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末世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章 鬼围城(三)

    这时候小朗已经窜回了家, 掏出了手机, 这手机是他妈妈充话费送的,说是智能机, 其实除了打电话,刷个网页都卡。

    从这房子家徒四壁的情况来看,也知道他家的经济状况确实不够好。

    小朗原本姓陈, 几年前他爸爸赌博欠了人家一大笔钱, 为了还上钱家里能卖的都卖了, 只剩下这么套小房子,是他妈拼了命保下的。现在他爸妈离了婚,他就改跟妈妈姓了于。

    这个点于朗的妈妈是不会在家的,还有工作要忙,为了能让于朗好好学习, 他妈妈甚至不让他去打暑期工, 只有在蒋凌那里稍微混一点时间他妈不管, 也亏得蒋凌还给他开一点儿所谓的工资。

    其实,说穿了蒋凌就是在接济他。

    所以这会儿于朗要打这个电话还真有点儿愧疚,可是他想起郑总说的话,自个儿的奖学金都握在郑总的手里, 一旦郑总那里审核通过了, 自己能一下子拿到八千块呢!

    这对于他的家庭来说,是一大笔钱。

    “郑总您好, 我是之前您给过名片的于朗, ”他冷静地打出了这个电话, 想着这郑总又不能拿他蒋哥怎么样,他就说个实话而已,“呃,蒋哥家里现在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我都不认识,他们还带着两只猫。蒋哥不知道为什么要让他们留下来,说要卖了那只表给他们付工资。”于朗顿了顿,“那两个男的,都长得很好看,”他强调着,“特别特别帅,比明星还好看。”

    挂掉电话,于朗在心里默默对蒋凌说了声对不起。

    郑总说过,蒋哥这里发生什么大事儿要告诉他,于朗隐约觉得,今天的这事儿,绝对不小。

    没听到蒋哥说吗,要干一票大的。

    到底是什么事儿呢?

    这时候,顾程已经跟着赵衍之进了浴室,正如赵挽之说的,一开始赵衍之真的没多想,他就是因为害怕而已。

    哪怕知道那些鬼不能进这个房子,他仍然心里不安,万一有鬼之类的蹿到浴室怎么办!

    然而好不容易到了一个能够好好洗澡的地方,洁癖症发作的赵衍之实在忍不住。

    “快洗吧。”在门口站着的顾程无奈地说。

    赵衍之看了一下这个狭小的卫生间,只有一个抽水马桶和简陋的淋浴,然而从末世而来的赵衍之已经顾不得嫌弃这间浴室糟糕的卫生情况了。

    他把手放到衬衫的扣子上,正想解开的时候才意识到,顾程也在这里。

    一时间,赵衍之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些烫。

    回过头去,看到顾程神色平静,正转过头去从卫生间的窗户往外看,顿时又有些气结。

    顾程对他的熟悉感令赵衍之常常感觉自己已经丧失魅力,丝毫不能勾起他的热情,再惹得他心动,连吻他的时候,他回应起来都是那种带着熟稔的温柔。

    “顾程。”赵衍之叫他。

    顾程转过头来,看到赵衍之正一颗一颗地解开扣子,他已经脱掉了里面的装备,只剩下这一套外装,解开扣子慢慢脱掉的时候,露出的赤.裸身体有着完美精壮的线条,并不夸张的肌肉每一块都很结实,往下到坚硬平坦的八块腹肌,以及漂亮的人鱼线……

    这身体明明顾程早已经不陌生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的赵衍之似乎在刻意地勾引他,一举一动都带着暧昧,他的眼神热烈地几乎要烧起来。

    “现在不行,”顾程理性地说,“蒋凌他们正在门外呢。”

    赵衍之还穿着牛仔裤,他打开淋浴,任由水浇湿了头发,水珠顺着平滑赤.裸的肌肤往下滑去,他伸出手来,“没事,有水声,他们什么也不会听见的。”

