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神帝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 第二千五百章 三十里

    “你不敢杀我。”

    张若尘的声音回荡不止,还带有笑意,充满自信。

    “是吗?”

    白卿儿的指尖,密密麻麻的圣道规则涌出,扭缠成一根细长的丝线。

    一根丝线,却是斩杀世间圣灵的利器。

    “吼!”

    张若尘背后浮现耀眼的金芒,化为一团如丝如绵的光云。

    葬金白虎的真身显现出来,站在金色光云中,眉心的“葬”字,释放强大的神威,即便以白卿儿的修为,也被震慑住,立即停下脚步。

    她的眼神,充满凝重。

    张若尘和白卿儿的修为,差距很大。

    可是,白卿儿和葬金白虎的修为差距,却更大。

    若不是忌惮天地规则引来的天罚,葬金白虎只需吹出神息,就能将白卿儿吹成一具白骨。甚至,可能骨头都无法留下。

    白卿儿收起规则丝线,道:“传说中的葬金白虎,终于显露出真身。”

    葬金白虎走到张若尘左则,扬起硕大的头颅,道:“你若杀他,我不惜一切代价,也会杀你。”

    “不怕引来天罚?”白卿儿道。

    葬金白虎道:“天罚未必杀得了我,可我出手,你必死。”

    张若尘凝望对面的那位绝色女子,心中暗暗佩服,承受葬金白虎的强大神威,却能从容自若,不愧是阵法天师,不愧是神境之下最巅绝的人物。

    白卿儿沉思半晌,道:“你看,我的天资如何?”

    “元会之资,天下无双。”葬金白虎道。

    白卿儿道:“那么,我做你的引导者如何?张若尘修为太低,而且在《神储卷》上的排名也不高,将来恐有大劫,并非你最佳的人选。”

    “不行。”葬金白虎道。

    白卿儿道:“为何?难道你是觉得,张若尘未来的潜力更大?”

    “不,单纯是因为,你得罪了我,我很生气。”葬金白虎的一双虎目,笔直的瞪着白卿儿,一副很记仇的样子。

    白卿儿曾称它为“病猫”,说话极其嚣张。

    葬金白虎小气得很,一直怀恨在心。

    正是这个原因,葬金白虎才承诺张若尘,只要是与白卿儿战斗,可以无限制的借用它的力量。

    此仇不报非虎类。

    张若尘突然发现,这只老虎还是很有性格,忍不住想要抚摸它的屁股。可是,手刚刚想要落下,却忽的顿住,想到对方不是小黑,而是一尊强大的神灵,于是,连忙收了回去。

    张若尘因为受了伤,脸色很苍白,道:“其实以我们现在的距离,就算葬金白虎不插手,我若要走,你也留不住我,更杀不了我。”

    “这么自信?”白卿儿道。

    张若尘和白卿儿相距三十里。

    对顶尖大圣而言,这个距离,几乎可以忽略。

    转念之间,就能跨越。

    张若尘从容的伸出一只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不信你可试试。”

    白卿儿盯向葬金白虎,道:“是他自己想要试,我若杀了它,你不会有意见吧?”

    “你若能杀他,只怪他自己找死便是。”葬金白虎似乎也对张若尘很有信心。

    三十里的距离,别说张若尘,就算是吾悦命皇那种级别的强者,也没可能脱身逃走。

    白卿儿还真有些不信,张若尘只凭百枷境的修为,不借葬金白虎的力量,可以从她面前逃走。

    “唰!”

    白卿儿的体内,冲出一道人影分身,化为白影,急速飞出去。

    凭她的身份修为,杀一个百枷境大圣,当然无需动用真身。

    一具分身,便是足够。

    就像张若尘出手杀一个圣王一样,若是动用真身,那么,未免也太看得那个圣王。

    “哗!”

    虽是一具分身,爆发出来的速度,却也超过万倍音速,闪电般跨越三十里,一爪扣向张若尘的脖颈。

    脖颈被捏碎。

    但那,只是张若尘的残影。

    张若尘的真身,已先一步跨越空间,挪移出去,出现到八百里外,道:“一具分身就想杀我,你太低估时空传人了!”

