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供应商

把本章加入书签

美食供应商 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教育意义的故事

    “恭喜宿主触发隐藏声望任务,请问是否接受。”

    袁州之前打定主意的想,下次系统冒泡一定要让其愿赌服输,但这系统的现字,成功的把袁州的注意力转到其他地方。

    上一次出现这个隐藏的声望任务,是让袁州成为全国最出名的厨师,并且奖励是粤菜一整个菜系,以及营业时间可以自由支配,虽说后来袁州也没更改过营业时间。

    有过经验的袁州知道,隐藏任务是触发才会发布,也就是说这次的触发条款是陀罗玛的邀请。

    陀罗玛见袁州没反应,还以为是其不怎么了解这个比赛,所以出言解释:“博古斯世界烹饪大赛,是法国的烹饪皇帝保罗·博古斯主办的,关于这位yuan你知道吧。”

    袁州点头,其实他对世界烹饪大赛也所知甚详,不过陀罗玛已经开口了,就不好再打断。

    当今法餐在西餐中,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甚至超过意大利菜,就是因为保罗的推广,所以法餐皇帝当之无愧。

    “博古斯世界烹饪大赛,两年举行一次,被称为烹饪界的奥林匹克,可以说是西餐最高水准的比赛。”陀罗玛道:“高斯先生,是唯一两次获得第一的厨师。”

    高斯道:“大赛其实多数已经是厨师团队了,但yuan你的厨艺,我相信一个人也完全没问题。”

    “我认为,yuan的厨艺,应该想世界烹饪大赛上拿个第一。”陀罗玛道。

    “我觉得不行。”马里谢罗出声,提了反对意见。

    陀罗玛嫌弃的看过去,这个愚蠢的土拨鼠连这都要杠?

    这次马里谢罗真不是杠,而是有正当的理由反驳,他道:“如果现在让陀罗玛先生你去参加世界烹饪大赛,能够得第一,但你去吗?”

    “废话,我怎么去。”陀罗玛都是评委等级的人了,还参加个什么比赛?

    “那不就结了,你的牛排比yuan差远了,你都不乐意参加,yuan为什么要参加这个比赛?”马里谢罗的逻辑很简单,简单到令人发指。

    其实陀罗玛、马里谢罗等人,之所以会如此,一来是被袁州厨艺征服了,二来是来自于很复杂的情绪,如此好吃的牛排,在欧洲吃不到,并且大多数欧洲人都不知道,那怎么能行?

    “所以我有个想法,每年华夏厨师联合会和日本厨艺会都会举办中日厨艺交流会。”马里谢罗道:“我认为,可以来个中法交流会,然后yuan你带队来我们法国交流,我领队代表我们法国来华夏交流,两全其美。”

    这真的。

    严格的说,马里谢罗这个办法,也是个办法。

    但这种两国,并且厨师协会这种半官方性质的组织,以“中法厨艺交流”这种名号的活动,那已经可以算是两国文化上的一个切磋了,可以想象,得多复杂,反正今年内的肯定没办法定下来。

    随即,陀罗玛和马里谢罗,就袁州到底是文化交流好,还得参加世界烹饪大赛好,开始争论起来。

    “其实我觉得,既参加世界烹饪大师,又举办个中法交流会,两者没什么冲突。”高斯突然出言,制止了两者无意义的争吵。

    高斯顿了顿又道:“而且这一切,不都是看yuan吗?你们两人争半天有什么用?”

    陀罗玛和马里谢罗登时回神,很尴尬,两人纷纷向袁州道歉。

    一般来说,活动啊,以及交流会什么的袁州都会拒绝,但因为突然触发的隐藏任务,让袁州回答说,考虑考虑。

    “yuan,你一定要好好考虑,中法交流才是比较好的方法。”马里谢罗道。

    陀罗玛没再开口,他觉得自己再说话,不就显得自己智商和愚蠢的土拨鼠一样低下吗?

    为展现和土拨鼠的不同,陀罗玛把话题引到了烹饪上。

    和杭田等大师交流时,袁州就发现了,大师们的经验非常宝贵,虽说他现在除了牛排,几乎不会什么法餐,但总有一天是要掌握地球上所有菜系的男人。

    所以对这些大师的知识如饥似渴,嗯……如饥似渴是曹植所写,意思是好的,但现在用来形容袁州,感觉有点怪怪的。

    言归正传,高斯作为编写过厨师学院教科书,并且还经常去蓝带学院讲课的人,对于是否认真听,那真的是太了解。

    实则,高斯认为袁州听得不那么认真也很正常,一方面交流又没有写报告,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是干货,中途会穿插一些经历什么的,包括他自己都不能免俗。

    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袁州什么厨艺?就高斯自己看,他们所分享的很多袁州都知道。

    何况无论是天才亦或者是大师,都是有傲气的资本,而袁州既是天才又是大师。

    但袁州全程都极其认真。

    “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成就,却还保持着谦逊进取的心,yuan这样的厨师,真太难得了。”高斯准备把袁州这种精神写进教材里面,并且故事都编好了。

    别觉得只有华夏才喜欢编小故事,外国更加喜欢,我们熟知的什么华盛顿砍倒了一颗樱桃树,然后主动承认了错误,爸爸就夸他是一个敢于承认错误的小孩。

    且不说,华盛顿小时候得多熊,才能砍倒一棵树,就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就完全存疑,还有华盛顿不捡路边的银币等等,除了一本伪传记外,再也找不到任何证据,基本可以确定是外国人编的。

    而高斯想的故事是,有一天袁州和奥古斯特去一个小店,然后吃到一道菜很好吃,袁州就虚心请教了老板做法,并且在途中称呼这位老板为老师。

    奥古斯特就很奇怪的说,“你现在已经是世界级名厨了,为什么只是为了一道菜的疑惑,就要称呼名不见经传的小厨师为师傅”。

    袁州回答:“发现一道菜的新秘密,远比世界级名厨这个称呼更加吸引我”。

    为什么是奥古斯特,因为高斯知道奥古斯特经常来华夏,并且奥古斯特的民众认知度高,故事更可信。

    嗯,很完美,高斯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故事很有教育意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