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末世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30章 鬼围城(十一)

    赵挽之一步当先, 冲上前去, 劈头盖脸就是一个闹须弥,切鞘刀接坚壁清野, 然后打出一个上将军印!

    上将军印。

    登台拜相,印英雄影。

    对于这种不会移动的对手,赵挽之直接切了奇穴拿出了以前游戏中打副本boss的打法, 站桩打法, 暴力输出, 将伤害最大化。

    全程大刀,由一个纤细高挑的女孩子施展起来,有种外凶暴狂野的美感。

    无数劲气四溢,桃树发出一阵簌簌的声音,桃枝轻摇, 桃花瓣掉得更快, 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弥漫开来。

    顾程脸色微沉, “小心有毒!”

    这香气确实有毒,不仅有毒,花瓣明明该娇弱飞落,偏偏在并不强烈的夜风之中, 化作千千万万凛冽的飞刀, 带着锋锐尖利的边缘朝着他们飞来,试图割破他们的皮肤, 不知不觉, 这株桃树长的院子里渐渐生出粉红色的瘴气, 这瘴气显然是有毒的。

    怪不得绿实会让桃树开花,开花只是为了让它的能力扩大化,增加它的攻击力。

    其实桃树的攻击力不算太强,毕竟它只是一棵植物,被控制的时间又太短,连瘴气的伤害都有限。普通人恐怕闻一下都会昏迷过去,对于新人来而言,这个毒只能造成些许麻烦,至于顾程他们,只是维持在一个相当缓慢的掉血状态,

    “这会儿寻木还不够强,所以能够给予保护者的力量也有限。”顾程放松了一些。

    竹笛在他的手上旋转着,绿光闪烁,爆出的伤害让桃树颤抖着又飞出无数的花瓣,集中先朝着一人飞去。

    植物本没有智商,桃树也是,只是寻木绿实给它的力量让桃树遵循最本能的战斗方式。

    赵衍之手中琴弦颤动,放下一个微光莹莹的音域。

    云海结生。

    五气连云波,十光凝海结。

    这个音域能够让在音域内的人平摊伤害,桃树想要先集中攻击一个人是痴人说梦了。

    树影狂摇,黑色夜空都被粉色的花雾给染红,院子里劲风肆虐,动静大到睡得再死的人也该被吵醒了。但被贴了沉睡符之后,竟然是真的他们在外面再怎么打得稀里哗啦,他们在里面仍然睡得和猪一样,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吉祥和富贵或许有点怕鬼,但是它们完全不怕树,已经化作一灰一黄两道影子,在树身上留下无数的抓痕。

    能够抓裂金属的指甲,即便是桃树那经过加强的身躯都扛不住,不多时那一道道伤痕树皮外翻,看着凄惨无比,一地的残花碎叶和折断的树枝让桃树看上去状况越来越糟。

    毕竟寻木也是第一次穿越壁界到这个维度空间,实力确实有限,这棵百年桃树已经是能够做出的最好选择,然而防备一下普通人和这会儿还不够强的新人类是够了,防备顾程他们这种级别的,显然不够。

    “希望能有五颗绿实。”顾程说,“之后就可以轻松一些了。”

    最终这棵好不容易活过百年的桃树终于安静下来,虽然还没被彻底砍死,但看这幅苟延残喘的模样估计也活不了了。本来桃树能够活到这个岁数就极少见,树也不是能够一直活下去的,桃树根本不是长寿的树种。

    花铺满了一地,富贵舔完了爪子,绕树转了一圈,它闻到了相当诱人的味道。

    赵衍之看到了两只猫的反应,“以后会不会有进化动物也来争夺维间花?”

    “有。”顾程肯定地回答他,“进化动物越来越聪明之后,也是会好奇人类为什么进阶那么快的。”

    “等一下,进阶?”赵挽之好奇,“人会进阶吗?”

    “当然。”

    新人类受到辐射之后,也被称为进化人,在越来越强的过程中,其实是会有明显的进阶状况的。

    比如他们路上曾经碰到过的明显有一方面开始增强的李奕霖和夏江正,他们俩已经有了特殊进化的方向,李奕霖是眼睛,夏江正是听觉,这就是即将进阶的征兆。而五感上的特殊进化,是属于相当常见的进阶方向。

    “国外把普遍意义上的新人类叫F级进化者,一直往上,大概到A级,S级吧,国内不这么算,”顾程给他们解释,“国内直接就是一阶二阶往上走,能走几级都好称呼。现在的新人类,都只被称为新人类,第一次进阶之后,才会被称为一阶进化者。”

    他们三人现在,其实也还不能算是一阶进化者,但论实力的话,顾程预估三四阶的进化者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而且越往上进化越难,到十年后,三四阶的进化者都称得上凤毛麟角,哪里是这么容易遇到的。

    顾程跳到树上,伸出手从那绿色如丝一样若隐若现的网中抓出一串绿色荧光一样的果实,他惊喜地招手,“居然真的结了五个果子!”

