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末世

把本章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br>先说一下,主角三人……都不算好人,三观比较歪,如果想要看三观正直的主角的话,差不多可以退散了。

    大家看文愉快,么么哒。<hr size=1 />  顾程推开了这家中式快餐店的门,里面的人齐刷刷朝他看来,不少女孩子悄悄红了脸。

    这样俊美优雅的男人,可是太少见了。

    尤其他的一双眼睛,朝人看去的时候,会让人忍不住想要溺死在那春风一般的温柔里。

    连漫不经心的姿态,都能带着一种难言的诱惑。

    他穿着黑色为主色优雅繁复的古装,披风垂下的半透明紫色纹极其精致。

    在游戏里,这套外装建模出来之后,是有些被嫌弃的,不过因为他是万花,反正也不差这点钱,就买了。

    想不到现实里穿起来,无一处不精美绝伦。

    毕竟是数据产物,到底不一样。

    快餐店对面的体育馆里今天有漫展,所以这附近的饭店全部都人满为患。现在室内多的是奇装异服的年轻男女,所以这个黑色长发披肩穿着古装的男人,除了长得太好之外,并不显得怪异。

    只是有人在窃窃私语地讨论,疑惑他cos的是哪个游戏或者动漫里的人物。

    是的,这个世界,并没有他玩的那个游戏。

    顾程在窗边的桌旁坐了下来,之前众人就一直在偷眼往那边瞧,现在见他们是一起的,真是半点不意外。

    因为那两个人也长得好,而且穿的是风格一致的古装。

    一个容貌俊雅绝伦,白衣黑发,那柔缎披风灰中泛青,上绣鹤影栩栩如生。表情再如何冷若冰霜,刚才短短十分钟内,想来搭讪的人就超过了一只手的数目。高岭之花的勾人,也是一种很难抵御的诱惑。

    另一个却是个女人,长得眉眼绝丽明媚胜过舞台上艳光四射的明星,一双长腿交叠着,白紫色为主调的古装和雪色柔软的皮草令她看上去既雍容又带着几分凌厉冷意。

    看到顾程落座,女人挑起眉,“弄到钱了?”

    “简单,”顾程露出温柔的微笑,“在外面碰见一个女孩儿,和她说我的手机钱包都被偷了,问她借了一百块钱。”至于她塞过来的那张和百元大钞一起的写着电话号码和微信号的小纸条已经被他丢在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问她借她就借了?”

    “嗯。”他漫不经心地说,“长得好总是占便宜的。”

    换成一个容貌普通的人,怕是分分钟被当成骗子。

    可是这会儿的顾程,最开始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都要失神一下,更何况其他人。

    美颜盛世的杀伤力。

    “时间不多,需要早做打算。”高岭之花先生开口了。

    顾程垂着眼睑,掩饰眸中复杂的神色,说实话,发现自己重生回来之后,他最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的,就是眼前这位。

    赵衍之。

    游戏里他是顾程的徒弟,“师父、师父”地叫了几年,因为赵衍之的声音低沉性感,是标准的男神音,又操作强悍,帮派里的妹子个个把他奉为男神。事实上现实里的赵衍之也当得起男神这个头衔,国内最好的医科大学大三的学生,还是高大英俊的校草,除了性格冷了一些,几乎没什么缺点。

