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富二代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二十二章 心死

    &nbsp2

    走出小炒店,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

    一如之前来时一样,王思薇走在前面,赵纯良走在后面。

    两人走了不知道多久。

    周围的人渐渐稀少,一直到最后看不到一个人影。

    突然,两人一起停了下来。

    就好像是约好了一样。

    “阿蛮,你站远一点。”赵纯良转过头,对苏阿蛮说道。

    “老大,我可以帮你的。”苏阿蛮认真说道。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赵纯良摇了摇头,说道,“站远点。”

    “老大…”

    “站,远一点。”

    “好吧。”

    苏阿蛮虽然不是很放心,但是还是站到了远处。

    赵纯良深吸一口气,看向前面已经回过身的王思薇。

    “我们第一次认识,好像也是在打架。”王思薇笑道。

    赵纯良沉默不语,他将手中的黑伞拄在地上,看着王思薇。

    “那一次你好像被我揍的挺惨,要不是武大拦着,估计你会被揍得更惨。”王思薇说道。

    赵纯良依旧不说话,但是他脚下的沙土,却是开始一点点的颤抖了起来。

    一道气旋,顺着赵纯良的脚盘旋而是,而后是第二道气旋,第三道气旋。

    当无数的气旋以赵纯良的脚为中心盘旋而起的时候,一条龙卷风,就这样的出现了。

    无数的沙石被风卷起,将那本是无形的龙卷风给染成了灰褐色。

    旋风吹动了赵纯良的头发,衣服。

    赵纯良的眼里杀意越来越浓。

    远处的苏阿蛮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他怎么也没想到,赵纯良的杀意竟然浓到了这样的程度,而且他对于气的控制力,也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

    终于,赵纯良抬起了右脚。

    右脚缓慢的落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巨响。

    龙卷风突然整个炸裂,无数的气流,以赵纯良为中心,有若实质一般崩散出去。

    下一秒,赵纯良的身体,出现在了王思薇的面前。

    他的身上,似乎还残留着那些气旋,以至于强大的劲气将王思薇的头发都给吹动了起来。

    赵纯良举起了手。

    手中黑伞的尖端,突然冒出了一根尖锐的刺。

    赵纯良把手往前一送。

    黑伞化作了一柄长枪,直刺王思薇的心脏。

    王思薇站在原地,那一头长发随风飘荡。

    她的双眼紧紧的锁定在赵纯良的身上,在赵纯良这一枪刺出去的时候,王思薇脚尖往后一点,随后双手猛地抬起。

    庞大的气,瞬间凝聚在了王思薇的手中。

    一息不到的时间,王思薇手中的气,已经凝聚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

    突然,这些气从中分散而开,紧紧的附着在了王思薇的两只手掌上,而后,王思薇伸手,抓向了那刺向她的黑伞。

    黑伞势如破竹,而王思薇的手同样一往无前。

    眼看着双方即将碰撞。

    就在这时,王思薇突然微微一笑。

    轰的一声。

    一阵炸鸣声突然从王思薇手中爆出,那高度浓缩附着在王思薇手上的气,在一瞬间全部散开,而王思薇的手,也放了下来。

    她微笑的看着赵纯良,微笑着看着那刺向她胸口的尖刺。

    半息之后。

    黑伞顶在了王思薇的胸口上。

    “怎么不杀了我?”王思薇问道。

    赵纯良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那伞顶的尖刺,竟然已经缩回了黑伞之中。

    顶在王思薇胸口上的,只是黑伞那普通的伞尖。

    赵纯良没有说话,黑伞从他的手中脱落,掉在了地上。

    “你怎么不杀了我?”一直保持微笑的王思薇,突然变得面目狰狞了起来,她一把抓住赵纯良的衣领,怒吼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赵纯良沉默,任由对方抓着他的衣领。

    如果这时候王思薇突然暴起,赵纯良就算不死,也得搭进去半条命。

    但是赵纯良却一点都不在意。

    他觉得累了,真心的累了。

    当有一天需要和曾经最深爱的人刀戈相见,那这场战争,没开始打,就已经败了。

    两败俱伤。

    “杀了我,一了百了,你报了仇,我也超脱了,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王思薇叫道。

    眼泪顺着脸庞滴到了地上。

    “你走吧。”赵纯良说道。

    “为什么你要这么仁慈,为什么,三年前因为你的仁慈,温长殷才死了,为什么你还学不会狠下心?用不了多久,这个世界就会被改变,所有规则都会被打破,仁慈的人,是没有办法在新的世界里生存的,为什么你还是要仁慈,为什么?”王思薇不停的质问道。

    “因为我是个人。”赵纯良缓慢的说道。

    王思薇直勾勾的看着赵纯良,慢慢的松开了手。

    “走吧。”赵纯良转过身去,一步步坚定的朝着远方走去。

    “你斗不过破晓里的红黑joker的,你就连小爱也斗不过,放弃吧。”王思薇对着赵纯良的背影叫道。

    赵纯良停下了脚步,说道,“你知道的,我这人记仇,我得给我的兄弟报仇。”

