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户式暗恋

把本章加入书签

73.第73章

    第73章

    “怎么会这样……”盛夏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都快爆炸了的微博后台, 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直到余灿连推了她好几把,她才愣愣地说了句, “就这么一张脸都看不清的照片……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谁让你家男神长得帅呢, 这年头的小姐姐们对于帅哥的追求,那可不比对毛爷爷小。尤其是那些追星女孩,为了见心爱的爱豆一面,大把撒钱算什么?风里来雨里去她们都在所不惜好吗!”

    余灿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了,正抱着从盛夏手里抢来的半个西瓜, 一边用勺子挖果肉吃,一边感叹道, “不过这件事对你家男神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 要是操作得好,一步登天也不是没有可能,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呢!就我刚才给你看的那几个吃瓜群众们选出来的疑似你家男神的人, 就大部分都在想方设法地蹭你家男神的热度呢。还有那个方琦, 明明马上就可以出来说明照片里的人是谁,阻止事态进一步发展的,可她也是迟迟没有露面,由着大家揣测。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她知道这件事要是闹大了, 对她对你家男神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盛夏还是有点没回过神,但余灿的话很好地安抚了她。

    “不是坏事就好……”她下意识凑过去叼走余灿刚挖出来的果肉, 边吃边茫然道, “但是我的微博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

    又挖了一块果肉, 结果刚送到嘴边, 就又被盛夏抢先一步叼走了什么的,余灿:“……”

    盛夏没发现小伙伴偷偷地抱着西瓜转过了身,晃了晃自己咚咚直响,不断有新信息涌进来的手机,心慌慌地说:“他们全在问我我微博里这些画像,是不是就是照片上的小哥哥,那我那什么,要不要回答呀?”

    “当然要,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事情炒得再热一点,你再出来承认你家男神的身份,这样感觉会更好……”余灿趁她忙着说话,赶紧往嘴里塞了一口果肉,然后才含糊不清地说,“但素这个事情你坠好还是先问问你家蓝神,看看他和他背后的团队是肿么打算的……”

    “不行!”不等她说完盛夏就一个激灵直起了身,“不能让他知道这个博主是我!”

    余灿被她吓得把本来要吐的西瓜子一口咽了下去:“……?!”

    “我微博里那些东西,”盛夏心慌意乱地挠了挠脸,“那什么,太羞耻了,绝对不能让他看到,不然我……啊,要不我清空微博吧?!”

    余灿回神:“……这事儿都出了好几天了,没准他早就已经认出你了。而且你现在要是把微博都清空了,事情就没法继续发酵了,万一你男神的老板他们已经制定了什么让你男神一飞冲天的计划,你这么做就是在坑他们了。”

    盛夏被她吓了一跳:“什么?那怎么办?!”

    “不是,你俩不都已经在一起了么,这还有什么不能让他知道的?”余灿纳闷地看着她,“他要是知道你暗恋他暗恋了这么久,肯定得高兴死吧?”

    盛夏一愣,喃喃道:“那可不一定,没准儿会觉得可怕呢……”

    “什么?”她声音很小,余灿没听清。

    “没什么,反正……反正不能让他知道这个博主是我。对,只要他不知道是我就没关系了!”盛夏说到这眼睛一亮,拿起手机找出微博里所有可能暴露自己身份的微博,还有那些凌致曾在她的素描本上看到过的画像,把它们全都设置成了仅本人可见——本来是想直接删掉的,但她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舍得。

    这些东西,对别人来说可能什么都不是,对于她来说,却很珍贵很珍贵。

    如果可以,她希望她可以永远留着它们。

    余灿有点不明白她是怎么了,刚想说什么,手机响了。

    她低头一看,注意力顿时就被转移了:“哎哟差点忘了正事儿!就是之前咱们在X市遇到的那个陆飞,你还得吧?他说你那天穿的那双凉鞋很好看,想买一双差不多类型的送给他妹妹,说是他妹妹喜欢那种风格,让我帮忙问问你是在哪家店里买的。”

    盛夏正在反复检查有没有被自己漏掉的微博,一听这话顿时惊讶地抬起了头:“什么?那个程咬……不是,你什么时候跟他这么熟了?”

    又想到她这几天好像挺忙的,不仅没怎么来她家找她,就连微博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她都没有像以前一样第一时间就知道,盛夏顿时顾不得其他了,忙眨着眼睛凑过去问,“灿总呀,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余灿差点一口西瓜喷出来:“想什么呢你!”

    盛夏歪着脑袋瞅着她:“那你说说你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呀。”

    余灿抽了一下嘴角,赶紧解释说:“我这不是马上就要参加海选了么,那个陆飞,他是专业学音乐的,对这方面的东西比较懂,我就请他帮个忙指导我一下。至于我俩为什么会聊上,是因为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他发的他自己写的歌儿,觉得挺好听的,就夸了他一句。然后他这人挺热心的,听说我报名参加了‘超级明星’,就给了我一些建议,这不一来二去就聊起来了么。”

    “哎呀呀,原来是这样呀……”

    “放心吧,我跟他最多就能成为哥们,男女朋友那是不可能的,这家伙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当然我应该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我看他朋友圈里那些一起合照的小姐姐,都是锥子脸网红款,长得都差不多的。”余灿摆摆手堵住了盛夏后面的话,然后才随口道,“说到这,他之前本来还想加你微信,亲自问你鞋子的事儿的,但你不是不喜欢加陌生人么,我就帮你给拒了。”

    她都这么说了,盛夏对这个话题就没有什么兴趣了,不在意地点了一下头,找出那双鞋子的某宝链接发给了余灿。

    余灿一收到就给陆飞转发了过去:热热说她那鞋子是在网上买的,地址发你啦。

    这几天花样百出,想借口想得头都快要秃了,却还是没能成功要到盛夏微信的陆飞:“……”

    一点也不想说谢谢呢。

    还有这个余灿是怎么回事?她是真看不出来自己想追她朋友还是假看不出来啊???