    这个徒弟,是顾程半路捡来的,他一路劳心劳力带他升级教他打本跟他战场,照理应该很熟了,但是这人……一直都是淡淡的。

    在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顾程都不知道,赵衍之的家和他家在一个小区。

    至于旁边这位霸气侧漏的御姐,是赵衍之的堂姐赵挽之,十一假期,赵衍之在家,赵挽之考完司法考试,到他家借住几天,哪知道这一住就住出了事。

    意外发生的那天,他们三个都在玩游戏,巧的是还在同一个小区前后楼,醒过来的时候,面面相觑花了点时间才认出了对方游戏里的模样。

    顾程的思绪飘了一下,毕竟是第二次了,这回他半点不慌张,也和面前的两位小伙伴说了,他是重来一次。

    既然连穿越都接受了,重生一把也没什么,又不是没看过那些穿越重生的小说。

    更何况,他们是同一个世界来的,有一样的系统,有一样的秘密,是天然的盟友。

    上辈子不管是怎样艰难险恶的情况,赵衍之和赵挽之都一直坚定地站在他的身边,他们三人互为犄角,从没有背叛过,他们是最可靠的伙伴和战友,顾程当然可以相信他们。

    曾经他们以性命相交,顾程了解他们的品性,这一点不用怀疑。

    唯一令他心情复杂的是……赵衍之。

    顾程从来不知道他对自己是抱着那种心思的,如果不是穿越来这个世界,可能他永远不会说。

    怪不得这家伙老是对自己淡淡的,连身边的朋友都为顾程抱不平,觉得这个徒弟有点儿白眼狼——赵衍之只是在保持距离,他不想越陷越深,也不想拉着顾程一起沉沦。

    当时的顾程,还是个笔直笔直的直男。

    至于现在,呵呵。

    “还有多少时间?”赵挽之问。

    这对堂姐弟的名字都有点古意,赵家是书香世家,家族里一水儿的老师教授文化界人士,名字取得当然有点讲究。

    顾程收回情绪,他们在游戏里都是熟人了,哪怕现实中几乎没见过面,也自然有种熟稔感。

    “八个小时。”他看了一眼咖啡厅里的挂钟,给出了一个准确的数字。

    赵衍之若有所思,“八个小时后,应该是晚上十一点了。”

    “嗯。”顾程不看他。

    赵衍之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赵挽之喝掉最后一口汤,看向窗外的目光有些茫然。

    再怎么坚强自立,她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明明外面的街道和她熟悉的世界没有什么不同,再怎么看也和她原来所在的城市差不多模样。可是她已经亲自确认过,这个世上没有她的学校她的家,她赵挽之这个人。

    和父母离婚各自再婚的赵衍之不一样,赵挽之家庭幸福,父母虽然有些偏心弟弟,却也没有太过分,她本人成绩优异性格独立,司法考试不出意外是一定能过的,正是前程大好的时候,偏偏来了这么一出。

    不过,赵挽之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很快就镇定下来,“这附近有没有大型超市?”

    “有。”顾程早就打听好了,“就在这里走路大概十来分钟的地方,综合性超市,什么都有卖。”

    他们三个都有游戏背包,能装下的东西不少,而且,也需要找一些合适的衣服。

    灾难来临之后,所有的物资都会变得无比珍贵。

    和正常情况下的末世不大一样,这个世界的末世是很可怕的,可怕到如果不是有那么一棵神奇的树,大概这世上所有的幸存者都会慢慢活生生饿死。

    用那张借来的一百块付了账,他们填饱了肚子,并没有多少在附近逛逛的心思,多的是人想过来和他们合影,弄得赵衍之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但他们这样的穿着,并不适合到其他地方去,到这里来还是顾程提议,他们蹭了一辆私家车过来的。

    好不容易消磨了几个小时,才往综合性超市那边走去。

    已经临近关门,超市里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了。

    “需要找到监控室。”顾程说。

    赵挽之点点头,“分开找吧。”

    “嗯。”

    顾程看了看不远处的wc标志,“我先去一下卫生间。”

    “我也去。”赵衍之站了出来。

    赵挽之摆摆手,先往一个方向找去。

    顾程心中隐约觉得有点别扭,又觉得自己多半是想多了。

    这个时候,赵衍之还不至于做点什么。顾程不知道赵衍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难道是帮派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可是他那时候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又不对。这家伙似乎是从一开始,听到他的声音渐渐就喜欢上了他。

    ……因为声音和性格?

    总觉得怪怪的。

    不过顾程记得很清楚,一开始他们也就是队友的关系,后来慢慢的,赵衍之才似乎下定了决心,而这人一旦做了决定,行动力简直恐怖。

    “师父。”背后的男人忽然喊,声音中似乎带着淡淡的慵懒的笑意。

    顾程头皮一麻,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称呼这语调他都熟啊!一时间他差点以为赵衍之也是重生回来的!

    男人的温度接近,他在顾程的耳边轻笑一声,“师父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顾程:“……”

    他转过来,走到顾程面前,那张清俊秀雅的面容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仿佛泛着淡淡的微光。

    顾程咬住唇,抬起头想说什么,却看到赵衍之忽然靠近,在他的唇上轻轻碰了一下,一触即分,根本算不上一个吻。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清淡的触碰,赵衍之眼睛里像是爆开了一团星光。

    “师父,你为什么不拒绝我呢?”我在吻你啊,而且,师父不是说过自己是直男吗?

    顾程神色平静,半点没有惊讶的模样,“拒绝有用吗?反正你会平沙。”

    平沙落雁,长吟叠唱鸿鹄曲,共岁秋冥话江湖。长歌技能,控制目标角色并可施展其技能,持续时间足足有12秒。

    这是顾程最讨厌的技能,没有之一。

    一旦被平沙,自己的身体变得不是自己的,任由他控制,完完全全成为他的掌中物。

    赵衍之的眼里心里全是笑意,他轻轻说,“果然如此。”

    “果然什么?”

    “我就觉得我自己肯定不会放过你。”

    顾程:“……”

    “师父,”他温热的呼吸拂过他的耳畔,“我好高兴。”

    眼见着高岭之花化作了一汪春水,顾程皱了皱眉哼了一声。

    他了解他的本性,再不会被他的外在迷惑了。

    高岭之花什么的,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