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2章 私奔

    杨司晨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道:“废物,始终都是废物,论家世,论身手,你拿什么跟我争女人,我要杀你,如果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我缓缓挣扎着站了起来,此时徐盈盈的客厅一片狼藉,东西被打碎了一地,

    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你有家世又如何,你打赢了我又如何,她的心不是你的,而我得到了她的心,我便胜过你千万倍,”

    杨司晨嘴角抽搐着说:“你找死,”

    他再次朝着我冲了过来,我马步一扎,脊背扭动,强行调动全身的力量,施展了我最强的手段龙象一击,尽管我也知道,面对杨司晨,龙象一击恐怕也敌不过,但我绝对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拳头相交,咔嚓一声,我的右手被这一拳的力量打得几乎骨折,我后退了好几部,撞到了电视墙上,把挂在墙上的电视都给撞坏了,而杨司晨也后退了两步,甩了甩手臂说道:“这就是你的绝招吗,的确是很厉害,不过我倒要看看,这种攻击,你还能发出几次,”

    其实在我施展了龙象一击之后,我基本上就没有战斗力了,刚才那一招,我基本上是毫无保留,浑身的力量和元气都彻底爆发了,而且我的右手严重受伤,几乎骨折,此时再无战斗力,

    准大师始终都是准大师啊,实力远胜于我,龙象一击并未给他造成太大的实质性伤害,

    杨司晨凌空一脚踢过来,我勉强闪躲,他这一脚把本来被我撞坏的电视踢了个稀巴烂,旋即又是横踢一脚,将我踢得倒地,在地上滑出去老远,撞到了墙壁上,

    杨司晨再度袭来,一脚踩在我的胸膛上,此时的我,狼狈不堪,沦为了杨司晨的手下败将,只能任凭他宰割了,

    杨司晨的脚狠狠用力的踩着我,我的胸口就好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似的,让我喘不过气来,他狰狞的说道:“跟我抢女人的下场,就是死路一条,我杀了你,也没人敢说什么,大约你以为有楚明玉罩着你吧,别说你这个干儿子,就算是他的亲儿子被我宰了,他楚明玉也只能说宰得好,”

    徐盈盈从地上起来,使劲儿的拽着杨司晨,早已泪流满面,徐盈盈说:“杨司晨,你放了他,”

    杨司晨转头凶恶的看着徐盈盈说道:“放了他,你觉得可能吗,徐盈盈,我真没想到啊,你竟然会爱上自己的学生,你还真是不怕给徐家丢脸,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我到底哪儿不如他,你告诉我,”

    杨司晨虽然打败了我,但在感情上他却是输了,这种挫败感对于自诩为天之骄子的杨司晨来说,自然是无法接受的,

    徐盈盈说:“爱情是没有道理的,杨司晨,我答应嫁给你,也一定会嫁给你,但是你必须放过他,并且保证不再为难他,否则我这辈子都会恨死你,我宁死,也不会答应跟你结婚,你是要我的人,还是要我的尸体,”

    杨司晨一只手掐住了徐盈盈的脸蛋,气得面目狰狞,我想要开口阻住徐盈盈答应下嫁,但胸口被杨司晨踩着,根本没办法,

    杨司晨狰狞的说:“徐盈盈,你敢威胁我,,”

    徐盈盈不说话,但眼神却是异常的坚定,杨司晨好半响才缓缓松开了徐盈盈的脖子说道:“好,我答应你,留他一条狗命,但如果让我发现你再跟他见面,有任何瓜葛,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他,”

    徐盈盈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流出,我知道她做出这个决定是有多么痛苦,而我却无可奈何,嘴里只能发出压抑的咆哮,杨司晨把我从地上拎了起来说:“废狗,你可以滚了,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你必死无疑,”

    我没搭理杨司晨,而是对徐盈盈说:“你不能答应他,你若是嫁给他,我比死了更难受,”

    徐盈盈闭着眼睛说:“走,你走,我不想再看到你,”