    “一具不够,多来几具便是。”

    白卿儿心念一动,八百里外,张若尘的身后,自动凝聚出一尊白卿儿的分身,一掌击向他的背心。

    张若尘立即撑起虚时间领域,再次空间挪移而去。

    撑起虚时间领域的目的,并不是要挡住白卿儿的攻击,而是要为自己施展空间挪移争取时间。与白卿儿这种级数的强者交锋,一个刹那的时间,就能分出胜负生死。

    虚时间领域,可以帮助张若尘,争取到那一刹那的时间。

    “唰!唰!唰……”

    白卿儿分出的分身越来越多,达到上数十尊,每一尊的战力都远胜张若尘,有一击杀死张若尘之力。

    满天身影飞舞,如同有成千上万的白衣天女,在围杀张若尘。

    可是,她们却难以伤到张若尘一丝一毫。

    张若尘既是达到了百枷境大圆满,体内神力浩荡,又获得了万分之九十九的空间奥义,论逃命的本事,神境之下怕是没有几个修士可以超过他。

    “收!”

    所有分身,尽数飞回去,重叠在白卿儿身上。

    白卿儿道:“我倒是真的低估了时空传人的逃命本事。”

    张若尘哪能听不出白卿儿的贬低之意,并不放在心上,笑道:“你若常年被追杀,被刺杀,被围杀,也能练就这身本事。天下修士,皆为长生不死而修炼,可谓剩者为王。能活到最后,才能笑到最后。”

    “那我得认真一些了!”

    白卿儿闭上双眸。

    张若尘生出不好的预感,明白白卿儿要发动精神力攻击,连忙调动体内的血煞之气,注入战神腰带。顿时,腰带血芒大盛,释放出神气和战神意念,在张若尘背后凝化成一对巨大的血翼。

    战神腰带的确是只有在张若尘遭到神灵攻击的时候,才能得到血绝战神的神力,从而保住张若尘的性命。

    但,战神腰带本身也是一件至宝,足以用来抵挡精神力攻击。

    张若尘最忌惮的就是白卿儿发动精神力攻击,因为,精神力可以瞬间跨越千里、万里,即便使用空间手段,也很难逃脱。

    为了以防万一,张若尘又激发出火神铠甲,笼罩全身,并且暗暗催动真理之心。

    果然,只是白卿儿闭眼的一瞬间,强大的精神力风暴袭来。

    精神力风暴无声无息,可是,由一位精神力强度六十九阶半的大圣施展出来,神境之下,怕是无人敢硬扛。甚至,那些精神力较弱的神灵,都会颇为忌惮。

    张若尘有种种抵御手段,却依旧选择施展空间挪移,尽量避开与精神力风暴接触。

    “空间已被我定住,你怎么逃?”

    白卿儿摊开一只手掌,随之出现长达九万里的掌印虚影,悬浮在宇宙中,极其震撼人心。

    张若尘犹如站在她掌心一般,身体渺小得犹如灰尘。

    空间的确被定住了,比在暗黑星上还要稳固,就算是神境之下最顶尖的空间修士,也无法施展出空间挪移。

    但,张若尘今非昔比。

    “你定不住啊!”

    张若尘脚掌向下一踩,密密麻麻的空间铭纹从脚心冲出,交织成一座空间传送阵法。

    并不是真正的空间传送阵,而是空间奥义,与空间规则的结合。

    “哗!”

    空间阵法旋转了一圈,张若尘瞬间消失不见,传送到三十万里之外。

    白卿儿眼眸中浮现出一道异样之色,随即想通了什么,莞尔一笑,收起长达九万里的掌印虚影。

    半晌后,她目望从天边飞回来的张若尘,道:“你掌握了多少空间奥义?”

    张若尘知道瞒不过她,于是,笑问道:“你掌握了多少本源奥义?”

    “好吧,我承认在三十里的距离之外,的确很难杀死你。但是,你千万别跟我走得太近,若是距离太近,我杀你还是很容易的。”白卿儿道。

    三十里是面前张若尘和白卿儿的一个安全距离。

    有这三十里,张若尘就有足够的时间做出反应,躲避白卿儿的任何杀招。

    “你这是在下逐客令吗?”张若尘道。

    白卿儿道:“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跟着我,可是,现在你该离开了,继续跟着我,对你没有好处。”

    “你是在怕我吗?”

