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富二代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百零八章 攻城

    &nbsp8

    夜色下,四座城池里四大军校的人,都在商量着接下去的一些对策。

    西南军校所在城池,城头上早已经燃起了一根根的火把,不时的有一些士兵在城头走动。

    突然,远处传來了一阵阵仿佛闷雷一样的声音。

    正在商量对策的西南军校竞赛组五人接到了手下的汇报,说从东北方來了一支大军。

    这可把西南军校的人给吓了一跳,因为料定今天晚上沒有人会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去攻城,所以西南军校的人只是安排了极少数的人在城头执勤,其他的士兵都已经去休息,这个世界的设定和现实世界几乎是沒什么两样的,士兵休息好了,战斗力就会变强,而沒有休息好,战斗力就会被削弱,这就跟我们人的疲劳度差不多,这也是为什么西南军校的这些人会让大部分士兵去休息的缘故,休息够了,明天出征的话,战斗力才能够达到最强的状态,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这边都已经安排绝大多数人去休息了,那边大军就已经压境了。

    “是哪一个军校的人?他们难道不知道,夜行军会对战斗力造成削弱么?”西南军校带队的老师惊叫道。

    “从方位上看应该是华南军校的人,庄老师,他们现在已经來到了距离咱的城池两里地儿远的地方,咱们现在怎么办?”一个学生问道。

    “马上把所有兵员叫醒上城楼防守……”带队的老师立马下了一道命令,这道命令瞬间传遍了整个军营,所有士兵都起床穿衣奔向了城楼。

    “一定要保护好弩兵…”带队老师叮嘱道,“沒有他们的话,咱们的守城弩是沒有办法使用的。”

    “知道了…”

    西南军校城池两里多外的地方。

    赵纯良持剑跨马,身着一套精美的战甲,整个人十分的气势非凡。

    “你说我要不要带一票人马去叫叫阵?”赵纯良一边挖鼻孔一边问身边的周世军。

    “现在还不知道守城弩的威力和射程,如果贸然上前,一个不小心被秒了,那咱们可就功亏一篑了。”周世军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很脆咯?”赵纯良瞄了周世军一眼。

    “您早上不就差点把自己给弄死了么?”周世军苦笑着说道。

    “我都说了,那是测试,知道么?测试就得身体力行…”赵纯良咬牙道,“你再提早上的事情,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行行行,赵老师您要真想去叫阵,那也可以,不过如果看到对方的守城弩瞄准您,还请您一定要赶紧回來…”周世军说道。

    “好好好,重甲兵,走,跟我來…”赵纯良呼喝道。

    周世军一声令下,大概有一百个左右的重甲兵簇拥着赵纯良走向了对方的城池。

    “西南军校的同志们,你们好啊…”赵纯良带着一群重甲兵來到了城池前方大概五百米左右的地方,大声对着城楼上的人喊道。

    西南军校带队的庄老师此时也已经登上了城楼,他眯着眼,看着不远处模糊的身影,叫道,“來人可是赵纯良赵老师?”

    “哈哈哈,是我是我,你应该就是西南军校的庄老师了吧?唉,这天太黑了,庄老师要不要下來和我聊两句,顺便喝一杯?我带來了我们城池里特产的美酒啊…”赵纯良随口瞎扯道。

    “哈哈哈,你们远道而來,我算是地主,怎么可以让赵老师您在城外喝酒呢,不如这样,我将城门大开,赵老师您自个儿进來,咱们喝到明天天亮都行,怎么样?”庄老师大笑着问道。

    “可不敢喝那么久啊…”赵纯良连连摇头道,“明天还有事情要办呢…”

    “是什么事情比喝酒还重要呢?”庄老师问道。

    “你猜。”赵纯良神秘的笑道。

    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夜色下,一群身穿夜行衣的刺客,在段沫沫的带领下,悄然的摸到了城池另外一侧的城墙下方。

    “放勾锁…”段沫沫一声令下,一个个绑着绳子的勾锁被抛上了城墙,咣当医生卡在了城墙上,段沫沫抓住其中一条绳子,快速的朝着城墙上面爬去,那些刺客也都跟在段沫沫身后往上爬。

    几秒钟后,段沫沫和刺客们全部登上了城墙。

    “目标城主符。”段沫沫低声说道,“所有人跟紧我,路上碰到其他人,杀无赦…”

