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炼巅峰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四千八百五十六章 一起吃也可以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杨开以两千人份的六品,两百人份的七品阴阳属行资源作为聘礼,在合适的时候迎娶两位阴阳天弟子。

    曲华裳所展现出来的大度,让陈修感激不尽。

    他好歹是七品开天,身为阴阳天内门长老,自然能知晓一些内幕,而且也正是他在太上们那边出力,才让迎娶陶凌婉这件事也成为了条件之一。

    陈修所为,自然是为了自己弟子的未来前程考虑,毕竟陶凌婉小乾坤内已沾染杨开力量的气息,没有杨开,陶凌婉日后绝无可能晋升七品,更可能随时有生命的危险。

    曲华裳的大度却免除了陶凌婉的尴尬局面,让两女得以平起平坐。

    两位六品核心弟子在未来某个时候可能外嫁的消息是隐瞒不住的,消息传出,整个阴阳天震动。

    不过再得知杨开所付出的聘礼之后,又是一番震惊。

    两千人份的六品,两百人份的七品,而且尽是阴阳属行,这么一笔庞大的资源几乎无法想象。

    作为迎去两位核心弟子的聘礼,确实足够了。

    阴阳天外,众人惜别。

    杨开要返回星界,自他当日从星界出来,先是去了琅琊福地,大闹一场,又紧跟着巨神灵阿二去了混乱死域,被困数十年,再在阴阳天的轮回阁中待了一百三十余年。

    是时候该回去了。

    如今阴阳天事了,他得仔细闭关,冲击七品开天。

    曲华裳自然随行,同行的还有陶凌婉,陶凌婉随时都有走火入魔的风险,需得时刻跟在杨开身边才行。

    因为世界树一事,洛听荷也准备去一趟星界,瞻仰这天地间少有的宝物,而且她才晋升八品没多久,若是能在世界树旁闭关修行,或许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一行四人。

    陈修和余香蝶两人送别,陈修的弟子冯承嗣也跟了过来。

    “曲师侄,杨师侄,以往种种,是陈修的不对,两位切莫放在心上,陈修在此给两位赔礼道歉。”这般说着,陈修冲杨开和曲华裳深深鞠了一礼,态度极为诚恳。

    作为宗门长辈,他能如此表态实属不易。

    杨开心中原本还有些怨气,可如今想来,似乎也没什么了,伸手虚托了一把:“陈师叔严重了。”

    陈修看了一眼站他身边的陶凌婉,叹息一声:“婉儿这孩子可能是我教坏了,一直放在身边养着,没怎么见过世面,心思也单纯,日后就有劳两位师侄多多操心了,她若有什么犯错的地方,两位尽管打骂责罚。”

    曲华裳挽着陶凌婉的胳膊,微笑道:“陈师叔放心吧,陶师姐乖巧听话,师弟喜欢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打骂责罚,是吧师弟?”

    杨开点头:“我定不会让师妹受什么委屈。”

    陈修对陶凌婉道:“婉儿,此一去定要听你未来夫君的话,不可有什么忤逆乖张,出门在外,外嫁从夫,若是叫我知道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或者师门的事,师傅定不饶你。”

    陶凌婉眼眶微微发红,有眼泪水在其中打转,低着头道:“是,师尊,弟子会听话的。”

    她从小便生活在阴阳天中,虽说如今已是六品开天,但还真没离开过师门,更没长时间离开过师尊身边。

    如今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回来了,心头不免有些伤感不舍,三千世界太大,或许此生都没有再见之日。

    “去吧。”陈修扭过头。

    冯承嗣在一旁抱拳:“师姐,珍重!”

    陶凌婉眼中泪水再也忍不住,慢慢跪了下来,对着陈修叩了三叩:“师尊养育教导之恩,弟子永生不忘!”

    “去吧去吧。”陈修摆手。

    “师弟,照顾好师尊。”陶凌婉不放心地叮嘱冯承嗣一句,后者点头道:“师姐放心便是。”

    “走啦走啦,怎么还在那磨磨唧唧。”一旁楼船甲板上,洛听荷站在船边冲众人吆喝,一脸迫不及待要启程的样子,对那世界树,她可是兴趣满满。

    杨开回头看了一眼,对着陈修和余香蝶抱拳道:“两位师叔留步,弟子告辞!”

