是宗师,断手之痛他也忍得住,并未发出惨叫声,而是趁机凌空,回旋一脚踢向我的太阳穴,

    我肉身强横,手臂一挡,这一脚无功而返,我反倒是趁他凌空而起,重心离地,抓住了绝佳的机会,一个弓步往前左手龙形拳,扣住了他的锁骨,右手鹤形拳,五指合拢,宛如鹤嘴,直接啄向他的太阳穴,

    余人凤遭受这一击鹤啄,脑袋一偏,双眼顿时充血,身体站立不稳,摇摇欲坠,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我并未因此而留手,身体往前一突,以龙形拳锁喉,捏住了余人凤的脖子,硬生生的将他提了起来,余人凤此时毫无战斗力,俨然成了砧板上的肉,扔我宰割,

    我五指骤然发力,贯穿他的脖子,硬生生的将他的喉管捏断,余人凤眼珠子一凸,生机已断,

    至此,我总共出了七招,二品宗师余人凤,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