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教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11章、全部都喜欢我!

    第411章、全部都喜欢我!

    如果说方浩赵诚信这些人不懂得墨石的价值,这也情有可愿。毕竟,墨石极少现世。很多人就是听都没有听过,更不用说亲眼见过了。

    据说文与可就是因为得了一块墨石而使他画的竹子和别人与众不同,看起来栩栩如生,就跟活的一样。晁补之写了一首诗送给他,其中有两句:与可画竹,胸中有成竹。这也是后世‘胸有成竹’这个成语的典故来历。

    陆婉在父亲陆睁的影响下博览群书,天文地理经史子集无所不通无所不晓。如果秦倚天没有点出这块石头的来历,她自己也没办法看出它的异样。

    但是,秦倚天指出这块石头产自极西之地的黑山,并且道出它的名字,陆婉便明白了这块石头的真正价值。

    奇异志有言:黑心魔石可见,红心墨石难寻。

    盒子里的这块就是古人所说的最难寻找的红心墨石。它的中间部位带有深红色,就像是烧红的炭火。

    一两墨玉价值千斤,这么一大块墨玉又价值几何?

    有些东西因为它稀有,已经难以用金钱来衡量它的价值。因为就算你有钱也不一定能够买的着。

    “宝剑赠英雄,墨玉送国手。”秦倚天笑着说道:“回家的时候,让叔叔给我送幅画就成了。”

    秦倚天无视陆婉的反对,又打开了第二个黑衣人捧着的盒子,看了一眼里面的事物,说道:“东海产的凤型珊瑚,我家里有两盆,摆起来有些重复,就给阿姨带了一盆-----”

    秦倚天扫了一眼客厅,指了指墙角的一张红木方桌,说道:“就摆哪儿吧。”

    “倚天,这不合适----真的不合适------”陆婉还想出声阻拦。

    秦倚天揭开第三个黑衣人手里抱着的大盒子,里面是一个银色的小碗,小碗里面装着一块黑乎乎的东西-----这是玄龟的壳磨的膏,切手指甲大小放在银碗里,用温水融合,晚上睡觉前敷在脸上可永葆青春,吞食可补气血精神。阿姨,这是特意给你准备的礼物,你到时候用着试试,如果效果好我再多给你切一些过来-------“

    嘘-------

    方家三姐妹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东西对女人来说简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秦倚天打开第四个巨大型的盒子,盒子里面是一个漂亮的鱼缸。两条红鱼在里面游来游去,一种像荷叶似的无根植物飘荡在水面上。

    秦倚天显然很喜欢这件礼物,拉着陆婉的手介绍着说道:“阿姨,这里面是两条红龙,养了几年,倒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图个彩头-----不过,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束无根白荷,原产地是长白天池,就像现在这样没有根的浮在水面上层。等到它开出白色的荷花之后,可以让整幢屋子,甚至整个院子里都清香阵阵,沁人心脾------”

    啧------

    不少人情不自禁的发出赞叹的声音。

    秦倚天还想打开下面的盒子,被陆婉给强拉住了,陆婉哭笑不得的看着秦倚天,说道:“姑娘-----倚天,这些礼物太贵重了,真的是太贵重了。每一件都价值连城,我们真的不能收。我知道了你对方老师的一片感激之情,方炎也会明白------但是这些礼物你一定要带回去。”

    在陆婉看来,秦倚天带来的这些礼物摆在一起都能够做为一幢宝藏,画一幅图丢出去就能够引起外界一阵疯狂寻宝潮。

    不管她是谁家的孩子,她的父母一定不会同意她把这些贵重的藏品随意的送给一个老师。

    陆婉甚至猜测,这个小姑娘带来的这些厚礼是不是趁着家人不在的时候偷偷让人搬出来的。

    归根结底,她也只是一个学生啊。

    秦倚天笑了起来,说道:“阿姨,这都是一些用得着的东西,你们就当是普通的物什给用了就好。什么石墨,也不过就是颜色浓烈一些而已。还有那无根白荷,不如一盆梅花呢。我讲出来你就当故事听听就好,别把它放在心上。既然我带出来了,阿姨无论如何都要收下。送出去的礼物,哪有转了一圈又收回去的?”

    “可是这些礼物-------”

    “阿姨,你不用担心。”秦倚天笑着安慰。她拉着陆婉的手走到另外一个盒子面前,说道:“你来看看这个盒子------”

    -----------

    -----------

    方炎连续输了好几把,把刚才赢的钱输完,甚至自己还把钱夹摸出来贴了一些本钱进去。

    当然,输钱的好处就是叶温柔也不再嫌弃他的脚臭时不时的踢他一脚。

    好不容易又赢了一把,正等着收钱时,方炎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方炎说了声抱歉,把手里的长牌放下,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方英雄打来的电话。

    方炎接通电话,问道:“什么事?”