    绿实一花五果的状况极其少见,难怪顾程感到惊喜。

    竟然第一个维度空间就这样顺利,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有余裕多了,不管是帮着蒋凌他们封印大阵,还是寻找其他的绿实,都有了充分的时间,心态上也不用再着急。

    “这……就这样吃下去吗?”赵挽之惊奇地看着顾程手上的绿实。

    每一颗都盈盈裹着一团绿光,圆溜溜好似珍珠大小,晶莹剔透的模样和翡翠差不多,瞧着倒是挺有卖相的。

    顾程先摘下两颗喂给了吉祥和富贵,它们迅速吞下之后,走了几步,竟然像是微醺模样,然后开始舒展身体,发出噼里啪啦的骨节爆裂声,吓了赵挽之一跳,“它们没事吧?”

    “没事的,只是要进阶了。”

    基本上晋级到一阶不算太难,即便是不穿越到维度空间,在那个世界慢慢进化也能达成,只是时间的问题。

    顾程记得很清楚,第一次吃下绿实的新人类或者进化动物如果从没有进阶过,那只要吃下绿实,百分之百能够进阶,一颗就够了。当然,再往后升级会越来越难。

    “我们吃下也会进阶吗?”赵衍之手上捏着一颗绿实,看着绿光晕染了他的手指。

    顾程点点头,“对,所以我建议我们回去再吃。”反正这个世界没人会抢,他捞起两只控制不住“喵喵”叫着,爽得好像磕了猫薄荷的猫,“走吧?”

    “好。”

    他们将这寺庙的院子搞成这样,跑去悄悄揭了沉睡符,避过寺庙里安装的零星几个摄像头,安然开车离去。

    估计等明天一早和尚们一醒,铁定会立刻报警。

    一回到蒋凌的住处,三人就不再犹豫,直接吃下了绿实。

    “吉祥、富贵,守好门不要让人进来。”顾程吩咐。

    两只猫的反应基本已经过去,进阶之后其他即便是不清楚,那两双眼睛明显变得更加灵性十足。

    点头之后它们听话地伏在门口,替他们守住了门。

    顾程上辈子吃过,知道绿实是什么滋味,其实很难形容,这颗小果实入口即化,只瞬间就滑入腹中,留下一股清甜微凉的余味。

    味道还在其次,绿实入腹,在口中还是凉的,到了喉间就已经有些暖意,等到落入腹中,那种火烧火燎的热意明明该是带来疼痛感的,偏偏却是暖烘烘到让人舒服得想要呻.吟,那种热意蹿入四肢百骸之中,带去一种别样带着酥麻感觉的刺激,几乎要叫人尖叫起来。

    ……难怪之前吉祥富贵是那种模样。

    想要完全吸收绿实,最好就是像这样能够有人防护的情况下慢慢吸收,但如果情况紧急,当然也可以吞下再说,但情况如果不好的话,很可能绿实的力量并不能完全被吸收,会在战斗中逸散出一部分。

    他们这一次吸收了绿实,毫不意外都进阶了。

    进阶是自然而然自己会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的,新人类本来就已经是进化人类,各种体能指标远超一般人,但进阶之后,他们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变得更强。

    赵衍之将手放在胸口,甚至觉得自己变得更瘦了一些。本来游戏数据赋予的身体就是完美的,但这次进阶带来的再一次进化令他的身体变得更加凝实,身体仿佛又经过了一次淬炼,他可以保证,现在如果有一台现代测体脂率的仪器的话,体脂率一定已经低到了一个极限数字,而且绝不是健美先生那种全身练出来的肌肉刻意保持的低体脂率,而是他的身体因为进化,提升到了一个更好更完美的状态。

    “不是说会有什么进化方向的吗?”赵挽之爽过了,站起来拍了一下蒋凌这间书房里唯一的一张桌子,想要在他的桌子上靠一靠,想不到这轻轻的一拍,这张桌子立刻被拍得四分五裂散了架。

    赵挽之:“……”

    这么不牢的吗?

    蒋老板本来正在睡觉,听到动静睡眼朦胧地爬起来,跑到书房门口一看就傻眼了,“卧槽,这张桌子八百块呢!八百块!”

    赵挽之反驳,“你买的时候八百块吧,你这桌子明显都用了多久了都掉皮了好吗?”

