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未来当药王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教训

    成君昊想到风瑾以前受过那么大的委屈, 简直要把他心疼坏了,他跟陈姨叮嘱不要跟风瑾说起今天的事,然后驱车出了门,没去自己公司, 而是直接去了医院。

    到医院后, 成君昊直奔风瑾办公室,一进门便看见了一个他无论如何也意想不到的人。成君昊那一瞬间不假思索地走上前,揪住对方的衣领,然后一拳抡了过去。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沈熠融就已经被打翻在地, 鼻梁上那副精致的眼镜也掉落了在了地上, 嘴角还被打破了, 渗出了血。

    风瑾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成君昊, 你干什么?”

    成君昊喘着粗气,红着眼看着风瑾:“我替你教训他。”他心里想的是, 我打他,你果然还是心疼了吧。

    风瑾觉得成君昊今天的情绪有些不对,对沈熠融的反应也过激了点, 不过他没说什么,成君昊做的, 正是他想做而做不出来的。

    沈熠融这辈子养尊处优, 何尝吃过这样的亏,不分青红皂白就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他狼狈地从地上起来, 掏出手绢擦了一下嘴角,强压着愤怒:“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成先生,平白无故挨你一拳。”

    “就凭你出现在这里!”成君昊咬牙瞪着对方,他正好对这斯文败类一腔怒火,没想到他居然敢送上门来!

    沈熠融后牙槽都有些痛,成君昊那一拳没留余力,他忍着不适,克制地说:“我只是来谈生意的,这就是成先生的待客之道吗?还是说,当兵的人全都跟你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只会意气用事用拳头解决问题?”

    成君昊怒斥:“闭嘴!少在这里道貌岸然地给我们军人扣帽子!姓沈的,你听好了,这里不欢迎你,我们不会同你做任何生意。这一拳我是替风瑾打的,你觉得你还有脸出现在他面前吗?他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因为他喜欢过你,所以你就能对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吗?你听好了,从今往后,他就是我罩的,你再敢接近他,当心我揍得你满地找牙!”

    风瑾看着成君昊,虽然有些疑惑他今天怎么跟吃了枪药似的火气极大,但他说出这些话,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他也是极讨厌沈熠融这家伙的。

    沈熠融明白过来,成君昊这是替风瑾秋后算账来了:“过去的事我已经跟小瑾道歉了,我承认我当时处理的方法有些欠妥,但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只要小瑾愿意,我可以和他有更美好的未来。”

    “门儿都没有!”成君昊冷哼了一声,“风瑾跟你在一起会有未来?你别当伤害他的刽子手就谢天谢地了!姓沈的,离风瑾远一点,你这尊瘟神,我们惹不起。赶紧滚吧!”

    沈熠融不甘心地看向风瑾:“小瑾,你不要听他在这里危言耸听,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风瑾面无表情地说:“沈先生你还是走吧,我们医院并不需要什么医疗器械,药材我们自己也会想办法解决。以后你还是别来了,我不想见到你。”

    沈熠融看着风瑾的态度,顿时有些心慌:“小瑾,我承认我以前做得不够好,伤了你的心,请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弥补你的。”他不信风瑾对他完全没有感情了。

    风瑾听了这话,只觉得极其无聊:“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也不想以后再有任何瓜葛。”

    成君昊嗤笑:“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就滚蛋。”

    沈熠融皱起眉头看了成君昊一眼,说:“小瑾,你不要总跟这种暴力成性的人在一起,他只会用拳头解决问题,你会吃亏的。”

    成君昊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他哈哈笑出了声:“我暴力成性?我虽然拿过钢枪,上阵杀过敌人,但从未伤过任何一个无辜的人。姓沈的,你看起来倒像个斯文人,社会精英,满嘴都是大道理,但是shā're:n于无形的往往就是你这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至少,我不会让喜欢我的人去z-i'sa。”说到这里,他的眸光也冷了下来。

    沈熠融是个聪明人,他听到这里,脸色发白地看向风瑾,难以置信地问:“小瑾,你做过傻事?”

