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富二代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千两百一十章 终相见

    121o

    “什么事情您说?”副总连忙做躬身听命的样子。

    “接下去,我要海天传媒在直播比赛的时候,将所有天一道馆的比赛都给删减,我不希望在直播的镜头里出现任何 有关天一道馆的画面。”赵纯良说道。

    “赵总,这天一道馆,可是四大道馆之,实力雄厚,这次更是派出了不少高手,而且其馆长更是上一届的冠军,同时也是这一届冠军的有力争夺者,不直播他们的比赛,可能对我们的收视率,会有很大的影响啊。”副总说道。

    “收视率这个事情,你不用管,反正按着我的话去做就是了,你们把所有原属于天一道馆的镜头,全部替换成剑宗的镜头,我希望剑宗的人在直播之中的出场时间可以达到一半以上,你明白我的意思么?”赵纯良问道。

    “这个,明白,明白,可是,赵总,这剑宗才重建一年不到,他们的比赛会有多精彩么?要是不够精彩的话…”

    “精彩,绝对是精彩的!”赵纯良笃定的说道,“你要相信我,剑宗一定可以肩负起抬高收视率的责任的!”

    “那既然赵总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回头就让手下的人照办!”副总认真说道。

    “那就麻烦您了!”赵纯良笑着拍了拍副总的肩膀,说道,“这个事情办好了,有赏。”

    “多谢赵总。”

    今天是天下第一武道大会正赛开始的第三天。

    和之前的两天一样,今天依旧是五百强的晋级赛,因为这次参赛的人实在太多了,需要比较多的时间将绝大多数的人淘汰掉,留下五百个人。

    这也是竹卿语在鸟巢的第三天。

    竹卿语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并没有太多的去关注比赛,她一直坐在靠近主席台位置的地方,然后就是等待。

    这一等就是三天,这一等,让钱则天心都要碎了,因为除了竹卿语爱上了赵纯良这样一个解释之外,他实在是找不出另外的一个理由可以解释竹卿语为什么会愿意在这里守株待兔的等三天。

    对于钱则天来说,失去竹卿语是痛苦的,因为他爱竹卿语,而且他也离不开竹卿语。

    虽说钱家在整个河省都属于大家族,可最近几年来状况却不是很好。

    钱则天就指望着能够俘获竹卿语,攀上省书记的高枝,让自己的家族回归到以前的兴盛。

    在半年前,钱则天觉得自己泡到竹卿语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因为两个人不管是价值观还是人生观,都十分的相似,而且竹卿语看起来对他并不像是没有感觉的样子。

    可是,这一切在几个月前出现了变化。

    那个叫赵纯良的穷酸书生,忽然出现在了他和竹卿语之间。

    起初钱则天并不把这人当回事儿, 一直到几天前,他现那赵纯良竟然是道门的真正领袖的时候,他才有点心慌,可也只是心慌而已,因为他再牛x也是他的事情,而且他看起来对竹卿语一点意思都没有。

    可是,当竹卿语执着的在这里等三天之后,钱则天的信心,就完全崩塌了。

    “卿语,咱们能不能不等了?”钱则天用一种带着绝望的语气对竹卿语说道。

    “不行。”竹卿语坚定的摇了摇头。

    “你就算等到他,那又怎么样呢?你要干什么?”钱则天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竹卿语有些慌乱的躲开了钱则天的眼神,她知道钱则天对自己的想法,如果是在半年前,或许竹卿语也会觉得钱则天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是,半年过去,那个身影却始终出现在竹卿语的脑海里。

    他蹲坐在地上抽烟的样子,对于竹卿语来说就好像是有某种魔法一样,让竹卿语难以忘怀,所以,在那天看到他的时候,竹卿语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他。

    竹卿语内心其实很清楚自己的感觉,那并不是爱情,只是一种难以忘怀的感觉。

    本以为就此相忘于江湖的两个人忽然间又变得那么近,那种感觉,竹卿语每每想起,都会起鸡皮疙瘩。

    “你不知道你还等什么?”钱则天有些恼怒的问道。

    “我,我想要向他道歉!”竹卿语说了一个钱则天和她都不太相信的解释。

    “道歉?你为什么要向他道歉?”钱则天问道。

    “毕竟,毕竟出了那样一件事情,我立场没有足够的坚定,对二娃和他都造成了伤害,对 ,我也要向二娃道歉!”竹卿语用力的点了点头,这倒是她的真实想法,对于二娃,她总是觉得自己有所亏欠。

    “那都是我们人生的一个片段而已,卿语,别再等了。”钱则天哀求道。

    看着钱则天的模样,竹卿语的心稍微软了一下,她看向没有赵纯良的主席台,说道,“他真的不会再出现了么?”

