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5章 这是什么神仙儿子(1)

    许佑宁一觉醒来的时候,雨还在下。

    不同的是,她已经不在车上了,而是在房间的床上。

    这个房间……

    第一眼,许佑宁怀疑自己看错了,或者说她的眼睛出现了幻觉。

    她眨了眨眼睛,定睛一看——真的是穆家老宅!

    这里是穆司爵长大的地方,也是他和穆司爵开始的地方。

    许佑宁一度以为他们再也回不来了。没想到一觉醒来,她就在这个地方。

    她还是应该相信穆司爵啊——相信只要他想,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许佑宁坐起来,打量了一圈整个房间。

    虽然所有家具都一尘不染,木地板也光洁如新,但除了一床被子,房间里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居用品,这床被子还很明显是临时拿出来的。

    每一个细节都透露出,这个房间已经很久没有人住了。

    穆司爵以前住这里的时候,房间里东西也不多,但衣架上至少会挂着一两件他的衣服,床头会放着他看到一半的书,小桌子或者哪里会放着他喝水的杯子。

    最重要的是,整个房间会弥漫着他的气息。

    现在,这个房间连最基本的生活气息都没有。

    许佑宁内心深处,突然滋生出一股说不出的怅然……

    穆司爵看时间差不多了,从书房过来主卧,推进进来的动作很轻,却发现许佑宁已经醒了。

    许佑宁看着穆司爵,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我是怎么上来的?”

    穆司爵挑了挑眉:“当然是我抱你上来的。”

    “……”

    许佑宁想想也是——她总不可能是自己梦游上来的。

    她下床,问穆司爵:“我们什么时候回a市?”

    “本来打算五点左右回去,晚上十点前到家。”穆司爵话锋一转,“但是现在,我们可能要改变计划。”

    许佑宁一头雾水:“为什么?”

    “g市全市强降雨。”穆司爵说,“航空和陆路交通都受到影响。”

    “啊……”

    许佑宁垂下眸子,尽力掩饰眸底的失望。

    她还想回去看念念呢,没想到被一阵强降雨拦住了脚步。

    穆司爵以为许佑宁是担心,安慰她说:“不用担心,这里很安全。”

    许佑宁笑了笑:“如果你不提,我压根想不起‘担心’两个字。”

    只要和穆司爵在一起,她好像根本不会担心任何事情。

    因为她知道,不管发生什么,穆司爵永远都有对策。必要的时候,她还可以给穆司爵助力。

    这就是穆司爵给她的安全感。

    “我是在想念念。”许佑宁说着,音量渐渐小下去,最后几乎只有她和穆司爵听得见,“……你在这里,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啊?”

    这个答案,恰到好处地取悦了穆司爵。

    穆司爵让许佑宁放心,说:“我们赶不回去,念念会去简安家。”

    光是听到苏简安的名字,许佑宁都觉得很放心。

    在许佑宁心里,苏简安已经是一个人如其名的存在了——能让人无条件信任、让人感到安心。

    “饿了吗?”穆司爵说,“下去吃点东西?”

    穆司爵不问还好,这一问,许佑宁就真的觉得饿了。

    毕竟午饭吃的很早——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穆司爵一看许佑宁的表情就知道答案了,牵着她的手下楼。

    “哎……”许佑宁越想越纳闷,发出一句来自灵魂深处的疑问,“你怎么那么了解我?”

    “这不是好事?”穆司爵挑了挑眉,神色不明的看着许佑宁,“还是说,你不希望我了解你?”

    “当然不是!”许佑宁立马否认,接着强调道,“另一半了解自己,其实是件好事……”

    穆司爵可没那么容易被说服:“那你刚才那句话……?”

    “……”许佑宁眼睛一转,迅速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我只是希望在你面前保持一点点神秘感!毕竟……有神秘感才有吸引力嘛!”

    这时,两人刚好走到楼下。

    外面下着雨,整个一楼都弥漫着一股仿佛从地板蒸发起来的凉意。

    偌大的客厅,除了穆司爵和许佑宁,没有其他人。

    穆司爵突然伸出手,圈住许佑宁的腰,把她带进怀里。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变成负数。

    一切都太快了,许佑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跌到了穆司爵怀里。

    砰!砰!

    许佑宁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跳在疯狂加速……

    她突然想起一句话——

    穆司爵这该死的魅力!

    穆司爵看着许佑宁的眼睛,用充满磁性的声音缓缓说:“在我眼里,你永远都很有吸引力。”

    许佑宁还指望穆司爵说些什么平复一下她的心跳,但实际上,穆司爵根本就是火上浇油啊!

