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末世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4章 神之泉(四)

    “就算这些原住民再强, 也不可能轻易抓走挽挽。”赵衍之皱眉看着周围,“以她的破坏力如果要强行抓走她,这一条街都会被打成废墟。”

    可是现在房子里连一件家具都没被打碎。

    顾程点点头,“而且她很谨慎, 要骗她肯定不容易。”

    以他们的实力,其实很容易生出矜骄之心, 过度骄傲之后疏忽大意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种事不可能发生在赵挽之身上, 她从不是那种性的人。

    所以要趁着她大意抓走她同样不可能, 即便是设计想要勾出她的同情心继而算计她, 结果也多半是失败。

    可是现在, 对方就是无声无息地抓走了她,让身负系统的顾程和赵衍之联系不上她也就算了, 连地图上都找不到她在哪里,只能得出“未知地点”这个结论。

    吉祥和富贵很快回来了, 吉祥“喵”了一声, 似乎有些焦躁地转了一个圈。

    顾程抱起它,摸了一下它的脑袋, “现在只能靠你将她找回来了。”

    吉祥先在房子里转了一圈, 然后跑出去蹿上了围墙, 穿过了小巷。顾程和赵衍之紧跟其后,跑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 顾程瞥了一眼一旁的路牌, “咦, 这好像就在之前黑给我的那位占卜者的家附近。”

    他和赵衍之交换了一个眼神, 心中泛起冷意,看来,这事儿说不定就和那位占卜者脱不了关系。

    果然,继续往前,就到了一栋带院子的独栋别墅前。

    “早知道就不用去黑那儿买消息了。”顾程冷笑着说。

    赵衍之看着眼前这栋房子,“如果挽挽没事也就算了,有事的话这些觉醒者们——哼!”

    即便是十分愤怒,他们也没有直接冲进去,而是绕着房子转了一圈,先谨慎地看了一下情况,稍稍瞧了一下从哪边退走最为合适。

    就在这时,这栋别墅忽然爆发一阵巨响,两人站在屋外,眼睁睁看着这带着漂亮花园的小别墅瞬间倒塌,碎裂成了一片废墟,他们正努力就出来的赵挽之站在废墟中央,虽然肩部沁出一大片血迹,身上到处是细小的伤口,脸上神情却很淡定,甚至还带着一丝冷笑。

    顾程没有犹豫,瞬间一个治疗技能刷上去,赵挽之感到一阵温暖包裹了她,身上那些伤也在飞快愈合。

    “咳咳咳……”好几个人从废墟中钻出来,其中就有他们在警察厅见过的那位队长莱博恩,其余人倒是都没见过。

    赵衍之跳到赵挽之身旁,上下看了她一眼,“没事?”

    “没事。”

    顾程扫了一眼这些警惕地看着他们的觉醒者,没有看到符合黑描述的那位占卜者。

    赵挽之知道顾程和赵衍之之前是去干什么的,直接说,“占卜者已经被我杀了。”

    开玩笑,想要控制她,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

    占卜者凯尔德的能力就是占卜,同时还能控制人的心灵,算是阿兹黑特最强的觉醒者之一,然而,他的能力偏向于辅助,并不是战斗系的觉醒者。

    赵挽之身为六阶新人类,对于各种精神系控制抗性本来就很高,所以凯尔德毫不意外地失败遭到反噬,令赵挽之摆脱了无法动弹的状态,直接将他一刀砍死了。

    “所以说你怎么这么蠢,居然能被抓走?”赵衍之面无表情地说,他一边说话一边并不耽误动手,一个音域放下去,空气中凝聚出的水弦琴发出一声震荡人耳膜的嗡鸣。

    顾程为了保险起见不仅给赵挽之刷了几下治疗,还放了一个利针解除所有的不利状态,很快赵挽之就满血恢复,一道凌厉刀气劈了出去,这道刀气如果劈实,别说是对面的几个人了,连附近的房屋都要受到波及。

    这些官方觉醒者们果然束手束脚,并不想造成这条街的毁坏,一个女性觉醒者上前一步,银蓝的气流汹涌而出,化作一个巨大的盾牌,试图挡住这道刀气,却想不到盾牌直接被劈散,她自己倒退几步,吐出一口鲜血来。

    旁边一个青年扶住了她,伸出手来大吼一声,“禁锢!”

    三人四周升起一个巨大的绿色牢笼,然而,牢笼只升起一半,就被琴声震荡的劲气给击散!

    莱博恩的手上那杆红色的猎.枪已经又出现,密集的子弹如雨一般向着他们打来,可比那天攻击蜘蛛的时候强多了,那天显然他没出全力。

    顾程给前方的赵挽之赵衍之都套了一个持续治疗,那些宣泄而来的子弹造成的伤害完全抵不过他的治疗量,除了开始些微的疼痛之外,没能给他们造成任何有效的攻击后果。

    赵挽之一边泄愤一样地一道刀气连一道刀气地往那边劈,一边说,“你以为我是怎么被抓的,这群人太他妈狡猾了,就那边那个,看到了吗,缩在那个大块头身后的家伙!”

