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教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44章、别惹保安!

    第644章、别惹保安!

    秃子是无辜的。

    吕凯伦真正讨厌的人是方炎。

    吕凯伦的父亲吕中行与苏琪的父亲苏博崖是多年密友,也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因为双方的父辈关系极近,所以苏琪和吕凯伦也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一起玩耍,一起读书,一起旅游,两个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的关系。

    小时候,两家大人不只一次的说让他们俩人订娃娃亲这样的话。说者无意,听者却别有心思。

    吕凯伦喜欢苏琪,却又从来没有表达出来。

    但是,他知道,苏琪一定属于自己,正如他觉得自己也同样属于苏琪一样。

    苏琪还太小,太年轻。他想给她更多一些的时间,想让她得到更多的自由。

    他想,自己的这份心思苏琪应该懂。等到她玩累了,玩够了,就会重新回归到自己的怀抱。

    那个时候,一切都顺理成章,他们理所当然地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一辈子相亲相爱,成为彼此的唯一。

    吕凯伦把他们的未来想象得无比美好,他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开明大度的男人----要是其它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放任自己喜欢的女生游戏在这花花世界当中?

    一直到刚才李明明跑过去说他有了情敌,苏琪可能喜欢上了一个叫做方炎的男人时,王凯伦才察觉事情好像有了不一样的变化----苏琪,或许真的不再只属于自己。

    即使她不属于自己,她也不可能属于别人。

    这也是他带着一群人跑来调戏秃子,并且想要从他嘴里打听方炎信息的原因。

    只是那个小保安实在不知好歹,在他金钱所诱后仍然不为所动,这才激发出了他骨子里的戾气----

    打倒一个小保安,对他来说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因为身份的不对等,让他的这场胜利没有任何成就感,反而觉得在朋友面前打人损坏了自己一直以来保持的斯文儒雅形象。

    看到秃子被人用酒瓶放倒,王强和李军的酒意也醒了大半,大步朝着秃子躺倒的方向扑了过去。

    “处长----处长,你没事吧?”

    “流血了,快帮忙止血----”

    王强把自己身上的西装脱了上面,用衣服的布料按在秃子脑袋上的出血口。

    李军嘶声叫喊,说道:“快救人---谁帮忙救人----”

    方炎走到秃子面前蹲下,把王强的西装揭开,伸手摸了一番秃子脑袋上的伤口,说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说话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瓶褐色的小药瓶。拔开瓶塞,把大半瓶药都倒在秃子的脑袋上面,用手指头把它抹匀称。

    秃子没有头发,所以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步骤。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有着薄荷味道的药沫和秃子脑袋上的血水混合,然后变成了一团淤泥一样的糊状物体----

    那些糊状物体就是一层天然的止血膜。

    血止住了!

    方炎拾起王强的西装,擦拭自己满手的血水。

    “你们俩个照顾好他。”方炎说道。

    “方老师-----”王强哭丧着脸说道:“他们无缘故就动手打人-----”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方炎起身,一步步朝着吕凯伦站立的位置走过去。

    自从方炎出场,吕凯伦的视线就一直投放在方炎的身上。

    刚刚开始他并不知道方炎的身份,直到那个小保安喊他为‘方老师’,吕凯伦这才明白,这个家伙就是自己想要了解的方炎-----

    “又是一个小保安吗?”吕凯伦在心里悲愤地想道。他不喜欢自己的对手或者说是情敌是一个保安。那样的话,他觉得自己的格调被拉低了无数倍。传出去是一件多么丢脸的事情啊。

    和一个保安竞争女人,就算是赢了----又有什么乐趣可言?

    方炎一步步地走向吕凯伦,他的脚步很重,每一步都踩在在场所有人的心里。

    砰----

    砰----

    砰----

    -----

    或有心或无意,所有人都在心里计算着方炎的步伐。

    他并没有停歇的意思,就像是要和吕凯伦来一个当面对峙一样。

    吕凯伦的瞳孔微微收缩,他感觉到了方炎所带来的无形压力,感觉到了那每一脚都像是敲击在心脏上面的步伐----

    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他的小腿在不经意间抖动。

    他想要退却,想要逃跑。

    但是,他不能那么做。

    他是吕凯伦,是高高在上的公子哥-----他不能被一个小保安给吓跑。

    接近。

    无限接近。

    方炎一直走到了吕凯伦的面前。

    他的眼睛看着吕凯伦的眼睛,他的下巴都快要碰着吕凯伦的鼻子。他只要嘟一嘟嘴,就有可能亲吻上吕凯伦的头发----因为身高的优势,让他看起来非常的具有攻击性。

    方炎能够听到吕凯伦急促的呼吸,他能够感觉到他激烈的心跳。

    他知道他害怕了,他对他的情绪了如指掌。

    “你-----”吕凯伦张嘴想要说些狠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勇气。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的骄傲、他的自尊、他心底的狂傲和戾气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全都烟消云散。他知道方炎和那个被他一酒瓶子击倒的秃子是同伴,是‘老师’或者保安-----这样的身份都不会被他放在眼里。可是,他就是怕他。

