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作者:花木柔 最后更新:2019-02-23 16:44
    忘一第一次,有了眼睛这种东西。

    他如今还没能完全适应新的身体,只觉得全身说不出的沉重,仿佛灌进了铅,又像是被困在一块巨大的石头里,沉入了深深的,看不见天光的海底。

    他努力了许久,才终于微微仰了仰头,看见了头顶斜上方的景色——那并无特殊,就与他睁开眼睛所看见的一切一样,是覆满了冰雪的石洞岩壁。

    “这是千星宗内的雪魄窟。”燕和适时的为他解释道,“是一座凝魄灵石矿。”

    凝魄灵石的功用,顾名思义,有约束神识魂魄的效用。用来存放他的身体,稳定他的灵魂,最为合适不过。

    但这样的举动,安排的十分妥帖重视,更像是在保护,而不是在迫害。他却说自己在千星宗内没有可信之人,要逃出去。

    这样的矛盾之处实在令人生疑。但忘一没有把自己的推测说出口,燕和却好像猜到了他在想些什么。

    他苦笑了一声,却没有解释。

    两人都各怀心事,却因为此刻特殊的关联,不得不一起合作。这经历天劫淬体后的仙人之体强横至极,从外部来说,未曾渡劫飞升的修士,哪怕拼尽全力也不能损伤分毫,纵然是太逸在此,也束手无策。

    因为这是此方世界的最强者更进一步的状态,是原本该破空而去,根本不再属于此方世界的超越了这个空间上限的强大身躯。

    而太逸还未能抵达渡劫这一步。

    至于内部,虽然与外部相比,较为脆弱,却也让忘一感到仿佛深陷于世界上最为坚硬的晶体内,上下左右,毫无空间,几乎动弹不得。

    这具身体原本的意识因为虚弱多年,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不知在此无意识的盘坐了多久,四肢躯干僵直的仿佛已经化作了化石。

    哪怕是燕和亲自来,一时半会可能也没法成功将身体活动开来,更别提是修为更弱的忘一——他们之间修为的差距,就仿佛浩瀚大海与一圈池塘。

    忘一拼尽全力,才终于将自己活动的范围,推进了那么一点点——可以睁开眼睛,让脖子微微上仰。

    燕和显然也知道,如果把全部工作都交给忘一,那他们很大可能会一起共存到天荒地老,或者两人的意识一起消亡。也相当于是他变向囚禁了他一辈子。

    “雪魄窟里充满了我之前失去意识时,自神魂之中逸散而出的能量,我现在尽量将它们收拢,积蓄力气,借给你使用,”燕和歉意道:“麻烦你了。如果我还能辅助你做些别的事情,请一定要告诉我。”

    作为一位曾经修炼到了世界顶端,甚至渡过了天劫的大能,他如今温和的态度可谓是十分少见。

    就连忘一的师父——太逸的态度也从不曾如此平易近人。

    忘一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的用力。

    他还记得,他身上还有师门任务,他一定要去完成。

    ……

    就在燕和开始收拢四周的仙力——那些从他身上逸散而出的力量,早已经过天劫淬炼,不能再称之为灵力了——时,一众魔修,却径直的朝着上阳门的方向,气势汹汹的问责而去。

    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玉襄吓了一跳,因为对方的矛头直指她而来,声称她与同伴无故闯入伊旬教的灵石矿脉,不仅手段残忍的将守矿教众杀害,其师兄还助纣为虐,不仅没有主持公道,反而偏袒同门,出手诛杀了前来查看的守矿教众的师父。

    简直不可理喻,丧心病狂,无理取闹。

    “上阳门此举是想撕破与我教当初签订的千年协定,重新挑起战争吗?!”

    这行魔教使者的头领,亦是半人半蛇,却是一位美艳娇媚的雌性。大约是此次的“受害者”皆为蛇族中人,所以魔教觉得她作为领袖,合情合理。

    只见她墨绿色的长发浓密披散,一双黄色的竖瞳妖冶非常。虽然神色盛气凌人,但做足了姿态,在山门前高喝了一声后,倒不曾出手主动攻击,反而与五六位蛇妖同门一起停在了上阳门山门之外,递上了拜贴。

    得知消息,上阳门掌门眉头紧皱,但于情于理,都不得不在正厅接见。

    魔教的外交风格一向非常清楚稳定——以颠倒是非为主,以无中生有为辅,兼之胡搅蛮缠,完全讲不通道理。

    一旦被盯上,往往还纠缠不休,到处散布谣言,几百年都阴魂不散,谁想到都要头疼。

    加上魔教教众鱼龙混杂,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一般来说,哪里是自小生长环境较为单纯的正道弟子应付的来的?