    “小师叔,你快回来。你的学生----来拜年了。”方英雄声音激动的说道。

    学生?来拜年?

    方炎的第一反应就是蒋钦和袁琳过来了,因为他的学生当中只有这两个女孩子来过燕子坞知道他的家庭住址。但是,蒋钦和袁琳年前才回花城,她们的父母不可能让她们大年初一的就往燕京跑。而且昨天晚上打电话的时候,她们也说过要过完元宵节才会回燕京。

    还有哪个学生会来给自己拜年?

    “小师叔,你快回来吧。我正忙着呢,不说了。”方英雄喊了一句,竟然就挂断了电话。

    “他竟然敢挂自己的电话?”方炎实在是被气坏了。他们眼里还有没有自己这个长辈啊?

    “怎么?家里有事了?”老祖宗听到方炎的电话内容,把手里的长牌放在桌子上,说道:“有事就回去办事。我也累了,得休息一会儿。”

    牌场如战场,临阵逃脱都是大罪。

    方炎满脸愧疚,说道:“老祖宗,要不我再陪你玩几把?”

    “不用不用。我想打牌还怕找不着牌搭子?赶紧去忙你的吧。”老祖宗说道。

    方炎看了叶温柔一眼,说道:“说是有学生过来拜年,我先回去看看。”

    叶温柔不应,只是低头把玩着手里的长牌。

    等到方炎穿鞋离开,老祖宗笑眯眯的看着叶温柔,说道:“你这丫头,人家方炎过来是客人,怎么能直接就说人家脚臭呢。怎么?他赢了我几把就惹你不乐意了?”

    “他是个白痴。”叶温柔说道。

    “他不是白痴。他是个人精。”老祖宗轻轻叹息着,说道:“你是觉得他一直赢,担心我这老太婆心里不舒服。可是,他要是让我一直赢,我的心里就能舒服了?因为年纪大一些的缘故,总是处处被你们照顾----你不想赢我,喜儿这个傻丫头还假装打错牌给我吃。你爸直接不愿意和我打牌,你二叔三叔他们也不赢我。所有人都不愿意赢我,就是让我一个劲儿的去赢。刚刚开始还乐呵乐呵,被你们哄了这么多年,这点儿乐呵劲过去了,就觉得打牌没什么意思了。方炎那孩子是没把自己当外人,刚刚来的时候就拼命去赢,赢完之后再把赢的钱输出来----即让我这老太婆紧张了一阵子,又给足了我这个老太婆面子。你说说,就这么一点为我着想的细心劲儿,怎么能让人不喜欢他呢?”

    叶温柔呆滞良久,骂道:“他是个滑头。”

    老祖宗笑着点头,说道:“这次倒是骂对了。这小子就是个滑头。不过,刚才听电话里说有学生来给他拜年----什么学生呢,竟然能够找到咱们燕子坞来?”

    叶温柔同样疑惑,她知道不可能是她熟悉的蒋钦和袁琳,但是却也猜不出来到底是谁。

    突然间,她想起来那双在黑夜里比月光还要明亮的眼睛。

    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她仍然对那双眼睛记忆深刻。或许,任何人看到那一双眼睛都很难轻易忘记吧?

    “难道是她来了?”叶温柔轻声说道。

    “谁来了?”老祖宗问。

    叶温柔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

    老祖宗给喜儿打了个眼神,喜儿立即会意,说道:“老祖宗,我出去和杜娟她们玩一会儿。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转身就朝着门口跑出去了。

    叶温柔知道老祖宗是让喜儿去打探消息,也没有阻拦的意思。

    她从不勉强别人,也不喜欢别人勉强自己。

    方炎回到家里的时候,秦倚天正在后院给爷爷方虎威拜年。

    她把牧鹰提在手上的那只笼子接了过去,掀开笼子上面的黑绸,里面正活跃着一只全身雪白漂亮无比的扁嘴鸟儿。

    秦倚天将鸟儿递给方虎威,说道:“爷爷,这是金刚鹰,平时不叫,叫时如金刚怒吼,可驱除邪障,保人家宅平安----仔细一看,发现爷爷和这金刚鹰还有几分神似呢。看起来都是威风凛凛的。”

    方虎威伸手接过那只金刚鹰,哈哈大笑着说道:“这是从哪里来的女娃啊?说话做事都让人心里甜的跟喝了蜜一样----这礼物好啊,有了这只金刚鹰,我这瘸子就不用担心整天没事情可干了。”

    方炎一脸苦笑的站在门口,看着秦倚天的背影说道:“你这是要把我全家人都收买了吗?”

    “是啊。”秦倚天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我就是要让他们全部都喜欢我。”

    (ps:感谢恋wen轩兄的万赏,这是----轩轩小丫头的另外一名追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