    顾程仔细看去,才看到那个可怜巴巴缩着脑袋都不敢露头的家伙,那是一只……猫,看着很像是现代很多人养作宠物的美短加白,不过这里背景本来也是有点儿欧美风,出现这种猫倒也不奇怪,“呃,你是被一只猫骗了?”

    “可怜巴巴地跑到窗台上,我看到外面开始下小雨,一时良心大发给它开了窗户,甚至还给它倒了一小碟猫粮!结果这忘恩负义的小王八蛋原来和这些人是一伙的!”

    富贵在旁边“喵喵”叫了两声,轻飘飘地飞起来,化作一道橘色闪电朝着那只猫的方向射去。

    ……很显然,它的意思是要帮赵挽之报仇了。

    那只虎斑小猫发出一声变调的猫叫,四爪并用飞快地爬上了它前方一个觉醒者的肩头,“快保护我啊!”

    “卡维尔,你抓得我肩膀疼!”这个觉醒者也是一个防御系的,他比那个能将气流化作盾牌的女人稍强一些,一道道暗蓝色的墙壁“砰砰砰”地不停挡着赵挽之的刀气,看样子勉强挡住,但看他越来越苍白的脸就知道挡不了多久了。

    卡维尔急得要死,它一看就知道自己打不过那只猫,他妈的一只猫居然会飞!这科学吗?而且它那么胖,几乎有两三个自己那么胖了,居然还飞得起来!这违反重力规则了吧!

    作为一只猫,它原本是真的一只猫,不过机缘巧合喝下了一瓶神之水,想不到居然真的觉醒了,那之后,它就拥有了不下于人的智慧,而且能够开口说话——本来猫和人的发声系统不同,比如吉祥和富贵智慧程度也相当高了,但要让它们学会说人话也太为难猫了,对于卡维尔来说,这只是觉醒带来的福利而已。身为一个辅助系的觉醒者,它能够在人毫不知觉地时候将人拖入梦境之中。因为很少有人会对一只猫生出防御之心,所以它的这个技能简直无往不利,自从被官方征召之后,它就一直过得很逍遥。

    不过,卡维尔也有很明显的弱点,尽管它是觉醒者,觉醒的方向却和身体强度无关,可以说真正打起架来依然很羸弱,这是很多觉醒者都有的弊端,比如可以称作最强觉醒者之一的凯尔德,身体也一样十分脆弱,直接被赵挽之一刀毙命。

    “喵喵喵喵喵——”放过我吧老兄,我是被迫的啊,真不是故意的,早知道这么危险我才不干呢呜呜呜。

    猫是没有节操的,卡维尔平时也有猫的傲慢,但是这会儿怂得很快。

    它觉得富贵一爪子下去,它的小命绝对就此玩完。

    可是现在谁都腾不出手救它,明明对面只有三人两猫,他们这边的觉醒者足足有七个人,个个都是阿兹黑特叫得上名字的高手,可是却完全被压着打,那个暴力女一个人看着都能横扫他们。

    卡维尔没说谎,如果早就知道要对付的女人是这么可怕的话,它才不干呢,又不嫌命长!

    “富贵,抓活的!”赵挽之还来得及吩咐一句。

    富贵胖乎乎的身体灵巧地躲过旁边一个攻击型觉醒者甩来的红色锁链,一口咬住了卡维尔脖子后那块皮肉,虽然没感到疼,卡维尔仍然惨叫一声,眼睁睁瞧着自己一方的人离它远去,落在站在最后的那个青年手中,他拎着自己的脖子,那只手白皙修长,看着像是贵族少爷的手,他却完全被卡住了命运的咽喉,连动都动不了。

    “别让他们拖时间了,解决掉之后就赶紧离开!”顾程站在最高处,已经看到了朝着这里跑来的几个人,都穿着黑色的长风衣,他觉得应该也是官方觉醒者。

    赵挽之和赵衍之不再犹豫,直接痛下杀手,两分钟之后,现场除了他们再没有站着的人了。没有去确认这群人到底死了没,三人在吉祥的指引下蹿入小巷,七拐八拐之下没多久就脱出了包围圈。

    既然身份已经暴露了,他们当然不会回到之前的住处,直接朝着码头方向跑去。

    阿兹黑特不是沿海城市,应该算是一个中心的内陆城市,作为这个国家交通枢纽的存在,不过,阿兹黑特有一个相当大的码头,这片大陆最大的内陆河就从阿兹黑特旁流过,水运的发达给阿兹黑特带来了相当繁荣的发展。

    不过,蒸汽列车发达之后,码头的繁荣度有所降低,又因为各种工人混住,码头所在的西区成了整个阿兹黑特最混乱的地方,更别说这座城市最大的贫民窟也在这里,使得这里的管理变得十分困难。

    不管什么年代,贫穷的人过得总不会太好,这里混乱之余,多的是为了生存游走于灰色甚至黑色地带的人。

    他们在码头区域消失之后,追踪的觉醒者也感到十分棘手,要在这里排查的话即便他们都是觉醒者也觉得很困难。

    “现在怎么办?”

    “莱博恩他们怎么样?”

    “还在抢救,情况很不好,即便是活下来了,以后也不能再作为战斗人员了。”

    伤势太重了,他们动用了所有的治愈系觉醒者也无法挽救。

    “给我不计一切代价,也要将他们挖出来!”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