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教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4章、疯狂的人质!

    第234章、疯狂的人质!

    古人用‘鸡鸣狗盗’来形容一些没有大才只会旁门左道投机取巧的人。

    装狗成裘助其脱身,学鸡啼叫能够骗开城门,这种技能在古时候就很适用,在现代也同样的很有市场。

    方炎所用的就是‘狗盗’之法,将身体骨头收缩,一直到整只手臂脱离刺血上面那八只章鱼爪子的钳制为止。

    以前有人能够装狗从狭小的猫洞里面钻出来,方炎的缩骨之能更是要远甚前人。

    章鱼箍手,最难脱离地就是手掌。宽大、肥厚,被八只章鱼爪给锁地紧紧的。

    方炎索性用左手把右手的五只手指头一一折断、将五根手指头捏成一团就像是炸油条时使用的面粉条似的。

    这是一个残忍又漫长的工程。

    残忍是因为你要将自己的指骨捏断重组,让他们给自己腾挪出更多一些的解锁空间。只有这样,也唯有这样才能够把这见鬼的爪子从自己的手臂上面取下来。

    漫长是因为你需要小心翼翼,不能被坐在对面的两人发现一丝一毫的异常。十指连心,无论多么的疼痛难忍,你的眉毛不能皱一下,你的脸上不能浮现任何一丝痛苦的表情。

    捏断骨头的时候,你不能露出破绽。等到把那刺血取出来之后,你仍然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更重要的是,在你做这一切的时候,需要一些掩饰。

    秦倚天的身体就是最好地掩饰。

    当方炎问她冷不冷时,虽然她还不知道方炎要做什么,但是她心里清楚方炎一定想要做一些什么。

    不然的话,以她对方炎的了解,他才不会主动关心自己冷不冷这种事情呢。

    秦倚天说‘冷’,然后主动把身体靠在方炎的怀里。方炎需要她的帮助,她也主动给方炎制造机会。

    面对这样聪明伶俐善解人意地小姑娘,方炎地心都要化掉了。

    于是,两人配合默契,在沙鹰没有任何防备之下把他的心脏给捅了个对穿。

    方炎袭击,沙鹰归西。

    生死也只是一瞬之时,一念之间。

    在方炎一刀捅死沙鹰的同时,黑衣女人已经从背后朝着方炎扑了过来。她的反应倒也不慢。

    方炎看也不看,手里的刺血都来不及拔出来,一拳朝后边轰了过去。

    黑衣女人化拳为掌抵挡。

    砰!

    取巧有余,劲气不足,她瘦弱的身体直接被方炎气势磅礴全力出击的一拳给打飞了出去。

    黑衣女人的身体撞在车厢的壁板上面,又反弹着滚落在地。

    方炎朝着黑衣女人扑了过来,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她做掉。这些人来自那个神秘的军火库组织,手上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武器层出不穷。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方炎血肉之躯实在害怕他们的炸弹轰炸。

    现在他们都在车上,稍有不慎就落得一个车毁人亡的后果。这不是方炎愿意看到的。

    他怕死!

    黑衣女人躺在地上不动,很是利落地将手腕上的电子手表给取了下来,高高地举在半空。

    这是她的态度,她的威胁。

    方炎地扑势截然而止。

    他蹲在黑衣女人的对面,眼神犀利地盯着她黑脸上面的每一个器官,捕捉着她脸上的每一丝细微的表情。就是睫毛轻轻地眨动一下也会分析她这么做的动机和目的。

    如果她表现出任何可疑的动作,方炎就会立即抽出刺血抱着她撞破玻璃跳下去。

    那样的话,秦倚天才会有一线活命的机会。

    当然,这还要建立在前面开车的那个狙击手反应没有那么快或者说心肠没有那么毒地前抻下。

    黑衣女人不说话,方炎也不说话。

    两人的身体全都绷地紧紧的,一个随时准备上去抢夺电子表。另外一个小心戒备,只要方炎稍有动弹就会按下遥控按钮。

    气氛紧张,危险之极。

    前面开车的蝙蝠听到车厢里面的声响,隔着一重门板喊道:“沙鹰,发生了什么事情?”