    吕凯伦吞咽着自己的口水,声音颤抖地说道:“你想要干什么?”

    “做你刚才对我的朋友做过的事情-----”方炎说道。

    吕凯伦转身就跑。他可不想被酒瓶给砸中脑袋。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当这个男人当着他的面说出这句带有威胁意味的话时,他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到。

    方炎并没有去追他,而是脚尖一挑,一个空酒瓶便飞跃到了空中。

    等到酒瓶下落到一定高度的时候,方炎的身体跃起,一脚踢了出去。

    砰-----

    方炎就像是一个高超的足球运动员,而那个酒瓶便成了球员一脚踢出去的足球,没有任何悬念,足球击中目标----吕凯伦的脑袋。

    咔嚓----

    酒瓶发出清脆地破裂声音。

    吕凯伦的身体前冲几步,然后‘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啊-----

    一个女孩子的尖叫声音响起。

    “快来人啊,杀人了杀人了-----”

    “保安---保安----”

    “苏凯伦被人打伤了-----”

    听到外面的哭喊声音,别墅里面的人被惊动,一个个的全都跑了出来。

    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的中年女人看到躺倒在地上的吕凯伦,‘啊’地一声尖叫,大步朝着吕凯伦冲了过去。

    “凯伦----凯伦----你怎么了?天啊,有血---”

    苏博崖做为今天宴会的主人,看到院子里有伤者出现,急声发布命令,说道:“快把凯伦送去医院----附近就有一家私家医院。”

    几名黑衣保镖冲了过来,手脚麻利地把吕凯伦给抬起来朝着外面跑去。

    中年女人抓着苏博崖的手臂,说道:“苏博崖,你得给我一个交代-----”

    说完,就跟着被抬走的儿子朝着外面跑去。

    不待苏博崖询问,就有人把情况给苏博崖说了个清楚。

    “大伯,是他打伤了凯伦哥哥----他拿酒瓶丢凯伦哥哥的脑袋-----”

    身体微胖的吕中行眼神不善地盯着方炎,说道:“博崖,这位也是你的客人?”

    苏博崖知道自己这位老友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说道:“中行,你先别生气了。我们先问清楚状况----”

    “到底怎么样才能够算清楚状况?”吕中行不客气地说道:“他们都说得很清楚了,这个小瘪三打伤了凯伦,他用酒瓶砸凯伦的脑袋----你看看地上的那些瓶渣,就连酒瓶都被他给砸碎了,这得是多狠的心啊----”

    发生这样的事情,苏博崖的心里也非常地气愤。

    但是,这是女儿带来的老师,他至少要保持相应的礼数。

    苏博崖看着方炎,说道:“方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真的是你用啤酒瓶砸伤了人?”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刚才那个----他的名字叫做吕凯伦?他确实是我打伤的。”

    “方老师----”苏博崖的脾气再好,现在也有些压不住了。“你怎么能出手伤人呢?你是老师,为人师表这四个字的涵义你懂不懂?”

    “我懂。”方炎说道。“但是我也希望你们能够懂另外一个词语的涵义----众生平等。”

    方炎指了指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秃子,说道:“在你们急急忙忙忙地把吕凯伦送进医院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发现,这里还躺着另外一名伤员?就像是你们眼里只看到了吕凯伦被人用啤酒瓶砸伤,怎么就没有看到这里也有一个人被啤酒瓶砸伤?仅仅是因为前者是富豪的儿子,后者只是一名保安?”

    “如果不是你们挑事,又怎么会受伤?”吕中行怒火中烧,指着方炎大声喝道:“怎么?你打人还打出道理来了?”

    他转身盯着苏博崖,说道:“老苏,别怪我不给你面子----我不管你和这混蛋是什么关系,他如果今天不给我一个交代的话,就别想走出这个小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