    风瑾垂着眼帘,遮去满心的遗憾:“过去的一切都和以前的我一起死去了。沈先生,我们之间早已结束,所以请走吧,我并不想再看到你。”

    沈熠融还处于风瑾z-i'sa这个消息的震惊中,他眼睛有些发涩地看着眼前的风瑾,心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唾沫,声音颤抖地说:“对不起,打扰了。”说着缓缓站了起来,慢慢朝外走去。

    风瑾低下头,想要看书,然而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他又想起了封瑾,不知道他的灵魂是否安好,想到这里,心中涌起无边的不安与悲伤。

    成君昊走过去,抬手轻抚风瑾的头:“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以后直接让保安将姓沈的挡在门外好了。”

    风瑾将头靠在成君昊肚子上,仿佛只有挨着他,悲伤才能得到一点缓解。

    成君昊不说话,一直安静地陪伴着他。过了好一会儿,风瑾才说:“他说想跟我们医院合作,为我们提供医疗器械和药材。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嗯,就算是要做生意,也犯不着一个大老板亲自过来谈。”成君昊说。

    “嗯。”风瑾显然也知道沈熠融的真实用意,“谢谢你!那一拳我一直想打,只是没有找到机会。”

    成君昊笑了笑:“这种粗活以后就交给我来干,你的手是用来救人的,不是伤人的。”

    风瑾听到这里,心情好了点,他抬起头:“谢谢!”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春风吹进了风瑾家的小院里,枯萎的野草又都纷纷开始长出嫩芽,在春日的雨露和阳光下肆意生长起来。成君昊看着满院子的杂草,再也没有提过让扒了野草来种花种树,看多了整齐的草坪花坛,凌乱也是一种美。

    风瑾为了安心准备论文和资格证考试,医院也去得少了,通常都待在家里。这天午后,风瑾坐在窗前的书桌边学习,暖风从窗口吹进来,风瑾有些昏昏欲睡,他起身去洗了把脸,然后下楼泡了一杯浓茶。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尖锐的警报声。这声音他从未在家里听过,风瑾一愣:哪来的声音?他循声朝外走去,警报声又停了。

    风瑾看了看空旷的院子,一个人影也没有,家里也没人,陈姨去买菜了,成君昊去公司了,只有云实在家陪着他,屋里相当安静,适合学习。风瑾又上了楼,喝了一口热茶,拿起笔继续看书。

    不一会儿,院子的门铃响了起来,风瑾点开人工智能:“谁啊?”

    陶靖宇的脸出现在画面中:“风叔叔,是我。”

    “是靖宇啊,进来吧。”风瑾开了电子锁,放他进来。陶靖宇最近很少找他,这小子初三最后一学期,马上要升高中了,同时还不忘钻研《伤寒杂病论》,学习也非常紧张。不过他也算学了点皮毛,平时家里人有个小病,都是他自己采草药治疗的,俨然一个小大夫模样。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放假了吗?”风瑾看着拔高了一截的陶靖宇,这小子最近一直在长个儿,短短半年时间,就长了快十公分,现在个子已经齐风瑾的耳根了,少年眉间那股子桀骜之气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收敛了起来,人也变得沉静起来。

    “嗯,今天下午放假,我们初三要填报志愿了,学校让我回家来跟家人商量一下。”陶靖宇说,“我不知道怎么跟妈妈说,便来找你了。”

    “打算考什么学校?云海高中,还是外国语中学?”这是全市最好的两所中学,陶靖宇的成绩好,随便哪所都能上。

    陶靖宇低着头:“我是想问你,如果读职高,将来还能做医生吗?”

    “为什么要读职高呢?现在高中不都是免学费吗?”风瑾不解地问。

    陶靖宇说:“我想早点出来帮妈妈减轻负担。我爸爸去世的时候,家里还欠了很多债,妈妈要一边还债,一边照顾我和妹妹,她太辛苦了。读职高的话,可以早点出来赚钱,帮妈妈分担一下。我想知道,读完卫校后还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当医生吗?”