    那沙哑的声音早没了平日里看起来的高冷。

    顾程迟疑着没有上前,就被赵衍之大步一跨抓住了手腕,按在墙上就吻了上去。

    他咬着顾程的唇瓣,趁着他呼吸的时候,一下子缠住了他的舌,顺势夺去了顾程口中所有的空气。

    赵衍之几乎没有什么接吻的经验,他从高中的时候开始玩游戏,那会儿就喜欢上了顾程,暗恋那么几年,也不是没有其他人对他表达过好感。

    可是不行。

    哪怕还没见过顾程究竟长什么模样,只要听着他的声音,赵衍之就能释放自己,对其他人,却完全生不出那样的热情。

    这真是很奇怪。

    这样炽烈强势又充满占有欲的吻,让顾程窒息的同时又有些恍惚。

    眼前的赵衍之,令他觉得熟悉又陌生。

    以前赵衍之,几乎没有这样吻过他,绝大部分时候,赵衍之都是很温柔的,顾程记得那时候他第一次吻自己时候的克制和小心。

    眼前的赵衍之,却激烈热情到令顾程有些难以招架。

    他想要推开他,因为顾程觉得自己快要没办法呼吸了,连脑袋都有些晕眩。

    然而伸手就摸到了赵衍之光滑滚烫的胸肌。

    可能是因为这个太过热烈的吻,让顾程刚触碰到他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缩了回去。

    幸好这时,赵衍之稍稍离开了一点,热水从两人的头顶淋下来,热气氤氲,又本身是温度很高的夏天,顾程觉得呼吸困难,热得难受。

    赵衍之在他的耳边轻笑,“顾程,你有反应了。”

    顾程没好气,“你这样亲我,没反应才奇怪吧,我也是正常的男人。”

    顾程没有理解赵衍之的那种喜悦。

    赵衍之意识到现在的顾程也喜欢他,这已经让他感到惊喜。这一刻,他终于确认,顾程和他在一起并不只是温柔的承受,顾程也有反应,能在与男人的这种事上得到真正的欢愉和快乐。

    毕竟之前,赵衍之觉得顾程是个纯粹的直男来着。

    他太高兴了,高兴到觉得很感激。

    “顾程,我们做吧。”他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肖想了很久很久的人。

    顾程扫了一眼浴室,沐浴露洗发水护发素一样都没有,只有一块香皂,十分符合蒋老板一看就过得很糙的日子。

    在这一刻顾程猛然间意识到了眼前的赵衍之不是十年后的赵衍之,想起当初和赵衍之样样准备充分第一次时仍然堪称惨烈的记忆,他觉得他应该理智地先拒绝。

    这家伙一旦真做了之后,是不会做什么绅士的,不要指望他半路停止,不仅持久而且总要到后来才想起要温柔一些。

    赵衍之这个人,最容易在床上失控,这一点顾程很了解。

    “不行,以后或许可以直接做,开始的时候绝对不行。”顾程和他解释,“虽然我伤到了也很快会好,但是我会痛,你也不会很舒服。”

    男人之间的那种事,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顾程很体贴地想着不要让这辈子的赵衍之第一次就留下阴影才好。

    顾程不知道的是,赵衍之觉得只要和他做,根本不存在不舒服这种事,只要想想都能让他兴奋不已。

    赵衍之心中的渴望已经要决堤,可是,顾程会痛。

    他很清楚,自己确实没有经验,横冲直撞之下,顾程说的是对的。

    “那你摸摸我。”他声音沙哑,强行忍耐着。

    顾程这回没有迟疑,伸出手来,用他白皙修长的手指去解赵衍之牛仔裤的扣子,拉开了拉链。

    赵衍之被刺激地低低喘息了一声,低下头去吻他。

    差不过一个小时后,赵衍之从浴室走出来,他换上了一件浅色的polo衫,一条崭新的牛仔裤,裤腰很合适,裤腿很自然地变成了九分裤,脚上套着一双夹脚凉拖,看起来神清气爽,只是眼角有些微红,残留着一些余韵的痕迹,令他原本俊美清冷的容貌透出几分难言的诱惑来。

    连蒋凌都看过一眼就调开视线不敢再看。

    毕竟他的性向放在这里,而且他又不蠢,从顾程和赵衍之一开始就十指紧扣的双手,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俩是一对,不该动的心思蒋凌绝对不动。

    哪怕不论是顾程还是赵衍之,这他妈颜值太高条件太好,放在眼前简直是在考验他的定力。

    “顾程呢?”赵挽之明知故问。

    赵衍之淡定地回答:“洗澡。”

    赵挽之嘻嘻笑着,“洗澡哦……”

    “别这么八卦,这么短的时间我们能发生什么,思想要健康。”赵衍之一本正经地说。

    赵挽之指了指墙上的挂钟,“这么短的时间?”我信了你的邪!