    沙鹰死了,没办法回答。

    方炎和蝙蝠都不会回答,谁先回答谁就泄气。

    可是,对蝙蝠来说,没有人回答,就等于是最清楚明白的回答。

    他的眼神闪过一丝阴厉,能做的也只是专心开车。

    他们现在正行驶在下山的山道上面,山路陡峭,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一个车毁人亡的下场。

    “不要动。”黑衣女人终于开口说话。“你敢动一根手指头,我就立即按下炸弹按钮。”

    主炎伸出了一根手指头,举在黑衣女人的面前摇了摇。

    这是挑衅!

    **裸的挑衅!

    “你该死。”黑衣女人眼神一凛,胸口大量的郁气堆积。这个家伙太无耻了,他这样做是在羞辱自己。

    她也开始后悔了,为什么不让沙鹰刚才一枪打爆他的脑袋呢?如果他死了的话,后面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吧?

    可是,明明他被刺血绑架,为什么他能够完好无损的脱身?看来自己还是太相信科技的力量了。面对真正的高手,就是他们最先进的武器和最坚实的天网也会有失败的时候。

    “别说这种没意义的话。”方炎说道。“我没办法做到一根手指头都不动,要是我鼻子痒,难道你还不许别人抠一抠不成?我向你保证不再向你发动攻击就是了。”

    “你不怕我按下按钮?”黑衣女人眼神里杀气弥漫。

    方炎指了指直到现在还插在沙鹰身上的刺血,说道:“那东西已经不在我手上了。”

    “那又如何?如果我按下按钮,炸弹爆炸开来,整个车厢都会被掀翻。你和你的女人都会被毒液腐蚀”黑衣女人威胁着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没有那么做呢?”方炎问道。这个愚蠢的女人,终于自己爆出炸弹的攻击范围了。如果她不说的话,方炎自己猜测没有答案,还要对这种东西小心翼翼。

    她一定没想到,她这么一威胁,反而让方炎变得更加有恃无恐起来。

    “”黑衣女人觉得自己的胸口又中了一刀。这个混蛋王八蛋,你的嘴巴这么恶毒你爹妈知道吗?你再敢刺激我,我就按下按钮和你同归于尽。

    方炎像是能够看穿她的所有心事,摆手说道:“别和我说你们经过组织的残酷训练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或者你们深感组织大恩愿意为组织死为组织去吃屎----这样的屁话我一句也不相信。能够活着,谁愿意去死?想必你也不愿意吧?拼命去杀人的人,也是最怕死的人,因为害怕自己杀不了别人却别被人所杀----”

    “这是一个恶魔。”黑衣女人在心里想道。他了解人心,也了解人性。虽然炸弹按钮掌控在自己手上,但是怎么看着是他掌控了话语权?

    黑衣女人觉得自己很没有出息。自己是职业杀手好不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专做这种无本买卖----怎么能够比人质还要怕死呢?

    “如果任何失败,回到组织我会生不如死----”黑衣女人说道。“所以,我不介意带着你们一起死。”

    “我就是知道你们有这样的困扰,所以我才愿意给你一个谈判的机会。”方炎一脸慈悲地说道,一幅我完全是替你们着想的模样。

    黑衣女人朝着他的脑袋上面瞄了两眼,没看到那种金光闪闪的圈圈啊。

    “你想谈什么?”黑衣女人问道。

    “你打不过我,对不对?”方炎说道。

    “”黑衣女人的全身都在颤抖。你别逼我,再逼我我真的要按了。我真地会按的。

    “单打独斗你不如我,虽然你手上有一个遥控器----但是如果你按下去的话,把我们炸死的同时,把自己也给炸死。所以,这个摇控器在你手上和在我手上没有什么区别。”方炎条理清晰地分析着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黑衣女人有些不耐烦了。打打杀杀才是他们的强项,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一言不合就把你炸成肉沫尸骨腐蚀,这才是他们军火库的行事风格。你云里来雾里去的绕了这么大一圈子,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你还没发现吗?”方炎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看着黑衣女人。“你们被我绑架了。”

    “”

    这已经不是往胸口捅刀子了,这是往他们军火库的脸上丢炸弹泼强酸啊。

    他们是来绑架杀人的,现在却听到人质对他们说----你们被我绑架了。这家伙疯了吗?

    你才是人质好不好?我们才是绑匪好不好?认不清自己的身份地位,还敢跑来和我们谈判?

    “我知道我这么说你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而且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但是如果你仔细想想的话,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方炎说道:“我没有你们那么贪心,勒索这个想要那个的。把那个手表给我,告诉我你们是受谁指使----然后把车子停在路边,我会放你们离开。从此以后,咱们后会无期。”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