    风瑾明白过来,这孩子也是够早熟懂事的:“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我帮你查查吧。”

    风瑾打开通讯器上网,然后摇头:“恐怕不行。现在医生资格证第一学历必须要是医疗专业的,护理专业的不行。你还是安心考高中上大学吧,你上高中和大学的费用,我可以借给你,等以后再还给我。你成绩这么好,可以想办法提前毕业啊,比如两年参加高考,三四年就大学毕业,这样一来就能帮你妈妈减轻负担了。”

    陶靖宇点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叔叔,我会努力的。对了,我刚刚听见院子的警报声响了,有人来了吗?”

    风瑾这才反应过来:“你说是我家院子发出来的?”

    “应该是成叔叔安装在院墙上的防盗警报响了。奇怪,大白天的难道还有贼?”陶靖宇说。

    “也可能是有猫爬到墙上来玩不小心触动的。”风瑾说。

    “最好还是查看一下监控吧,比较安全一点。”陶靖宇可是听说过风瑾在医院被人扔炸弹的事的。

    “好,回头我去看看。”风瑾说。

    陶靖宇走了之后,风瑾调出人工智能监测的录像来看了一下,发现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贼头贼脑地探查了许久,最后找到院墙的视线死角处开始攀爬,动作挺笨拙的,努力了好几次,终于攀到了墙头上,谁知又触发了警报器,那家伙吓得手一软,啪嗒一下掉了下去,在地上躺了一会儿,这才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跑了。

    风瑾看着这个笨贼,又好气,又有点想笑,大白天的来做贼,还这么蠢,业务能力不行,就不要干这一行好么。

    晚上风瑾将这事说给了成君昊听,成君昊听完,说:“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风瑾说:“这人不是已经跑了吗?”

    “要是没跑,进来了呢?人家身上说不定带了凶器,极有可能威胁到你的人身安全啊。”成君昊想想都觉得后怕。

    风瑾说:“可要是人进来了,我告诉你也赶不及啊。再说了,我也不是吃素的,不可能任其鱼肉,我不会反抗啊?”

    “你赤手空拳怎么和人家带了凶器的比?这样吧,明天你还是跟我去公司吧,在我公司里学习。”他决定要把风瑾看在自己身边,绝对不容许有任何闪失。

    风瑾苦恼地挠挠头,他是觉得成君昊对他盯得太紧了,然而却又没理由拒绝,因为自己身边的危险似乎就没有断过,他到底是得罪了何方神圣啊,怎么就有人老跟他过不去呢,要是揪出来了,他绝对要用针将对方扎成一只刺猬!

    于是从这天起,风瑾又成了成君昊的小尾巴,成君昊走到哪儿,他就得跟到哪儿。周围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他俩出双入对,并且默认了他们是一对。

    四月份的时候,风瑾的毕业论文初稿终于完成了,交给指导老师看的时候,对方看着他半文言式的论文差点抓狂,这年头居然还有人用文言文写论文!不过这个教授也算是有涵养,毕竟是研究中医的,古典医籍看了不少,自己不会写,看还是看得懂的,他耐着性子读了下去,结果越看越激动,越看越喜欢,最后一拍桌子:妙啊!字字珠玑,简直就是一篇奇文。论点新奇,有理有据,条理清晰,完全是无懈可击,今年的优秀毕业论文非它莫属了。

    当晚风瑾就接到了指导老师的电话,让他准备论文答辩。风瑾问:“论文通过了吗?”

    “通过了,好好准备答辩吧。等论文答辩结束之后,我准备向《中华医学杂志》推荐发表。”导师说。

    风瑾听完,淡淡地说:“哦,好,谢谢老师。”他根本不知道这是最权威的医学学术期刊。

    导师听到学术的反应,不由得笑了笑,这孩子,脑子真是一根筋,只怕是完全不懂人情世故吧,不过也好,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真的静下心来好好做学问吧,不能不说是中医之幸啊。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卡文了,才写完,么么哒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