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白富美老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77章 坐山观虎斗

    郭夏宇死了,这笔账怎么也算不到我的头上来,我不敢再继续逗留,调整了一下情绪之后,走出了病房去,守门的人问我:“身体情况怎么样,”

    我说:“康复得不错,就是情绪不太好,我让护士留下来陪他说说话,开导他一下,”

    这两个守门的人并没有怀疑,我大摇大摆的走出了阁楼,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之后,我扔掉了衣服,戴上我的帽子,这才离开了医院,

    我回家之后,瘫软在床上,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亲手了结了一条命,当郭夏宇脖子被划开,鲜血流出的瞬间,我真的很害怕,哪怕是我回到家里之后,依然心有余悸,

    我还在半路上的时候,两个守门的发现护士一直没有出来,里面也没有动静,这才推开门进去,发现护士晕倒在一旁,郭夏宇已经气绝身亡,

    这两个人吓得面无血色,他们知道郭夏宇是什么身份,郭夏宇一死,他们俩也是大难临头了,其中一个赶紧掏出手机,直接打电话给了郭海丰,颤声说:“郭……郭市,公子……公子死了,”

    郭海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惊呼道:“什么,我儿子死了,你再说一遍,”

    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的吴玉敏文言,摇摇欲坠,手中的水果盘都掉落到了地上,守门的人说:“公子被人给杀了,”这人只觉得头皮发?,说这话的时候都是心惊胆战的,

    郭海丰勃然大怒骂道:“废物,一群废物,让你们保护公子,你们都是一群猪吗,是什么人杀的,告诉我,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守门的人并不知道是谁,只是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郭海丰听完之后,手机落到了地上,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而吴玉敏则是昏迷了过去,

    郭夏宇身死的消息,郭海丰并没有可以掩盖和隐瞒,消息很快就不胫而走,当然,在官方公布的消息中,郭夏宇属于畏罪自杀,但只有少数人才知道内幕,

    沈泽华也在当晚就得到了消息,他也是很震惊的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郭夏宇在这个时候是千万不能死的,他一死,郭海丰绝对会怀疑是我做的,”

    沈泽华的秘书连忙问道:“沈董,那要不要给郭海丰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啊,这件事不是我们做的,”

    沈泽华骂道:“蠢货,现在能去解释吗,现在打电话过去解释,岂不是此地无银,现在我们只能装做什么事都不知道,希望郭海丰别那么傻,他也许能看得出来这是有人挑拨离间吧,看来真是低估了楚明玉,我一直觉得郭海丰这人心狠手辣,为人阴险狡诈,看来楚明玉发起狠来,也不遑多让啊,以后我们一定要小心了,”

    郭夏宇的死,可以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周书航在医院里听到这个消息,吓得惶惶不可终日,生怕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周毅伟赶紧调来人手二十四小时保护周书航,而楚明玉那边得到消息后,楚明玉笑道:“这个沈泽华还真是没有让我失望啊,我原本以为他不会动手,他还真敢就把郭海丰的儿子给宰了,接下来,有好戏看了,就让他们之间狗咬狗吧,总会咬出一些东西来的,”

    郭家陷入了阴霾之中,郭海丰和吴玉敏赶到医院去,看到了郭夏宇的尸体,脖子上的一刀是致命伤,谢立强也赶到了医院,郭海丰看完自己儿子的尸体后,一把抓住谢立强说道:“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是谁干的,我要他生不如死,”

    郭海丰也是只有这么一个独子,郭夏宇一死,郭家就等于是绝后了,谢立强苦涩的说:“我已经第一时间盘问那个护士和相关人等,但是没有什么线索,对方很谨慎,也很有经验,应该是个老手,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证据,”

    郭海丰听到这话,眼神里露出了一丝狐疑和恨意,对谢立强说:“你不会是故意想偏袒谁吧,你真要想查,会什么都查不出来,”