    “路上小心!”余香蝶微微笑道。

    领着两女踏上楼船,催动力量驭使楼船驰入虚空中,很快消失不见。

    陈修和余香蝶目送楼船消失在视野中。

    余香蝶忽然扭头道:“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还哭鼻子呢?也不怕人笑话。”

    陈修脸色骚红,无言以对。

    余香蝶冲冯承嗣道:“照顾好你师傅。”

    “是!”冯承嗣应了一声。

    陈修有些忍不了:“莫听你师叔胡说,为师没事。”

    余香蝶悠悠地道了一声:“婉儿这忽然离开了宗门,去了别处,也不知会不会被人欺负,杨开这小子人品倒还可以,想来会善待她,只不过他可是有好几位伴侣的,女人间争风吃醋起来啊……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婉儿怕是招架不住的,这要是被人欺负了没人撑腰,多可怜啊。”

    陈修步伐一顿,眼眶又红了,差点没忍住回头把陶凌婉给追回来。

    余香蝶已经哈哈笑着跑开了,陈修顿时目光喷火地凝视她的背影,一脸愤怒却又无可奈何。

    对长这么大初次离开师门的陶凌婉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离别的伤感还没平复,心头便笼罩了种种不安。

    好在曲华裳一直陪着她,花了几日时间总算让她心情平复下来。

    楼船有杨开操控,也无需三女费心什么。

    洛听荷在厢房中闭关,巩固自身八品开天的修为,并没露面。

    曲华裳领着陶凌婉来到杨开面前,前者落落大方,后者却依然害羞如初,低着头,不敢去看杨开。

    仿佛在那第一世轮回,挺身挡在杨开面前替他承受了致命一击的,另有旁人,而非眼前这个女子。

    杨开好奇地望着她们。

    “夫君!”曲华裳眼中闪着狡黠的光芒,盈盈行礼一礼,语气温柔婉转,沁人心脾。

    杨开无语,伸手扶额。

    还不等他说什么,却见陶凌婉微微颤抖着,也跟着行了一礼,仿佛鼓起了全身的勇气,声如蚊蝇:“夫君!”

    杨开忍不住瞪了曲华裳一眼,那意思是说你在搞什么鬼。

    以陶凌婉的性格,断然不可能喊出这样的称谓来,定是曲华裳与她怂恿了什么,陶凌婉性情单纯,随随便便就给骗了。

    曲华裳当没看到,声音依旧甜糯:“夫君是要先吃我呢,还是先吃陶师姐呢?”

    杨开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陶凌婉却是一下子瞪大眼睛,满面骇然地望着杨开,那大眼中的震惊溢于言表,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

    曲华裳玩性大起,语气悠悠,媚态丛生:“要不一起吃也是可以的。”

    “别闹!”杨开板着脸训斥道。

    曲华裳立刻噘嘴抗议。

    杨开不管她,只是望着陶凌婉,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一趟阴阳天之行,意外多多,而最大的意外便是陶凌婉了。虽说曲华裳替他做主下了聘礼,但他还没做好准备该如何面对这个胆小容易害羞的女子。

    彼此接触不多,还不熟悉,而且她的性格也不像曲华裳那么容易亲近。

    “婉儿……嗯,我这样称呼你可以吧?”杨开沉吟片刻开口。正如曲华裳之前所说,陶凌婉是曲华裳的师姐,曲华裳又一直喊杨开师弟,杨开若是再去喊陶凌婉师妹的话,就有些乱了。

    陶凌婉微不可查地点头。

    “你我认识时间不长,接触不多,所以彼此都不算太了解,不过没关系,以后我们可以慢慢熟悉,对这一桩婚约,你也可以仔细考虑,若是哪一日想要反悔的话……”

    “我不会反悔!”陶凌婉不知哪来的勇气,忽然开口打断了杨开的话,更抬眼直视他。

    说完之后才意识到,猛地又低下脑袋:“我……我不会反悔的。”

    杨开点点头:“是我说错了。关于我的事,你可以从曲师姐那里了解,也可以以后自己亲眼观察,咱们毕竟还年轻,日子还长,凡事不急一时,若是有哪一天,你想师傅师弟了,记得与我说,我会让人送你回阴阳天。阴阳天也算你们二人的娘家,常常走动也是没关系的。”

    “还有,你若是感觉有要走火入魔的迹象,一定要提前告诉我,切不可独自硬撑。”

    杨开絮絮叨叨地叮嘱着,陶凌婉不住地颔首,也没那么紧张了。

    说着说着忽然话声一顿,眉头紧皱起来。

    曲华裳敏锐地察觉不对,紧张道:“怎么了?”

    杨开皱眉感知片刻,徐徐摇头:“不知道,忽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心神不宁?”曲华裳黛眉扬起,对杨开这等修为高深,实力强大的六品开天而言,心神不宁可不是什么好征兆,这往往预示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许是错觉。”杨开面色恢复正常。

    “不可大意!”曲华裳认真道,“你先查探下自身,我也帮你看看。”

    杨开点点头。

    须臾后,两人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好似方才的心神不宁当真只是一个错觉而已。

    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实力强大者的感知固然敏锐,却也不是每一次都是正确的。

    一秒记住【读书中手机阅读网 www.dushuzhong.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