    张若尘走了过去,走入进三十里之内。

    接着是十里之内。

    ……

    他来到白卿儿的对面,近距离看着这位风华绝代的女子,道:“我说过,我要娶你的,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

    葬金白虎来到张若尘的身旁。

    白卿儿道:“你想的是,夺回极品本源神晶和天枢针。”

    张若尘摇头,道:“我要天枢针来干什么?万一将来被命运神殿的神灵发现,岂不是自掘坟墓?神器虽好,可是以我现在的修为,根本用不上,反而是件祸事。那位命运神殿的司空还在呢,万一他将我想要私吞神器的事禀告上去,我在地狱界,将再无立足之地。”

    “我要极品本源神晶也没有用,我又不是本源掌控者,根本找不到本源神殿。何不跟着你,省时又省力。况且,你去本源神殿,要的是本源奥义。可是本源奥义对我而言意义不大,我去那里,只是想寻找修炼出一品圣意的机缘。”

    “除此之外,对你我而言,本源神殿中其它宝物,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所以,我们的利益,并不冲突。我想娶你,是真心实意的话。你为何不信我?”

    白卿儿很清楚,张若尘这些话都是在麻痹她,可她却偏偏找不出张若尘话语中的破绽。

    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张若尘继续道:“你若不信我,觉得我是不怀好意,其实,对你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这也是一件好事?”白卿儿道。

    “当然。”

    张若尘道:“你高调前去本源神殿,根本不是为了杀戮,而是为了磨砺自己。身边有我这么一个不怀好意,随时可能被她下手的阴险之徒,岂不也是一种磨练?”

    “你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白卿儿道。

    张若尘道:“那你是愿意相信前者,还是后者?”

    “无所谓。”

    白卿儿化为一道白光,破空而去。

    葬金白虎哼了一声,鼻孔中喷出两管金色的气雾,道:“你问她最后那个问题干什么?还不如问她,上官阙在哪里。”

    张若尘道:“你不懂。”

    “我懂!你问出的那个问题,是在试探,你在她心中的分量。无论她回答是前者,还是后者,至少证明她很看重你。无论将来你们成为情人,还是死敌,至少现在将你张若尘当成了一号人物。可是一句无所谓的回应,代表她根本不在乎你的想法,你依旧微不足道。自尊心很受打击吧?”葬花白虎道。

    张若尘咳嗽了两声,嘴里咳出血来,道:“你的想法太狭隘了!”

    “男人嘛,遇到优秀的女人,特别是曾经击败过自己的女人,总是想征服的,从而来证明自己的优秀和强大。”葬金白虎道。

    “这个想法,更加狭隘。”

    张若尘向七星帝宫的方向飞去,眼神变得越来越凝重。

    白卿儿的确是一个很难看透的女子,身上似乎藏有无尽的秘密,谁都不知道她还有多少底牌没有使用出来。

    更关键的是,无论张若尘怎么试探,都很难找到她的破绽。

    其实,命运神殿那些大圣和白卿儿的战斗,张若尘从始至终都没有打算出手。

    最后之所以出手,其一,当然是因为,神境之下还能牵制白卿儿的强者屈指可数,星落若死,便是等一少了一个。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更加重要的目的。

    第一,张若尘想要试探,吾悦命皇自爆圣源,是否有令白卿儿受伤。

    事实证明,白卿儿的确受伤了!

    否则,她不会被葬金白虎和张若尘的一击神通击退,而且她没有去追杀星落等人,更无法在三十里外伤到张若尘。

    第二个目的,张若尘是想掩饰,自己伤势已经痊愈的事实。

    伤势不可能永远都不痊愈。

    如何掩饰?

    只能伤得更重。

    张若尘的气海早已痊愈,甚至在白卿儿和命运神殿的强者交手的时候,进入七星帝宫,凭借自己对乾坤界的掌控和接天神木的辅助,逼七手老人暂时臣服,共同对抗白卿儿。

    现在看似伤得更重,实际上,都是肉身的伤势,凭借白苍血土的恢复能力,这点伤势根本不算事。

    白卿儿太聪明了,只有让她亲手重伤张若尘,她才能确信张若尘依旧有伤在身,就算有葬金白虎帮助,也发挥不出多么强大的战力。

    因此,张若尘很乐意被白卿儿忽似,甚至认为他只会逃命。

    时机没有到来之前,必须示敌以弱。

    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