    谢立强诚惶诚恐的说:“郭市,您可就真的冤枉我了,我能偏袒谁啊,真的是毫无线索,不过我会继续派人去查,一定尽快找出凶手,”

    郭海丰说:“好,那我就给五天时间,五天之内,你查不到凶手,你这个副局也不用做了,”

    谢立强顿时一脸苦逼样子,跟吃了鸡屎似的,但他知道郭海丰现在正在气头上,也不敢多说什么,找了个借口说马上派人去继续查,就赶紧离开了医院,

    郭夏宇被冠上了畏罪自杀的罪名,其实这样反倒是把郭海丰给摘出来了,这件事基本上也就牵扯不到他,

    等谢立强走了之后,吴玉敏一脸悲痛的说:“海丰,咱们儿子死得好惨啊,被人生生的隔断了喉咙,你可一定要找出凶手给他报仇啊,”

    郭海丰眼中杀气凛然的说:“你放心,咱们的儿子不会白死的,谢立强到底是查不出凶手还是不想查,你想想,到底是谁最想让咱们的儿子死,”

    吴玉敏说:“楚家,”

    郭海丰摇了摇头说:“不,楚家并不想让小宇死,他们更希望能够活捉小宇,这样才能把我牵扯进来,想让他死的,自然是陈泽华,毕竟他的儿子是被小宇杀了,杀子之仇啊,上一次我让他抓了赵毅的妻女威胁赵毅,结果人抓到了,但却拖延时间,我让他砍掉双手威胁赵毅,他也阴奉阳违,”

    吴玉敏说:“沈泽华,难道他就不怕你报复吗,你要是倒台了,他也要遭殃啊,这个道理他会不明白,”

    郭海丰说:“楚明玉之前找过沈泽华,有楚家和徐家做靠山,他自然不用顾忌我,好一个沈泽华,此人必定要除去,否则我早晚也会被他出卖,”

    郭海丰本来心里已经对沈泽华产生了怀疑,想要除掉沈泽华,郭夏宇的死可以说是彻底激怒了郭海丰,让郭海丰心中的杀意更加坚定了,

    那天晚上,我睡得不好,半夜被噩梦惊醒了,我梦见了郭夏宇全身是血找我索命,甚至还梦见了沈俊文,也来找我索命,我惊醒过来,浑身大汗淋漓,

    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久久不能平息心中的情绪,最后干脆站起了三体式,身心投入到里面,这才渐渐平息,

    第一次杀人的感觉,真的非常不好,我不明白那些满手鲜血,杀人如饮水的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难道就不会做噩梦吗,

    郭夏宇死了,郭海丰跟沈泽华会怎么互相咬起来,我并没有再去推波助澜,只能静观其变,我相信这两个人绝对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了,我坐山观虎斗,楚家自然会出手对付他们,考试成绩没有出来,我整天也没有什么事,就把身心都投入到了功夫中,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没有停下来,

    我连续做了三个晚上的噩梦,这才渐渐从郭夏宇的阴影中走出来,

    那天晚上,我干妈带着楚天突然到我家里来了,让我感到很以外,我妈显得更加拘谨了,吃过饭后,干妈提出让我妈去银行上班的事,一开始我妈也拒绝了,不过后来我干妈说:“素素啊,咱们也不是外人,我一直把小枫当成儿子看待,你也不要跟我客气,小枫以后还要上大学,你没有一个工作也不行啊,在银行里,虽然待遇没有多高,但比较稳定,工作也不累嘛,”

    我妈犹豫了许久之后,竟然答应了,虽然我现在能赚钱,但我妈毕竟年轻也不太大,她整天在家里呆着,也的确不习惯,愿意去工作,我不会阻拦,

    一转眼,一周的时间过去了,到了通知成绩的时候,我心里有点打鼓,这次成绩考得不理想,只怕徐老师不会轻易放过我,

    除了我妈,我还真没有怕谁,但徐老师,我对她是真的有点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