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4章 岌岌可危

    老五的速度很快,从市区驱车一路直奔庆北区第二医院,,不过庆城比较堵车,他过来花了足足一个小时,老五下车后就带着人直奔住院部,?虎会的人就等在这里,双方碰头之后,老五问道:“人在哪儿,”

    ?虎会的人说道:“四楼vp区7号病房,”

    老五问道:“消息准确吗,”

    这人有些不乐意的说:“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哥儿几个可是跑断了腿,一个医院一个医院的查,才帮你查到,你要是不信,你别来啊,”

    大家本来就不是一个阵营的人,说话自然不客气,老五也不好生气,立马笑道:“兄弟,不好意思,我不是怀疑你们,也知道你们辛苦了,喏,这点小意思,你们去喝点茶,”

    老五从钱夹里掏出一沓红票票,少说也有好几千块,?虎会的人接过老五的钱之后,脸色才缓和下来说道:“好吧,你们也?利点,别留下什么证据,”

    ?虎会的两人拿到钱之后离开了医院,跟老五同行的人不爽的说:“妈的,拽什么拽,这要是在榕城,老子早就大耳光子抽死这两王八蛋了,”

    老五摆了摆手沉声说:“好了,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你跟我进去,等会儿到了病房外面,你守着,我进去干掉他,”

    两人商量了一番之后,便直接往住院大楼里走去了,一场致命的杀机袭来,而我此时还在病房里跟徐盈盈闲聊呢,

    就在这时候,我莫名的感觉心头有些不舒服,一股危机感萦绕在心头,而且这种感觉还很强烈,让我的汗毛情不自禁的竖立了起来,我顿时脸色大变,

    这种危机感不会随意出现,一旦出现,就证明我有生命危险,上一次刀疤脸来杀我,他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便是这种感觉,若不是洛姐姐出现,我必死无疑,

    徐盈盈见我脸色陡然间变了,立即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感觉要出事,”

    徐盈盈并没有我这种敏锐的直觉,她说:“你不是太过敏了,咱们在医院里,能出什么事啊,赵队长应该也快到了吧,要不你休息一会儿,我去把出院的手续办一下,”

    我一把抓住徐盈盈的手说道:“别去,我相信我的直觉,你跟我来,”

    我从床上翻身下来,将徐盈盈给我买的新外套穿在病服外面,徐盈盈赶紧扶着我,我走到门口,打开门看了一下走廊,这里是vp区,相对要安静一些,没有那么多闲杂人,

    我拉着徐盈盈走出病房后说道:“先离开这儿再说,出院手续不用办理了,”

    我带着她往电梯那边走去,心中那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甚至感觉就好像死神逼近了一般,我刚走到走廊转角的地方,四楼的电梯就正对着转角的地方,电梯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两个男的,都带着墨镜,

    我浑身的汗毛再一次一根根的竖立了起来,我当机立断,把徐盈盈拉了回来,小声说:“来不及了,倒回去,”

    徐盈盈不解的问我:“什么来不及了,”

    我来不及跟她解释这么多,拉着她往走廊另一头走,走廊的另外一边是楼梯,我打算从那边下去,此时我的背心已经满是汗水,我几乎可以断定,这两个人就是冲着我来的,别人也许感觉不到,但我却能感觉到他们身上的杀气,

    我这么久的太极听劲可不是白练的,太极听劲不仅仅能感知到对方的攻击,也能感应到杀气,这种气场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就跟那些上位者身上的官威是一样的,

    走廊比较长,我忍着疼尽快走得很快,但耳中已经听到了脚步声从拐角的地方传来了,而我才刚走到我9号病房门口,

    我浑身大汗淋漓,前所未有的紧张,想跑已经来不及了,以我如今的情况,别说来个杀气如此重的高手了,就算是寻常的混混,我应付起来也够呛的,

    我急中生智,推开了旁边的一个病房门,走了进去,这间病房是空的,不过应该是刚出院,病房里乱糟糟的都还没收拾好,

    我把病房门关上了,徐盈盈问我这到底是干什么,我对她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了声音说:“刚才那两个人可能是来杀我的,别出声,如果等会儿有什么意外,你别管我,赶紧跑,往人多的地方跑,”

    徐盈盈此时脸色也变了,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陈枫,你别吓我,这不太可能吧,”

    我正要说话,脚步声再次传来,我赶紧闭嘴,示意她也不要说话,让徐盈盈躲在门后,我贴着病房门,门上有一块玻璃,是护士用来观察病人的,我斜着从玻璃看出去,正好看到那两个墨镜男走到了我的病房门口,

    两人略微停留了片刻,其中一个人打了个手势,然后掏出了口罩戴在脸上,这才轻轻的拧开病房门,

    我此时紧张得浑身都有些颤抖,暗叹火狼帮的动作真快啊,我本来也只是小心谨慎预防而已,没想到他们真的从榕城追杀到庆城来了,而且还这么快就找到了这个医院来,

    我有些小瞧了火狼帮的势力,以前我就在宁江那个小圈子里,坐井观天,没见过外面的世面有多大多复杂,而如今,也算是给我上了一课,

    那人动作迅速,打开病房门后,一个闪身就进去了,反手把病房门给关上,我心里砰砰直跳,紧张得要命,额头汗水淋淋,徐盈盈见状,更是捂着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那人进去后,不一会儿就走了出来,守在门口的墨镜男问道:“五哥,搞定了,”

    五哥有些狰狞,压抑着怒火说:“又让他跑掉了,看来老大说得不错啊,这人的确不简单,我们如此迅速和小心翼翼,没有走漏半点风声,竟然还被他跑掉了,此人真是留不得,”

    墨镜男说:“不会吧,哪有这么玄乎的事,我们才刚到,他就察觉到了,会不会他根本不在这个医院,是?虎会那群王八蛋骗我们,”

    五哥摇了摇头说:“不太可能,这种事,他们完全没有必要骗我们,里面有一杯开水还在冒烟,被窝里还有温度,这就说明他刚离开不久,也许还在这栋大楼里,只是我也很好奇,他到底是如何知道我们要来杀他的,难道都只是巧合吗,”

    墨镜男说:“五哥,不管这么多了,现在怎么办,”

    五哥沉?了片刻后说道:“我们从电梯上来,当时另外一部电梯并没有下去,那边是楼梯,他们可能走楼梯下去了,他受了重伤,走不快,你去追,我留在这里,也许他就在这里的某个病房里躲着,另外,你出去如果见到他,不要管那么多,不择手段也要杀了他,出了事,老大会解决,”

    墨镜男点了点头,飞快的朝着楼梯那边跑去,我赶紧躲在门后,神经紧紧的崩着,这根弦随时都可能会崩断,

    五哥并没有离开四楼,而是四下看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去推6号病房的门,6号病房里有病人住着,他进去后,里面的人立马问他:“你找谁,”

    五哥连忙说:“不好意思,走错了,我想问一下,对面7号病房的病人,你们看见了吗,他好像不在病房里,”

    病人的家属不客气的说:“没看见,出去,别打扰我爸休息,”

    五哥连忙退了出来,然后朝着8号病房而去,这个时候,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这样下去,我铁定会被他发现的,到时候就是死路一条,

    我看了一眼身旁的徐盈盈,对方要杀我,斩草除根,只怕也不会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