    甚至不是实木的,只是木屑用一层皮包起来的那种,本来就很不牢的嘛。

    顾程笑着和蒋凌说,“八百就八百,放心我会赔的。”

    蒋老板满意地点点头,“还是我们顾哥讲道理,你们继续吧,我去睡了。”他也不管顾程他们要做什么,打了个哈欠继续倒在了那狭小破旧的沙发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其实郑鸿安一直想让他搬回自己的别墅去住,蒋凌以过两天又要出国为由暂时拖着。

    蒋老板本来是个没节操也厚脸皮的人,对于利用郑总裁这个劈腿渣男本来就没有什么负担,再加上最近他都没有心情睡他——哦不,被睡,真的完全不想住到蒋老板那儿去。

    “明明就是自己的桌子不牢……”赵挽之嘀咕着。

    顾程指了指那桌面上的掌印,“挽之你最好早点适应你现在的力气,否则的话明天大概我们还要赔更多的钱。”

    “啊?”赵挽之还没反应过来。

    “你进阶了,特殊的进化方向就是和力量有关。”赵衍之面无表情地提醒她。

    赵挽之:“……”

    要不要这么简单粗暴没内涵啊,赵挽之很失望,还想着能有个什么高大上的类似异能的进化方向呢,结果这也太低端了吧,居然是力量。

    “力量是最实用的进化方向啊,”顾程看向她,“新人类面对的环境太险恶,总是免不了各种争斗,所以一直以来,力量、速度、体质方面的增强一直是众人希望的进化方向。像李奕霖的眼睛、夏江正的听觉这种五官五感方面的增强方向,其实并不怎么实用……在真正新人类的战斗中,辅助能力远不如直接增强自己的实力来得好。”

    赵挽之有气无力地说,“谢谢安慰。”

    “不是安慰,是实话。”顾程叹气,“很多人那些末世异能小说看多了,总觉得进化出什么元素能力才是好的进化方向,其实并不是这样。新人类的进化是不能产生无中生有的元素能力的,确实有进化方向是可以操控金属、植物、水火岩石等等这些的能力,但是不到三四阶的程度,根本强不到哪里去。新人类的进阶那么难,要活下去都不容易了,能够活到三四阶的这种特殊进化能力的人少之又少。”

    毕竟前期,你能控制一枚硬币没错,但是只能拿硬币砸人,想要让硬币飞得快到和子弹一样,那是绝对办不到的。

    赵衍之皱着眉,“那以后呢,到三阶四阶之后,这种进化方向的人,能与挽挽这种力量方面进化的人比吗?”

    “其实真正战斗起来,没有太大的优势,”顾程说,“十年之后,力量进化方向的人仍然是最强的那一种,不论碰到什么情况,以力破之就行了。力量足以开山裂石,任何金木水火土到了绝对的力量面前,也很难起到什么作用的。”

    赵挽之眼睛一亮,“这么说来,倒好像逼高了点。那你们呢,进化的方向到底是什么?”她看向门口趴着的猫,“它们呢,也有进化方向吗?”

    “有。如果没有变化的话,吉祥的进化是灵觉方向,它趋吉避凶的能力会越来越强,如果要找什么东西的话,有它的指引会更容易找到……越到后期,吉祥如果能说话的话,可以算得上是一个预言者了,它能提早察觉到要发生什么事。”顾程说,“富贵的进化是风,这会儿还不明显,能力也比较弱小,但往后等它变成一只飞猫的时候,你们也别太惊讶。”

    ……一只飞在半空中的肥胖的橘猫吗?

    赵衍之伸出手来,过了大概五秒钟,才有一滴水落到了他的掌心。

    他冷着脸瞪了那滴水一会儿,非常不满意地说,“鸡肋,现在几乎没有任何用处。”

    作为一个有洁癖症的人,进化方向是水并不让他意外。其实每个人的进化方向与本人是有些相同之处的,比如夏江正原本的工作就与听觉相关,在末世来临之前听觉就比一般人敏锐,到最后进化的方向就是听觉加强。

    至于顾程,他没有做什么演示,“我的进化方向是毒。”他垂下眼睑,“只要我愿意的话,整个人都能散发出特殊的毒素,不仅仅是攻击的时候,我的皮肤、指甲甚至是呼吸,都能带上毒。”他轻轻说着,“不过现在只有一阶,这种毒并不厉害。”

    生在一个只富了短短二三十年的家中,骤然巨富带来的不仅仅是他豪奢的享受,还有因为钱所带来的诱惑。

    顾程在穿越之前短短二十七年的人生里,单单中毒就有三次,最严重的是持续好几年给他吃下的□□,爆发出来差点就要了他的命。

    所以,顾程的身体并不算好,因为那次投毒的影响,他时不时还要去医院,而且离不开药物。

    幸运的是穿越之后,给了他一个无比健康的身体。

    赵挽之:“……”

    怎么感觉人人的能力包括猫猫的能力都很有逼,只有她的是神他妈“力量进化”?

    真的很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