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1章 追杀

    我没有去追陈润东,并不是我不想弄死他,我很想把他千刀万剐,但我如今的确是没有这个能力了,能够把徐盈盈救下来,看到她平安无事,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徐盈盈摔倒在地上,我连忙走了过去,徐盈盈看到我的样子,焦急的说:“陈枫,你有没有事,你为什么要来救我,你不怕死吗,”

    我费力的把徐盈盈扶了起来,挤出一丝笑容说:“我当然怕死,但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让你受到伤害啊,否则我万死莫赎,”

    徐盈盈看着我身上触目惊心的伤口,根本不敢碰我,只是责骂着说:“傻子,你真是个傻子,你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你让我如何跟你的家人交代,让我如何原谅自己,”

    我说:“我没事,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离开,”说完之后,我咳嗽了起来,两腿一软,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徐盈盈也恢复了一些体力,跟我互相搀扶着,这才慢慢下楼去了,到了大厅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儿扑鼻而来,整个大堂里全躺着人,有些人已经死了,有些则是在地上哀嚎,还有些挣扎着坐起来的人,但看到我,他们根本不敢再阻拦,

    中年壮汉头目瞎了一只眼睛,已经昏死过去了,徐盈盈看到这宛如屠宰场的大堂,忍不住吐了起来,

    别说是徐盈盈了,就连我这会儿看到如此场景,也感觉不适,我难以相信,这一切是出自我手,要知道,在此之前,我也就了结过郭夏宇而已,为此我还做了好多天的噩梦,

    我对徐盈盈说:“快走,等会儿人来了,我们谁都跑不掉,”

    我跟徐盈盈走出了夜总会,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就好像是从地狱中捡回一条命爬了出来似的,徐盈盈脸色苍白,还没有从刚才的场景中回过神来,

    我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快要撑不住了,徐盈盈说:“陈枫,我先送你去医院,你的伤还严重了,”

    我摇了摇头说:“不能去医院,我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我们要尽快离开榕城,”

    火狼帮在榕城势力很大,这一次他们损失了这么多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留下来就是死路一条,我身上的伤,少说也要休养一个月,伤筋动骨一百天啊,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我有伤在身,自然也没办法打出租车,别人也不会载我们,徐盈盈说:“可是你的身体,不去医院会死的,”

    我返回夜总会里,扒了一件稍微干净的衣服裹在身上,这才让徐盈盈拦了一辆出租车,先远离夜总会再说,最好是去城外的小医院,

    我坐在后面,徐盈盈就坐在我的身旁,伤口还在不断流血,顺着我的手不断流着,徐盈盈一只手搂着我,让我靠在她的怀里,

    我没想到,徐盈盈第一次主动跟我亲密接触,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我靠在她的怀里,感受着温香软玉,这一切似乎都值了,

    闻着徐盈盈深深地香味儿,我终于是坚持不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等我醒来之后,我已经在医院里了,浑身上下都缠着纱布,躺在病床上,难以动弹,

    我睁开眼睛后发现徐盈盈就趴在我的病床旁边,似乎睡着了,我稍微动一下,便觉得浑身疼痛难忍,这次受伤的确很重,能捡回一条命算我运气好,

    我就这么躺着,看着身旁安详睡觉的徐盈盈,真希望可以一直就这么跟她单独相处下去啊,

    我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伸手去抚摸她的秀发,徐盈盈竟然醒了过来,她看上去有些憔悴,一双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徐盈盈看到我醒了之后,惊喜的说:“陈枫,你醒了,太好了,”

    我挤出笑容说:“我睡了多久啊,”

    徐盈盈说:“没多久,十多个小时吧,你感觉怎么样了啊,我去叫医生来给你看看,”

    徐盈盈此时在我面前没有了作为老师的冷傲,却是充满了关心和担忧,我说:“不用了,我都醒了,你还叫医生看什么,这是什么地方啊,”

    徐盈盈给我说了一遍我才知道,那天晚上她带着我出了城,在榕城市区外面的一个区医院,我受伤很重,医生立即给我做手术,输血,我浑身的伤有四处很深,缝合了几十针,

    徐盈盈说:“你吓死我了,我真担心你醒不过来,”

    我笑道:“我是打不死的小强,当初我捅了自己一刀都没捅死,哪有这么容易啊,昨晚,你没有受伤吧,”

    徐盈盈摇头说:“没有,你来得很及时,当我听说你被三十多个人围攻,我都快吓死了,陈枫,你真的太傻了,你不知道会死人的吗,”

    我很认真的说:“为了你,我死也值得,如果昨晚我不来,我会后悔一辈子,”徐盈盈打断了我说道:“但如果你死了,我也会后悔一辈子,”

    她说完后,我们两人四目相对,许久之后,徐盈盈才主动转移了目光说道:“昨晚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至今想起那个场景,我都不寒而栗,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陈枫吗,”

    我说:“你真的想知道吗,”

    徐盈盈点了点头,我说:“那好,等我们平安回到宁江,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不过这个医院我们不能待太久了,榕城太危险了,我们最好是尽快回宁江去,”

    徐盈盈担忧的说:“可你现在的情况,我们怎么走,这里应该比较安全吧,”

    徐盈盈不知道火狼帮有多大势力,我虽然不了解,但他们能够在帝豪夜总会有这么多马仔,就可见一斑了,他们一定会报复我,这里是别人的地盘,我如今的情况一旦被他们找到,死路一条,

    我思索了片刻之后说:“你去找医院,就说我要转院,我们暂时先离开榕城,去庆城,然后你给我干爸打电话,让他派一辆车和医护人员连夜赶到庆城来接我们回去,”

    徐盈盈依言照做了,就在病房里,用我的手机给楚明玉打了个电话,楚明玉听到这件事,立马表示会马上派人和车到庆城来接我,我跟他简单说了几句,具体的事情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打完电话后,徐盈盈就去找了医生,这年头,只要有钱,什么事都可以办到,医院同意派一辆救护车和医护人员送我们去庆城,

    几乎是没有怎么耽误,就把我送上了救护车,徐盈盈也坐在后面陪着我,我们直接赶往了庆城,

    且说陈润东从夜总会跑掉之后,他下楼看到那般场景,也是吓得两腿发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开着自己的车不要命的往家里跑,然后给他老爸陈永亮打了个电话说有人要杀他,帝豪夜总会这个堂口被人挑了,

    陈润东的老爸听到这个消息,勃然大怒,追问陈润东下手的人是谁,然后立马派人赶到帝豪夜总会处理,发生这种流血事件,必须要尽快处理,他们并没有选择报警,毕竟他们本身就见不得光,只以为这是对手干的,

    陈润东逃回家里之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汇报给他老爸,作为火狼帮的老大,什么大世面没有见过,他说:“榕城竟然来了这么一个高手,这一次算你命大,以后你再给我惹是生非,我先把你的脚给打断,不过,这人已经跟我们结仇了,不能留他活着,否则必定要找我们寻仇,马上派人去查,查出他在什么地方,干掉他,”

    火狼帮在榕城势力极大,耳目众多,最先就是排查医院,说来倒也是我命大,我和徐盈盈刚刚从医院离开不到两个小时,他们的人就查到了医院来,得到这个消息后,立马上报,

    陈永亮当即下命令说:“此人身受重伤,没有战斗力,估计也是料到我们不会放过他才会跑,马上派人追到庆城去,斩草除根,务必要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