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两千五百二十二章 瞎了

    啸战则是笑了笑,然后说道:“放心把女王殿下,我家萧少说他死了那就是真死了,更何况你说的那个大魔头没死的话,我萧少岂能安心修炼?”

    啸战对萧炎那简直是无脑崇拜,萧炎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信,就连萧炎放个屁他可能都觉得是香的。

    海鲛王却始终难以置信,毕竟北天裂的名声她从小听到大,忽然听见他死了,海鲛王难以接受也不敢相信,除非亲眼确认,但眼下这海底她也没办法下去确认。

    海鲛王眼神露出一抹复杂之色,她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萧炎他们也是来解救这北天裂的,故意哄骗她,说北天裂已死。

    但海鲛王转念一想,这似乎也有些于理不通,若是真的如此,萧炎早就将北天裂解救而出,又何必欺骗于她。

    “莫非……北天裂真的死了?!”海鲛王目露疑迟。

    啸战顿时便是有些不耐烦了,重重的点了点,然后说道:“放心吧,我们萧少绝对不会骗你的,女王殿下赶紧离开这里吧,我都快被热死!!”

    啸战催促道,对于萧炎这里可是待着舒坦,可众人却耐不住高温,这里对于众人来说,那简直和火海别无二致。

    海鲛王在疑虑之中,只得暂时相信,点了点头,具体还要等萧炎出来才能确定,而如今众人都在她的手里,海鲛王也不担心萧炎会偷偷溜走。

    想到这里,海鲛王才略微放心,点了点头。

    “小黑……还得拜托你,定要将我爹爹带出海底,护他安全。”龙懿拍了拍黑鱼王,缓缓的说道,黑鱼王摇了摇尾巴,表示明白了,便是重新返回了海底。

    旋即众人也是坐着黑鱼朝着上面游去,离开了炙热的海底中部,在上层等待的一众得知消息之后,海鲛王领着无畏战队以及海域战队的众人,先行回到了海鲛一族的宫殿之中暂做休整,等待着萧炎归来。

    之后黑鱼王也把消息带给了萧炎,萧炎这才是终于放心的修炼了,毕竟这海底太过炎热,长时间待在这里保不准什么时候眼睛上的虫子失效了,都得被这里强烈的光线导致失明,一个不小心若是永久失明那就难办了。

    萧炎安心的盘坐在青莲之中,不过萧炎正准备专心明悟时,却被老者忽然叫住了。

    “年轻人,别太专注,来陪老夫钓钓鱼。”老者说道,此时他身穿蓑衣,一副钓鱼老翁的模样。

    “前辈……我的时间不多,钓鱼是不是这种事有些浪费时间啊。”萧炎不由得苦笑道,老者则是看着萧炎露出慈祥的微笑。

    “一味的专注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我的焱炎日子卷不是你短时间就能明悟的,随老夫钓钓鱼,说不定有些东西你不懂的忽然它就懂了。”老者说道,拍了拍萧炎的肩膀,顿时间,萧炎体内的火焰便是雀跃起来,萧炎顿时眼中精芒闪烁。

    萧炎旋即便是站起身来,老者的意思很明显,这是要指点于他。

    萧炎随着老者来到了小溪旁,老者将鱼竿轻轻一抛,鱼线在空中划出一道飘逸的弧线,便是看见鱼漂

    在水中荡漾,萧炎一时竟是有些失神。

    “前辈……这里无雨你为何要要穿蓑衣草帽?”萧炎看着老者的装束,似乎老者干每一件事,都会换一身衣服,时而如钓鱼人,时而如农夫为花草木施肥打药,喝茶时又清闲无比,每一件事都做的有条有理。

    “虽然这里无雨,但我心中有雨,并非大道,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忘记雨是什么感觉。”老者笑眯眯的说道,萧炎苦笑,完全不能理解老者的意境所在。

    “就好像这水里无鱼,钓鱼只是让我不要忘记这种感觉,你明白吗?”老者喃喃的说道,萧炎摇了摇头,这种道理听起来很简单,但为什么要这样做萧炎实在是想不通。

    “不明吗?没关系这个话题太严肃,我们换个话题,这么久了,你也不说说你叫什么名字。”老者随时脸上都是挂着笑容。

    “晚辈姓萧,单名一个炎字,萧炎。”萧炎恭敬的说道,虽然老者身上没有任何的源气波动,但萧炎知道,这老者的身份是一个谜,曾经定是搅动风云的人物。

    “萧炎么……名字好像就注定与火有缘,你认为你现在已经获得白焱了吗?”老者问。

    萧炎摇了摇头,自己完全没有任何感觉,至于资格都是老者告诉他的,白焱之心在哪里萧炎都不知道,是何模样更是不知。

    “没错,你现在的确还没有获得,但你拥有资格,不过你想传承白焱,至少你得将眼里的虫子给洗干净,若是你看不到,往后你也无法运用它。”老者缓缓的说道,萧炎愣了愣,的确,若是没有虫子附着在他的眼睛之上,这里的光线萧炎根本无法睁开眼来。

    “前辈……这里的光线会把我眼睛给刺瞎。”萧炎苦笑道,简直害怕,毕竟萧炎之前感受过这光线的强大之处,而且如今在这海底,这里的光线必然是最强的!

    “怕什么,瞎便瞎,你若瞎了,白焱在你的手中,那么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把所有人都变成瞎子。”老者回答道:“用这溪水将你眼中的虫子洗去,因为白焱就在你的眼中!”老者缓缓的说道,萧炎闻言猛然一惊。

    “白焱在我眼中?!”萧炎难以置信的说道,老者点了点头,萧炎旋即将信将疑的便是捧着溪水,浇在了自己的眼睛上,然后眼前的虫子便是很快扩散而开,在之前虫子的隔绝光线下,萧炎看到的景象都是偏暗,可虫子被洗掉的那一刻,萧炎眼前顿时一片白茫茫。

    原本靠着虫子还能看清周遭,此刻萧炎的眼前宛若有极度浓郁的雾气盘旋,四周的一切顿时变作了一片混沌,萧炎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已经失明了。

    “前辈……我好像什么也看不见了。”萧炎苦笑,看不见的同时,眼中传来了阵阵的刺痛,这样的疼痛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强烈。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www.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