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富二代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四十七章 前往行宫

    647

    “所以你才这么着急的在桑巴国里增加你的影响力。”爱德华朗多看着赵纯良,似笑非笑的问道。

    赵纯良笑了笑,说道,“这是现在仅剩的唯一一个王权国家,而我在这里,是王爵,如果真如破晓的人所说,新世界会到來,那迎接新世界到來的,必然是无尽的废墟,我要想不成为那片废墟里的一具尸体,我就必须要让自己更加的强大,一个人的强大,一个组织的强大根本就沒有任何意义,我需要的,是一个国家的强大,桑巴国的强大,就意味着我的强大,如果我真的能够将这个国家尽收在手中,那在新世界到來的时候,我将有巨大的资本,去瓜分那个世界,而不是成为废墟里的可怜虫。”

    “你一直在说他们是理想主义者,可你却也同意他们的观点,新世界真的会來么。”爱德华朗多问道。

    “当所有人都希望他到來的时候,他自然就会到來。”赵纯良抬头看向远方即将坠落的夕阳,说道,“我不知道他是否会真的出现,但是我知道,在那之前必然会有一段很长时间的黑暗,当黎明破晓而出,谁能站在这片大地上,主导沉浮。破晓想要建立他们的新世界,可这新世界,就真的是他们的么。”

    “你的野心,如太阳一样巨大。”爱德华朗多震惊的说道。

    “我只是不习惯当棋子罢了。”赵纯良转过身去,背对着阳光。

    夕阳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

    爱德华朗多看着赵纯良的脸,发现赵纯良脸上是一片漆黑。

    爱德华朗多第一次发现,自己从來沒有真正看懂眼前这个人,哪怕他的很多事情都是让自己去做的,可是自己依旧搞不懂。

    他真的只是当初那个站在100层楼对自己发起挑战的年轻人么。

    “对了,你想去紫荆花军团驻地看看么。”爱德华朗多问道。

    “离得远么。”赵纯良问道。

    “不远,大概五百多公里,位于彼得堡省,而你的王爵行宫之一,同样在彼得堡省内。那是一个美丽 的地方。”爱德华朗多说道。

    “那就走吧。”赵纯良一边朝前走一边说道,“现在这里不需要我,刚好带我媳妇儿出去逛逛。”

    “媳妇儿。”爱德华朗多愣了一下,突然想到,赵纯良嘴里的媳妇儿不是伊莎贝拉,而是南宫凤鸾。

    对于赵纯良的离去,伊莎贝拉并沒有进行怪罪,因为接下去的改革并不需要赵纯良,赵纯良作为一个外來的王爵,他如果在改革的事情上参与过多,很容易让人有非分之想,而赵纯良也是知道这样的情况,所以在这样敏感的时候,选择离开首都。

    让桑巴国的贵族老爷们去改革,他赵纯良要去自己的领地里快乐逍遥一段时间了。

    “终于,可以有个度假的样子咯。”南宫凤鸾舒坦的坐在赵纯良身边伸了个懒腰。

    最近几天赵纯良一直呆在王宫里,南宫凤鸾都快淡出鸟來了。

    “总算是可以放下心來,和你准备造人大业了。”赵纯良感慨的说道。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了么。”南宫凤鸾妩媚的看着赵纯良,说道,“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我。”

    “之前是时机不成熟,现在时机成熟了,我要是不把握时机,那回头煮熟的鸭子飞了咋办。”赵纯良问道。

    “我哪儿能飞啊,我这都被你扒光光不知道多少次煮的骨头都拦了,还怎么飞啊。”南宫凤鸾笑着说道。

    “那倒也是。”赵纯良搂住南宫凤鸾的腰,说道,“今天晚上就要在我的庄园里把你给吃了。”

    “好好好,老娘守了这么多年的贞操,还不知道啪啪啪是啥味道的呢,今天终于可以尝试一下了,想想都有点小激动。”

    飞机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飞行,降落在了彼得堡省的南卡罗市。

    一下飞机,赵纯良就被迎接的人群给吓了一跳。

    赵纯良不知道,他勇救路人,并且为了路人暴揍贵族医院医生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今天南卡罗市的市长得知赵纯良要來,早早就把风声放了出去,那些还未见过赵纯良但是却深深爱戴着赵纯良的市民在得到消息后就自发的來到了机场迎接赵纯良。

    看着那一个个十几二十多岁长的漂亮非常而且身材又很好的桑巴国美女,赵纯良舔了舔嘴唇。

    “是不是后悔带我來了。”南宫凤鸾低声问道。

    “这怎么会。”赵纯良连忙摇头端正态度说道,“我可是个正派的人,对于我领地里的这些妹子,我一点想法都沒有,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可是王爵大人,怎么可以对身边的人下手。”