    “人家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钱则天连忙说道,“卿语,我们走吧,不要再等了。”

    “那好吧。”竹卿语叹了口气,起身说道,“或许,或许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

    “走吧走吧!”钱则天欣喜的站起身,刚想往外走,忽然看到,竹卿语直直的站着,双眼直视着主席台的方向,一动不动。

    钱则天的心微微一颤,看向主席台那边。

    这一看,钱则天的心都碎了。

    那个男人,出现了!

    咦,不对,那人的怀里,怎么抱着一个小孩?!

    钱则天碎了的心,在霎那之间又恢复了!

    主席台上。

    赵纯良在叶世文的陪伴之下,从通道内走了出来。

    他的怀里抱着的,是他唯一的一个孩子赵睿,而在赵纯良的身后,跟着林晓夕,南宫凤鸾,蒹葭以及吴媚四个女人。

    今天江婉秋并没有出现,并不是因为江婉秋有事, 而是江婉秋对于在公众场合和赵纯良以及赵纯良的红颜知己们一起出现,本能的有一种抗拒。

    江婉秋是一代枭雄,或许在家里,她可以无视赵纯良的那些女人,与她们友好相处,可走到外面,面对世人的时候,江婉秋依旧保持了她一贯强硬的作风,要么只和赵纯良单独出去,要么,就不出去。

    对于江婉秋这样的做法,赵纯良并不反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禀性和坚持,没必要强求别人做出太大的改变。

    今天是五百强淘汰赛的最后一天,今天将决出此次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五百强,本来赵纯良并不打算来的,但是无奈吴媚南宫凤鸾等人很想过来看看现场,再加上赵纯良也有一段时间没有带自己的儿子出来了,所以赵纯良就带着一大票的人来到了鸟巢,却没想到他抱着孩子携美出行的一幕,竟然被竹卿语给看到了。

    “卿语,你看吧,人家都有孩子了!”钱则天压抑住内心的激动说道,“你看他身边那些女人,哪一个不是绝色,这人,根本就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穷酸书生,你就不要再幻想了。”

    “那,那真的是他的孩子么?”竹卿语语气有些颤抖的问道。

    “肯定是啊,你看两人长的多像啊!我们还是走吧,没必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钱则天说道。

    “不行,我要过去找他!”竹卿语仿佛做了某种决定一样,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竟然朝着主席台的方向直接走了过去!

    “卿语!!”钱则天想要叫住她,但是竹卿语却走的飞快,一点停顿都没有。

    钱则天那颗刚愈合的心,再一次的碎裂了。

    赵纯良抱着赵睿,正打算坐下,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朝着旁边看去。

    当赵纯良看到竹卿语那张虽然素雅但是却难掩艳丽的脸的时候,着实有些惊讶。

    “赵,赵老师!”竹卿语走到赵纯良身边,有些局促的叫了一声。

    “竹老师,还真是巧,你怎么会在这里?”赵纯良笑着问道。

    “我,我过来看比赛来了。”竹卿语说着,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你也会喜欢武术?这倒是没看出来。”赵纯良笑道。

    “也还好了,对了,这小孩长的好可爱,是,是你的孩子么?”竹卿语问道。

    “是!他叫赵睿。”赵纯良会所到。

    竹卿语的心微微一颤,虽然这个结果她已经预料到了,但是亲口听到赵纯良承认,还是觉得有些意外,她微微摇了摇嘴唇,看了一眼赵纯良身后的那些女人,问道,“原来如此,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小孩,他妈妈一定也很漂亮吧?是,是哪位呢?”

    说出这话的时候,竹卿语的心其实是很虚的,因为她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想看看赵纯良的老婆是这后面的哪一个,长的怎么样,要是长的没自己好看的话,那她多少能够舒坦一些,可眼下仔细看一下赵纯良身后的这些女人,现他们不管哪一个,都美艳无比,比起自己丝毫不逊色,这让竹卿语有些难受。

    “他妈妈今天没来。”赵纯良说道,“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婉秋长的确实很漂亮。”

    “我还以为她妈妈是这些美女里的哪一个呢!”竹卿语笑着说道,此时她心里头多少有些松了口气。

    “这些都是睿儿的阿姨,当然,也都是我的老婆。”赵纯良接下去的这句话,让竹卿语的笑直接就凝固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