    ——事实上余灿是真没看出来,因为她压根没往那方面想过。再加上陆飞又怕两人还不是很熟的情况下,自己说的太直接会让她反感,干脆把他给拉黑了,所以一直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什么的,她就更感觉不到了。

    她不让陆飞加盛夏的微信,还总是在他假装不经意地提起盛夏的时候堵他的话,纯粹是因为她知道盛夏不喜欢加陌生人好友,也不喜欢让不熟的人知道自己太多事。

    然而陆飞不知道,他觉得余灿没准儿是偷偷看上了自己,所以才不愿意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他认识。

    啧啧,真是个心机girl,要不是实在找不到其他人帮忙打探盛夏的消息了,他才不会整天在她面前装知心大哥哥呢。

    余灿可不知道某个戏精在脑补些什么,见他半天没回自己,也没在意,啃了盛夏大半个西瓜,又跟她扯了几句闲话,就回家继续准备比赛节目去了。

    盛夏目送她离开,然后赶紧用平板注册了一个微博小号,密切地关注起了这件事的进展——大号她是不敢一直开着了,这咚咚咚个不断什么的,太吓人了。

    至于男神那边,她一想到就心慌,根本不敢去问,只不停地自我安慰道:男神要是已经看到她的微博,认出她的身份,肯定早就已经给她打电话了。可这几天他们俩打电话,他一个字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这说明他肯定是忙着工作,还不知道这些事。现在她又把可能暴露自己身份的东西全给藏了起来,他应该是没法再发现她的身份了……

    老天爷保佑,千万不要让男神发现她的身份呀嘤嘤嘤!

    ***

    大概是盛夏的默默祈求起了作用,凌致一直到这天晚上才看到盛夏微博上那些关于他的画像。

    那张机场照在微博上引起了轰动的事情,陈立前几天就告诉他了,只是他忙着工作,对这种八卦消息也没什么兴趣,就只看了两眼,没怎么认真关注。

    这天晚上,还是方琦给陈立打电话商量这件事后续要怎么处理,陈立又来问他这画上的人到底是不是他,他才知道那张照片引发的讨论不但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消下来,反而越来越激烈了。

    凌致觉得这些网友真的挺闲的,认真地翻了翻那个名为“今天的男神也超帅”的微博账号,最后挑着眉头下了结论:“这些画上的人确实是我,但我不知道这个博主是谁。”

    他身边暗恋明恋他的女生挺多的,这个博主画画从来不落款,画风还特别多变,一会儿素描肖想,一会儿水彩插画,一会儿板绘Q版,让人无法确定她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另外她的微博里除了他的画像,就是一些透露着沙雕气息的搞笑图片和搞笑视频,偶尔几条感慨或者是吐槽,也纯粹是抒发一下自己的心情,没有透露出半点个人信息,他一时间实在没法确定她的身份。

    “会不会是你女朋友?你记得你说过,她就是学画画的。”

    凌致第一反应也是盛夏,但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如果真是她,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还有这博主说话的语气,虽然有些时候和他家小姑娘很像,但内容却很大胆,比如刚才他就看到了一条她吐槽某个男明星屁股不够翘,身材不够好的微博。

    他家小姑娘胆小又害羞,绝对不可能说那样的话,所以应该不是她。

    “行吧,反正这人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等这件事的热度上得差不多的时候,咱们得想办法让这人承认她画的就是你才行。”

    凌致点头笑了起来。

    他这会儿心情很好。

    “超级明星”再过几天就要正式开始海选环节了,叶天浩前两天刚给他打了电话,希望他可以作为公司副总的身份,在节目正式拉开序幕的那天上台给大家鼓鼓士气,也好为节目炒炒热度,给大家制造一些比如“华明传媒的副总是陈立大佬最新签约的模特,还是个准大学生”之类的谈资。

    凌致答应了。

    只是光凭他之前那点知名度是不可能直接把整个节目拉起来的,所以这几天他一直在想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他打响这重要的第一炮。

    结果还没想出来,就有人把机会送到了他面前,简直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对了,合作方那边临时加了点拍摄任务,咱们这次的拍摄周期会加长一点,你做好心理准备。”陈立这时突然又道。

    凌致回神,意外道:“要加多久?”

    “也就一两天的样子。”

    一两天,那他应该能在高考录取结果出来之前赶回去,凌致点了一下头表示没问题,等陈立离开之后,就给盛夏打了个电话。

    盛夏听说他要迟几天回来,先是一愣,有点失落,但想到见了面,没准她就会露出马脚,暴露出自己的微博账号,她又暗暗松了口气:“我知道啦,你放心地工作吧!等你回来的时候你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呀!”

    “嗯。”凌致隔空亲了她一口,笑说,“真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