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教师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18章、方炎,你太弱了!

    第218章、方炎,你太弱了!

    “看起来这个女人不是方老师的母亲”唐城终于看出来有一些不太对劲儿,出声说道。“我们被方老师骗了。

    “”秦倚天有种相当无语的感觉。不是‘我们’被方老师骗了,是你这种白痴被方老师骗了好不好?我原原本本就没有相信过。

    千叶薰转身看向秦倚天,用英语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这个女人她为什么要来殴打方炎老师?在这么多学生的见证下这不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吗?”

    千叶薰听不懂华夏语,更没办法听到舞台上方炎和叶温柔两人之间的对话,不知道这件事情和他的父亲千叶兵部有着密切的关系。

    “这是华夏国武者之间的ziyou切磋。”秦倚天说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击剑任侠,无所畏惧,这是真正的武者风范。”

    唐城可不这么认为,很明显这是方老师做了什么亏心事人家女方找上门来对他进行殴打xing的报复。情人眼里出西施,这话真是一点儿也没有水份。方老师都被人打成这样了,在秦倚天眼里还是比武切磋击剑任侠有这样的大侠吗?

    当然,唐城可不傻,他才不会当众戳穿秦倚天在国际友人面前的掩饰呢。

    他身体后仰,隔着中间的秦倚天和千叶薰讲话,说道:“习武之人,最注重ziyou两字。思想ziyou、jing神ziyou、行为ziyou,这样才能够成为真正的武术高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言不和大打出手,这对习武之人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在什么场合打架,旁观的是些什么人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

    看到秦倚天的眼睛扫了自己一眼,唐城的心脏就跳地急速了一些,说道:“方炎老师是极其罕见的太极高手,他的事迹传开之后,有一些人前来挑战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华夏国是一个全民好武的国度嘛。”

    “谢谢唐城君。”千叶薰一脸感激的说道。“我明白了。因为方炎老师名声在外,所以会不断的有人前来挑战,是吗?”

    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她的父亲刚刚出道时也经常遇到这样的挑战。不过,自从她父亲成为东洋第一剑客后,这种挑战反而越来越少,最后甚至都完全没有了。

    当你和对手的距离很近,他们会妒忌你千方百计地想着要超越你。

    当你把你的对手远远地甩开,他们只会羡慕你并且崇拜你。

    这是人xing!

    “这是不是代表着方炎老师,他还不够强吗?”千叶薰在心里想道。那么父亲和方炎老师的比赛父亲一定不会输吧?

    “真是一个很厉害的女子。”千叶薰看着台上的叶温柔说道。

    “是吗?”秦倚天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方炎的脸se变得无比凝重起来。

    看着正在向自己招手的叶温柔,沉声问道:“他有多强?”

    “很强很强。”

    “你知道?”

    “老酒鬼知道。”

    “千叶兵部以前来过华夏?”

    “十年前老酒鬼远渡东洋挑战全岛十三剑派,曾经和千叶兵部交过手。”叶温柔说道。

    “输了?”

    “老酒鬼那个时候的千叶兵部剑法还不够成熟。”叶温柔说道。

    “我明白了。”方炎点头说道。“这一次,我会竭尽全力。”

    两脚微错,脚尖自然画圆,双手手臂舒展开来,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就像是鸟儿在扇动着翅膀似的。

    守中用中,禅定归真。

    方炎心境平和,七识归一。

    忘物,忘掉了周围的一切。这不是什么学生课堂,也没有站在数百人的礼堂。他在一马平川的草原,他在伸手可摘ri月的险峰山巅,他在长江大河的岸边,在辽阔无垠的海滩

    忘我,自己是谁,自己做什么而来,为什么而去。没有勾心斗角,不懂yin谋阳谋,不问因不求果,人和太极融为一体。

    我是太极,我意太极。

    这一次,方炎选择了主动攻击。

    方氏梅花步施展开来,沿着叶温柔所在的位置转起了圈圈。

    他越走越快,身体渐虚,犹如幻影。

    他的手臂弧度拉动的也越来越快,就像是马力开到最大的风扇。

    如果细心留意,就会发现方炎奔走的轨迹是一个圆圈,双手挥舞的角度是一个圆圈。无圆不太极,而方炎和叶温柔恰好又组成了太极的yin阳两极。

    落脚无声,白烟翻滚。

    头顶的灯光仍然那么炽烈,可是,在大家的面前,在无数人注视着的眼皮子底下,方炎和叶温柔的身体就那样的消失不见。

    他们成了一个圆圈,被一股子不知道是灰尘还是白气的物质给包裹起来。密不透风。

    台下观众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觉得这剧情越来越不好看了。

    因为,他们看不明白也看不清楚了。

    还是之前看到的那种拳拳到肉jing彩,甚至连叶温柔提着课本打方炎的脑袋那样的画面都不如

    他们俩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正在大家看的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的时候,巨大的爆炸声音突然间强行蛮横地冲进了耳朵。

    轰

    白烟散尽!