    不过,上阳门还不至于畏惧害怕。掌门只想要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是怎样的。

    一听涉及到了广寒峰,他抬手一划,便联通了太逸洞府中的池水。

    他的师弟一如既往,端坐在莲花池水上,发如乌木,一身素衣,满池莲花,出尘脱俗。

    此刻垂眸望来,目如点漆,乌黑清幽,投来视线,便能叫人心中一跳。

    他眼睫纤长,本该显得缱绻,却眼神冷清,俊美的触目惊心。

    瞧见水面上出现了掌门师兄的投影,太逸淡淡道:“何事?”

    他自然也听到了魔教在山门前的喊话,但他并不觉得需要自己出面处理。

    掌门道:“魔教遣使前来。说你座下弟子玉襄强闯魔教矿脉,杀死了两位魔教教众。可有此事?”

    太逸顿时皱眉厌恶道:“魔教还是一如既往,喜欢玩弄文字游戏。”

    “此事你可知道?”

    “我知道。”

    “到底是什么情况?”

    太逸像是早就料到了会有此问,抬手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符箓,夹在修长的指间,突然无风自燃,传出了玉襄的声音:

    “……我和阿瞳结伴去鸣沙山收服灵兽,结果发现石者山上,就只有萤一只孟极了!它的父母兄弟都被魔教抓走了,秋寒说魔教最近在这附近发现了一条矿脉,大约是觉得附近的灵兽碍事,所以抓了起来。于是我们就去救他们。然后有个魔教弟子,好像是负责守矿的人,发现了我们,试图用困山阵将我们困住。而且,而且他……他说话很难听,所以我就用师兄给我的法器一顿乱揍……但是我没杀他,他只是受了伤……阿瞳说他最后是心魔入体,才气死了……”

    “……我们本来想去西边看看的,结果突然一个半人半蛇的人追了上来,说是之前那个人的师父,可能是想杀了我们报仇吧?然后就要杀我们……我们差点就死了,还好大师兄及时赶到了!……”

    待到玉襄话音刚落,太逸便道:“就是这样。”

    掌门叹了口气:“……师弟,比起用符箓记录玉襄的声音,你就不能直接对我复述一遍么……”

    “麻烦。”

    “那你准备怎么处理?”

    “我准备让她去练剑。三百年起步,五百年封顶。带着那么多法器,结果对手居然没有死在她手上,我丢不起这个人。”

    “她只是重伤了一个?湘君杀了另一个?”

    “湘君没杀它,只是把它抓起来了。”

    掌门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他又道:“玉襄毕竟是当事人,你让她过来一下。”

    “她被我关禁闭了,过不去。”太逸道:“我让湘君过去就是了。”

    就在此时,忽然自洞府外传来了玉襄慌急的声音:“师尊!师尊!我听说魔教打上门来了!!”

    掌门:“……她在哪里关禁闭?”

    太逸伸手抹去了水面上掌门师兄的倒影,平静道:“自然是在广寒峰禁闭。”

    ……

    见师尊的洞府大门打开了,玉襄很是沮丧的走了进去。

    “师尊,刚才的声音,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

    “我,闯了祸?”

    “没事。”

    玉襄顿时心里更没底了——没事的意思,就是她的确闯了祸,但是没有关系,他可以处理?

    但是,那样的话,她不就给师父添麻烦了吗?

    “他们找的是我……我要出去吗?”

    “不用。”太逸道,“你先想清楚,你错在哪里?”

    “我……”玉襄按照魔教陈述的罪名,努力回忆她一路做的事情,迟疑道:“我,我不该闯入魔教的矿脉?我应该先通报我的身份,来意,然后看能不能和魔教协商……?”

    太逸默然了片刻,终于还是没忍住道:“我当初如果知道你的智商是这个样子,我是不会带你回来的。”

    玉襄被他嫌弃急了:“师尊!!!那我也是你教出来的!肯定是你教的不好!”

    “你师兄们也是我教的,说明不是我的问题,可能是你天生变异。”

    “我!”玉襄一时语塞,破罐破摔的气道:“我本来就天生变异!”

    太逸便点了点头:“好在你还有些自知之明。”

    他道:“放心吧,你师父如此厉害,不用来给你们填填捅出来的篓子,显不出我的能耐。”

    “可是……”玉襄忍不住被他逗笑了。但想到如今魔教正因为她而在为难师门,便又抿住嘴唇,内疚道:“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太逸却道:“徒弟不就是用来给师父添麻烦的么?”

    他淡淡道:“收徒弟就是自找麻烦,我已经给自己找了很多麻烦了,不差你这一个。”
1
(←快捷键) <<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已到尾章 (快捷键→)

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