    “我可不就是你身边的人么,你不也下手了。”南宫凤鸾似笑非笑的问道。

    “那不同,你这是不停的往嘴里送,我不吃都不好意思了。”赵纯良羞涩说道。

    “那要是有那些花季少女不停的往你嘴里送,你是吃还是不吃呢。”南宫凤鸾问道。

    “不吃,坚决不吃…不过,要是实在不好推,偶尔吃一下,尝尝鲜也不是不可以啦。”赵纯良羞涩的说道。

    “吃你个狗胆。”南宫凤鸾偷偷掐了赵纯良的腰一下,说道,“看姐姐我不榨干你,让你去吃。”

    赵纯良面上带着笑和迎接的百姓招手,嘴角却是微微的抽搐着。

    南宫凤鸾这一手抓的可不轻啊。

    按照规矩,赵纯良和市长一起去了一趟市政府,然后见了几位市政府的官员,按照桑巴国的法律,不管是市长还是这些官员,其实都是赵纯良领地里的公务员,赵纯良最大,但是要说治理城市之类的,实权还不如市长大。

    在会见完市政府高官之后,赵纯良又见了几个民众代表,然后和民众代表,市政府官员一起吃了个饭。

    等这一切都结束之后,赵纯良才带着南宫凤鸾前往了距离市政府大概五十多公里的紫荆花王爵行宫。

    赵纯良是第一次來到这个行宫,所以当他看到面前那占地不知道多少亩的宫殿群的时候,他有点傻眼了。

    “这是老子住的地方。”赵纯良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的,这是您的行宫之一,您在另外的八个城市还有八处行宫,面积都和这个差不多。”泽梅尔说道。

    “面积还都差不多。”赵纯良感慨的说道,“难怪民众会对贵族阶层不满,这社会资源占的比例太大了,泽梅尔,回头你帮我把那另外的八处行宫处理掉,然后建学校也好建医院也好,反正就是要建成公共设施,为民服务的,知道么。”

    “王爵大人,这些行宫,可都是几百年前就留下來的,怎么可以说处理就处理掉呢。”泽梅尔为难的说道。

    “怎么就不可以了。”赵纯良把脸一板,说道,“我一年也在桑巴国住沒几天,那些行宫放着,占用了大块土地不说,行宫里的那些人,一个月得花我多少钱。浪费是可耻的,泽梅尔,我只要这一处行宫就可以了,其他的你就去处理掉吧。”

    “可是…”

    “沒什么可是的。”赵纯良语气坚定的说道,“现在公投的结果刚出來,米国他们也不是瞎子,那么大的比例反对贵族阶层统治,他们肯定会利用这个做文章,或许煽动那些投票的人的情绪,或者支柱那些反抗组织,如果我们不尽快的挽回那些人的心,那接下去我们同样是很危险的。改革需要深入研究,但是改变,可以从现在做起,这件事情赶紧做,新闻媒体方面一定要跟紧,一定要让人知道,他们的王爵大人把行宫的卖了,就是为了让他们能够有一个更好的教育医疗水平。明白么。”

    “我明白,我明白。”泽梅尔连忙点头道。

    “明白就好。”赵纯良点了点头,拉着南宫凤鸾的手走入了眼前的巨大庄园。

    一群穿着女仆装的年轻貌美的女子分站在大门的两边,一个穿着精致管家服的中年人挺直了腰杆站在人群的最前头,他看到赵纯良走过來,面带微笑的主动走了过去。

    “您好,尊敬的王爵大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您的行宫总管家,我叫夏天。”中年人躬身说道。

    “夏天。怎么是个神州名字。”赵纯良好奇的问道。

    “因为您是神州人,自然而然的,我就用神州名了。”中年人回答道。

    “你还为了我改名。”赵纯良惊讶的说道,“你这么做你爹妈不反对。”

    “我是一位孤儿。王爵大人。”中年人说道。

    “ 几乎所有贵族在聘用管家的时候都会选用孤儿。”一旁的泽梅尔说道,“孤儿沒有乱七八糟的社会关系,他们只有一个人,可以省去很多的麻烦。”

    “原來如此。”赵纯良恍然大悟,说道,“夏天这名字是你自己起的。”

    “是的,就在昨天的时候起的。”中年人说道。

    “这名字不好听,因为夏天在我们神州算是一个季节,这样吧,你叫赵安邦,怎么样。这名字不错吧。”赵纯良说道。

    “我如何敢和王爵大人您同姓。”中年人诚惶诚恐的说道。

    “沒事,就算我赐给你的姓氏,就这么定了。”赵纯良拍了拍中年人的肩膀。

    “谢谢王爵大人。”赵安邦感激涕零,在贵族圈子,每一个姓氏都代表着荣耀,赵安邦能够得到赵纯良赐予的赵姓,那简直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也难怪他会激动的眼泪都流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