    大家觉得耳膜生痛,方炎和叶温柔终于再次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不同的是,叶温柔站在原地不动,而方炎则被推开到了好几米之外的墙角幕布位置。

    方炎的嘴角和鼻子带着鲜血,看起来受伤颇重。

    “这就结束了?”

    “这特技太假了吧?”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气体大爆炸?”

    要不是现场的气氛过于诡异和压抑,都有人想要跳起来说要换台了。这都演的是什么玩意儿啊?

    “仅仅是这样吗?”叶温柔看着远处被她轰开的方炎,说道:“太极之境的yin阳合一法则?”

    仅仅是这样吗?

    方炎的嘴角和鼻子在流血,心头也在滴血。

    他用的确实是太极之境的yin阳合一法则。我是太极,我意太极。世间万物无不太极。

    他的步伐是圆圈,他的掌法也是圆圈。他沿着叶温柔旋转,是想用自己的阳极来‘融合’叶温柔的yin极。

    yin阳合一法则,只要叶温柔被自己‘合一’,那么,她就成了自己的待宰羔羊。是打是杀是亲个小嘴摸个小胸,完全都由方炎来决定。

    退圈容易进圈难,不离腰顶后与前。所难中土不离位,退易进难仔细研。此为功功非站定,倚身进退并比肩。能如水磨催急缓,云龙风虎象周全。

    听起来高深,用简单易懂的话来讲就是:方炎想用太极圈把叶温柔圈住好让两人合二为一成为一个圆圈然后对她进行控制和非礼噢,没有非礼。结果叶温柔拒绝了方炎的融合还抽了他一巴掌

    yin极太盛,阳极萎靡。面对叶温柔这样的彪悍女人,方炎痛苦的想要用脑袋撞墙壁。

    “只有外星人才能够收拾她了吧?”方炎在心里想道。

    叶温柔对着方炎竖起了一根手指头,说道:“恭喜你,你有了一线获胜的机会”

    “再来。”方炎抹了把嘴角的血渍,恶狠狠地说道。

    这一次,仍然是他主动朝着站在圆心不动的叶温柔冲了过去。

    轰

    方炎再一次飞了出去。

    他的后背撞击在舞台上那张用来放置课本的课桌上面,讲桌还没来得及摔倒就已经支离破碎,木块纷飞。

    “两重机会。”叶温柔站在原地不动,对着方炎竖起了两根手指头。

    方炎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弹跳起来,再一次朝着叶温柔扑了过去。

    轰

    方炎再一次被打飞了出去。

    哐

    他的身体撞在礼堂墙上,将那厚实的墙壁撞出一个凹洞,泥沙嗖嗖掉落,就像是刚刚承受了一场轻微的地震。

    方炎的头发凌乱,衣衫破烂。脸上身上被划出无数条口子,看起来凄惨狼狈。

    他的身体靠在墙壁上面,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嘴角仍然在流血,鼻子就像是开了一个口子血水流敞的更急。

    他不能动,也不想动了。

    叶温柔终于离开了原来的位置,她后退了几步,退到了舞台的边缘。

    她看着方炎,伸出了三根手指头,让人听起来声音冰冷没有任何人情味,说道:“三重机会。也不过是三重机会。方炎,你太弱了。”

    她从地上捡起那本语文课本,那是她进门时为了敲击方炎的脑袋顺手从一个学生桌子上抽走的。

    她的脚尖轻轻一点,人便跃到了舞台下面。像是一只漂亮的黑se蝴蝶。

    她把课本放到那名男生的桌子上,说道:“谢谢。”

    然后,在无数人的眼神注视下,她昂着脑袋,踩着那有着细长尖锐鞋跟的高跟鞋朝着礼堂门口走过去。

    咯!

    咯!

    咯

    声音清脆悦耳,每一声都好象敲击在全场所有人的心里。

    哗

    礼堂门拉开。

    哐

    礼堂门又重新关上。

    呕

    叶温柔再也忍不住了,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在学校的cao场,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