    说完,段沫沫朝着一旁冲了出去,那群刺客也都纷纷跟了上去。

    此时,在城楼前头。

    赵纯良依旧在和对方扯淡。

    “庄老师,听说你们西南军校常年都需要在高原环境下训练,还真是辛苦你们了…”赵纯良感慨的说道。

    “为国效力,哪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庄老师谦虚的说道。

    “庄老师不用太谦虚了,四大军校里,西南军校要不是因为地理环境所限,早就超越了华南军校成为第一了。”赵纯良说道。

    虽然知道赵纯良是在扯淡,但是庄老师听了还是十分的高兴,他笑道,“多谢赵老师如此高看我们西南军校,赵老师当真是一个性情中人,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愿意和你成为好朋友。”

    “好好好,我也愿意…”赵纯良喊道,“既然如此,那你下來咱们一块儿泡个茶吧。”

    “不了不了,还是赵老师你进來吧…”

    “我草,老子说了这么多你还不出來,还说什么当好朋友啊,庄老师你在扯淡吧?”赵纯良叫道。

    “我再怎么扯,也沒赵老师您能扯啊,您百般想让我下去,还不是为了突袭我?赵老师,我们西北边的人虽然比较耿直,但是我们也不傻啊。”庄老师大笑道。

    “好吧,这么厉害…”赵纯良叹了口气,说道,“看來今天晚上目标是沒有办法完成了。”

    就在赵纯良话音刚落的瞬间,突然西南军校所在城池内传來了一阵阵的喊杀声。

    那庄老师皱眉看向声音传來的地方,发现喊杀声是朝着城主府去的。

    “果然有诈…”看到一小群人奔着城主府去,庄老师一点都不介意,他冷笑一声,看向不远处的赵纯良,说道,“赵老师,您该不会真以为,我们西南军校,会被就这样给偷袭掉了吧?”

    “啊?…”赵纯良惊讶的看着庄老师,说道,“庄老师,你说什么?”

    “呵呵,赵老师,你把我们西南军校,想的太笨了点吧?”庄老师傲然笑道,“难不成你以为我们真的会相信你们大军压境,是为了攻城么?如此夜色,所有士卒的战斗力都只剩下白天的八成,如果这时候你们还敢攻城,就算你们真的打下了我们的城池,也绝对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到时候西北东北两大军校兵强马壮,你们分分钟就会被人当肥肉吃掉,所以,你们大军压境的目的,绝对不是和我们开战,既然如此,那城主府内的城主符,绝对是你们的最大目标,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我草,这都被你知道了……”赵纯良惊叫道,“你们怎么这么聪明?”

    “哈哈哈哈,虽然我们西南军校一直排在末尾,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西南军校的人都是傻子,这样的计谋要是看不出來,那我们也不配做西南军校的代表來参加这次竞赛了…”庄老师说道。

    “其实我有个疑惑啊。”赵纯良突然面色一冷,看向城墙上的庄老师,说道,“为何庄老师您,一定认为我们,不敢攻城呢?”

    赵纯良话音落下,远处突然传來一阵雷鸣般的声响,只见那停在两里地外的数千名兵卒,开始朝着赵纯良这边前进。

    “哈哈哈,你真要攻城,那我们也不见得怕了你们,这城墙上的守城弩,可不是摆着好看的……”庄老师傲然说道。

    就在这时。

    一个站着守城弩旁边的弩兵,突然惊叫一声,随后倒在了地上。

    黑夜下,大概二十个漆黑的身影,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來到了弩车的旁边…

    “有刺客……”有人大喊起來。

    噗噗噗。

    刀子捅进身体的声音不停的响起,整个城墙上顿时乱象环生。

    “杀刺客……”一个西南军校的学生带领几个重甲兵冲向了那一群刺客,顷刻间就将这些刺客斩杀干净。

    “什么味道?…”

    当所有刺客都被杀殆尽的时候,这个西南军校的学生,突然闻到了一个煤油的味道。

    就在这时,远处那些冲击而來的数千士兵,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前排的士兵全部蹲在了地上,后排的士兵突然前插。

    一道道火光,突然出现在军阵当中。

    原來竟是一群手持火箭的弓箭手。

    这火箭自然不是发射卫星的火箭,而是那被点燃的箭矢。

    “放箭……”周世军一声令下,数千只火箭飞向了远处的城墙。

    “这是煤油………”那斩杀了刺客的西南军校学生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叫道。

    只是,这一声惊叫,來的太晚了。

    火箭落在了城墙上,虽然经过成距离的飞行已经沒有了多大杀伤力,但是这些火箭的火,却点燃了那些带着煤油去刺杀弩兵的刺客的尸体。

    煤油瞬间被引燃,大火快速的蔓延,眨眼之间就将那几台守城弩给点燃了。

    熊熊大火将守城弩烧的噼里啪啦响,而那庄老师的心,也随着这声音一起,噼里啪啦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