    杨司晨直接把我推出了徐盈盈家,扔了出去,我趴在地上,愤怒的锤着地面,满心都是愤怒和不甘,

    最后,我狼狈的离开了,

    我知道,这件事我已经再无能力阻拦,徐盈盈是喜欢我的,可我却没有这个能力将她抢过来,不能保护她,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口口声声说要给她幸福,但却这么快就被杨司晨扔了出来,

    这一段感情,似乎也就这般无疾而终了,

    我宛如行尸走肉般离开,外面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路上行人匆匆,有人忙着回家,我就这么在雨中走着,不一会儿,浑身已经被大雨给淋湿透了,一股凉意萦绕在心头,

    那一刻,我知道了什么是生无可恋,不管我如何努力,命运的轨迹却并未改变,我甚至不知道何去何从,

    我也不知道在雨中走了多久,我早已成了一只狼狈不堪的落汤鸡,我不恨徐盈盈,她为了救我,做出了妥协,我只恨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浑浑噩噩的回到家中,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内心因为痛苦而麻木,只想就这样在床上睡过去,再也不要醒来,

    我妈下午下班回来后,见我躺在床上,双眼呆滞,问我怎么了,我不肯说,蒙着被子,伪装成了一只鸵鸟,

    结束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我努力了这么久,得到了想要的答应,证明了徐盈盈喜欢我,我以为可以天荒地老,残酷的现实却让我体无完肤,

    那天晚上,我重病了一场,高烧不退,我神志不清,说起了胡话,我妈吓了一跳,连夜将我送到了医院去,小姨跟许怡然也赶到了医院来,

    自从我练武以来,身体素质非常好,从来么生过病,而这一次,我病倒了,不仅是身体的病,更重要的是心病,

    小姨问我妈:“小枫这是怎么了,一直说着听不清楚的胡话,高烧不退,”

    我妈说:“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我一回家他整个人都不对了,躺在床上,不说话,也不吃饭,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许怡然则说道:“陈阿姨,你不用担心,陈教练身体素质好,应该没事的,你放宽心吧,”

    小姨说:“小枫现在是真的长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心事,以前他什么事都愿意告诉我,现在……”小姨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三个人就在医院里守了我一个晚上,

    直到第二天,我才退烧,但身体虚得很,不管我妈和小姨怎么询问,我都不肯开口说话,就这么躺着,

    后来我干妈跟楚天也到医院来了,我的状态,他们都亲眼目睹了,楚天说:“要不然你们都先出去,我跟枫子聊一聊,”

    我干妈说:“也行吧,他们都是年轻人,亲如兄弟,有些话总是要好说一点,”

    众人离开了病房,楚天坐在我的床边说道:“枫子,发生什么事了,我把你当亲兄弟,我想你也应该是吧,说说吧,咱们兄弟之间,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一直以来,没有倾诉的对象,也不知道该跟谁说,这个时候,我再也憋不住了,有气无力的说:“徐老师……她要嫁人了,”

    楚天似乎并不惊讶,他叹了口气说:“果然跟我猜得差不多,你是真的喜欢她啊,赵妃儿对你这么好,你无动于衷,我就知道你心中有别人,枫子,不是做兄弟的不支持你,你跟徐老师,实在是不应该,也不能在一起的,”

    我说:“你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楚天说:“振作起来吧,人生总是这样的,杨司晨实在是太强势,太优秀了,你斗不过他,而且他也在圈子里放话,以后谁跟你接触,谁就是他的敌人,如果,你有本事可以抢回徐老师,我肯定支持你,但现在几乎是不可能了,所以我只能劝你放弃,不要再消沉下去了,”

    我闭上了眼睛,不愿意再多说什么,等了许久之后,楚天说:“罢了,你有什么想法吗,我也许可以帮帮你,”

    我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说道:“什么意思,”

    楚天说:“徐老师也喜欢你,对不对,那你就跟他离开宁江,离开江东省,去一个别人不认识你们的地方,你的母亲,我一定会当成我的亲妈一样照顾,这是我唯一可以帮你做的事,其实,我也看不惯杨司晨,我帮你安排,你跟徐老师离开,我相信凭你的能力,不管去哪里,都能闯出一片天地来,只要你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