    “杀了我,不就报仇了么?”王思薇说道。

    “我也会给你报仇。”赵纯良说完,朝前走去。

    王思薇呆立在原地。

    “你是在说,我在你心里,已经死了么?”王思薇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她轻轻擦了擦眼睛,突然破涕为笑。

    “我确实已经死了,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既然是死人,为什么还要动心呢?我明明都已经没心了。”王思薇自言自语道。

    这些话说的很小声,已经走远的赵纯良,并没有听到。

    “老大…”苏阿蛮跟在赵纯良的身后,想出言安慰,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一点破事,我不放心上,你也别放心上。”赵纯良突然咧着嘴笑道。

    虽然在笑,但是苏阿蛮却觉得这笑比哭还让人心酸。

    这时,苏阿蛮才想起来,今天自己的老大不是为了找昨天刺杀伊莎贝拉的刺客么?怎么找到了那个王思薇?

    难道,就是那个王思薇,去刺杀的伊莎贝拉?

    苏阿蛮惊讶的看向赵纯良已经渐行渐远的背影,突然感觉到十分的悲凉。

    “凤鸾,出来喝酒。”

    “夜夜,出来喝酒。”

    “马柳儿,出来喝酒。”

    “振宇,出来喝酒。”

    “今晚开心,多喝点酒。”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赵纯良痛苦的皱紧了眉头,昨天晚上他喝了很多酒,啤的白的红的洋的,隐约记得苏夜夜也喝多了,然后一群人在酒吧外头碰到同样喝醉的一群人,还跟人干了一架。

    自那以后的记忆就没有了。

    赵纯良喝酒很少断片,但是这一次,却是着着实实的断了个干净。

    赵纯良一直很鄙视那些借酒浇愁的人,所以他觉得昨晚的自己并不是借酒浇愁,无非就是朋友许久未见,然后一起出来喝点酒罢了。

    赵纯良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

    就在这时,赵纯良突然感觉到自己旁边的被子动了一下。

    赵纯良的眼睛陡然睁大,他转过头去,看向自己的旁边。

    一个女人,正包裹着被子,背对着自己。

    这背影,赵纯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南宫凤鸾!!!

    赵纯良的一颗心立马就悬了起来,自己该不会是喝醉了酒,然后把南宫凤鸾给吃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赵纯良可就真觉得自己不是人了,这边刚跟前女友见完面,伤心了,然后就把一直喜欢自己的女人给上了,这不是渣男才做的事情么?

    赵纯良偷偷的伸出手去,将南宫凤鸾身上的被子往下拉了一点点。

    “没穿衣服!!”赵纯良瞪大眼睛,看着那光洁的后背。

    南宫凤鸾真的没有穿衣服,就连内衣都没有,整个上半身就是光溜溜的。

    “完蛋了,看来真的做了!”赵纯良痛苦的抱住了脑袋。

    就在这时,睡梦中的南宫凤鸾似乎被吵到了,她动了一下身子,随后转过身,面对着赵纯良,睡眼惺忪的说道,“良儿,你怎么醒了?”

    看着那暴露在自己面前一点遮挡都没有的两个馒头,赵纯良连忙转过脸去,干咳了两声说道,“你怎么睡在我这里?”

    “你这里?你开玩笑吧,这是我家!”南宫凤鸾说着,直接就坐了起来,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胸前的东西,皱了皱眉,说道,“你把我衣服脱了?”

    “我…我不知道啊。”赵纯良尴尬的说道。

    “昨晚喝太多了,我都断片儿了。”南宫凤鸾揉了揉脑袋,突然打了个激灵,连忙拉开了盖在自己下半身的被子。

    “裤子还穿着!”南宫凤鸾的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说道,“看来我没有啊。”

    “喂…你别一脸可惜了的样子好么?”赵纯良无力的说道,“酒后这种事情,怎么看也不是好事啊。还有,虽然咱们很熟,但是你也先穿上衣服好么?我是个正常男人,这样看了也有反应的啊。”

    “我还以为你对我的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呢。”南宫凤鸾听到赵纯良这么一说,那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是我们买彩票中了大奖一样,那叫一个得意啊。

    “我是正常人…凤鸾姐,说句实话,咱们认识这么久,其实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赵纯良认真说道。

    “什么话?”南宫凤鸾看到赵纯良如此认真,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我一直觉得,你的胸,很漂亮。”

    距离月票榜第六名只差了6票,今天中午十二点后,所有月票将会停止使用,也就是说我们还有四个小时,只差6票而已,大家再努力一下,距离多加更一章也只差4票了。包月用户都会有月票的,如果不是包月,一次给俺0贵宾也能有1张月票,投0票就能给月票,一个人给一本书投月票封顶,如果富裕的兄弟可以开个小号啥的,反正只差6票,一个号投满,再开个小号,分分钟就超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