    穆司爵就像在肆意挥霍自己的魅力,目光在许佑宁身上转了一圈,声音更低了:“不信的话,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许佑宁嘴巴比脑子快,下意识地问:“你要怎么证明?”

    穆司爵的唇角掠过一抹笑意:“今晚你就知道了。”

    “……”

    许佑宁反应过来,双颊就像被一把带着红油漆的刷子刷过一样,瞬间染上一层红色……

    她后悔了,她不该问穆司爵这么“内涵”的问题!

    穆司爵明知故问:“你这是期待的表情吗?”

    “……”

    许佑宁差点吐血——

    她想对穆司爵发出灵魂拷问:她脸上哪个角落有期待?

    但如果真的问了,这个话题就很有可能扯不清了。

    许佑宁还是决定面对现实,挤出一抹笑,给出一个含糊不清的答案:“咳,你不是说带我去吃东西吗?”说完拉了拉穆司爵的手。这一次,她确信她脸上满是期待。

    穆司爵没有追问,带着许佑宁去了餐厅。

    餐厅的窗开着,可以看到外面。

    雨下得更大了,在天地间纺织了一层又一层细密的雨帘,几乎完全阻碍了视线。

    看样子,他们是真的回不去了。

    许佑宁只好把注意力放回食物上。

    是下午茶,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的,虽然少但是很精致,基本都是许佑宁喜欢吃的。

    “这个……谁准备的?”许佑宁带着些惊喜问。

    “阿杰从外面买回来的。”

    许佑宁这才意识到他们少了一个人,问阿杰去哪里了。

    “回家了。”穆司爵说,“他家就在附近。”

    “喔。”许佑宁拉着穆司爵坐下,“那我们吃吧。”

    因为都是甜食,加上再过一会儿就要吃晚饭了,许佑宁没吃多少就放下餐具,端起果茶慢慢喝。

    她没有看错的话,穆司爵全程都在喝咖啡,桌子上的东西他一点都没有动。

    他不喜欢吃甜的,许佑宁记得。

    时隔四年,这个人……还真是没多大变化啊。

    许佑宁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快要五点了,提醒穆司爵:“我们要不要给薄言或者简安打个电话,跟他们说一声?”

    “我打给薄言。”穆司爵顿了顿,又说,“你给念念打个电话。”

    这种事,他们自己告诉念念,念念应该好接受一些。

    许佑宁“嗯”了声,等到放学时间,直接拨通念念的电话。

    小家伙应该是离开教室了,很快接起电话,兴奋地问:“妈妈,你和爸爸回来了吗?”

    “还没呢。”许佑宁的声音充满低落,“爸爸妈妈这儿下大雨,很大很大的那种雨,飞机不能起飞,我们还没回去。”

    “啊?”念念不知道雨势多大,但他很关心穆司爵和许佑宁,“妈妈,你和爸爸淋雨了吗?”

    “没有,我们很好。”许佑宁顿了顿,接着说,“念念,我们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念念沉默片刻,声音里带上了明显的忐忑,“什么坏消息?”

    “因为下雨,爸爸妈妈今天回不去了。”许佑宁说,“要等到明天雨停了才能回去。”

    “……”又是一阵沉默,念念问,“妈妈,那我今天见不到你和爸爸了吗?”

    “也不能这样说。”许佑宁努力哄着小家伙,“我们今天早上见过的呀!”

    念念除了容易被转移注意力,也很容易满足,许佑宁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安慰起了作用,他下一秒就笑出来,说:“好吧,你们明天再回来吧!”

    “今天晚上,你先去简安阿姨家好不好?”许佑宁说,“妈妈明天去学校接你放学。”

    “嗯!”念念答应下来,突然想起什么,用一种要分享秘密的口吻说,“妈妈,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哦~”

    许佑宁配合地用很感兴趣的口吻问:“嗯?你要跟我说什么事情啊?”

    “就是,我们班一个女同学跟我说,我没有骗她!我以前跟她说过,我妈妈很漂亮的,她以前都不相信我的话呢~搞得我现在都不想理她了,哼!”

    小家伙傲娇极了,仿佛被同学肯定的人是他,而他已经有点不稀罕这份肯定了。

    许佑宁被小家伙逗笑,叮嘱他要跟同学友好相处,同时保证自己明天会漂漂亮亮的出现在他们学校门口。

    她以为小家伙会很高兴,没想到小家伙会说:

    “妈妈,没关系,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我觉得你最最最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