    蒋老板在一旁酸溜溜地说,“身为老板提醒一下你,虐狗稍微注意下啊,你们老板我上个月刚失恋。”

    “哦,节哀。”赵衍之嫌弃地丢开附近的杂物,“老板,作为员工,我觉得明天我们有必要进行一场大扫除。”

    蒋凌敷衍地说,“哦哦好,你想做就做吧,明天上午我先去把表卖了。”

    赵挽之也不是很想干活儿,她伸了个懒腰,“十点多了,我先睡了。老板,刚才说好了哦,卧室让给我睡?”

    “那当然,女士优先。”

    虽然蒋老板的卧室也称不上干净,但是在这个除了鬼魂之外其他应该还算安全,而且到处充满热闹的生活气息的地方,赵挽之还是相信自己能睡个好觉的。

    她累到连澡都不想洗了,索性直接走到房间去将房门关上准备先睡觉,明天一早起来再洗澡。

    “晚安了各位。”

    赵衍之看了一眼另一个房间,那里蒋凌称之为书房,但其实只有一个破旧的书架,还有台勉强算半新的台式机,其余什么都没有,地方还算空,也是赵衍之唯一觉得这套房子里不那么脏的地方。

    “老板,我和顾程住那间,就麻烦你在客厅将就一晚了。”

    蒋凌吐槽,“你还真不客气。”

    “我一向不客气。”

    正说着话呢,门铃响了,这里作为事务所,门铃必然是灵的,即便是坏了蒋凌也很快会去修。

    怕鬼的赵衍之是肯定不会去开门的,蒋老板只能亲自动手。

    “郑鸿安?”蒋凌惊讶,“你来做什么。”

    分手后第一次见,应该摆出什么表情,呃,惊喜谈不上,惊吓倒是有一点。

    郑鸿安的视线越过蒋凌,落在赵衍之的身上。

    赵衍之站在蒋凌的办公桌旁,正转过头朝他看来,那俊美秀丽的容貌一下子落入郑鸿安的眼中。

    哪怕是郑鸿安这样出生富贵见惯了各式美人的,都需要惊叹一下这人的出色程度。而且不仅仅是容貌上的完美,这人的身上有一种清高冷淡的气质,令他看起来有种禁欲清冷的美,很容易激起人的征服欲。

    然而,郑鸿安敏感地发现,这人刚洗完澡,眼角眉梢似乎还残留着一些……淡淡的风情痕迹。

    整个客厅里于朗说的另外一男一女都没瞧见,只有这个男人和蒋凌在这里独处。

    郑鸿安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

    “老板,我以为你已经分手了。”赵衍之那是什么人,一眼就判断出了状况。

    他这声老板叫得亲密,蒋凌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觉得赵衍之这句话口吻有些戏谑。

    “是分手了,上个月。”他看向郑鸿安,“所以,找我什么事?我这里你没来过,应该没有什么落下的,如果我有东西忘在你那儿了——呃,应该没什么重要的,你扔了就好了。”

    郑鸿安看着赵衍之将桌上那放表的盒子拿起来把玩,心中的怒火一下子烧得失去了理智,“看来我送你的表你随随便便就不要了,既然这样,不如还给我吧。”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这样没有风度的事他还是第一次做。

    蒋凌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哇靠,这个渣男居然连分手礼物都想讨回去!

    “没关系的老板,还他吧。”赵衍之将盒子扔过来。

    这时,顾程刚好从浴室出来了,他换了套宽松舒适的休闲服,由于眼光品位一直在,衣服搭配和穿着仍然带着他以前的风,一举一动都带着家世巨富才养得出来的矜贵优雅,“老板,表还给他吧,我有钱,养你啊。”

    呵呵,他们可是搜刮了不知道多少家珠宝店呢。

    是真的……非常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