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户式暗恋

把本章加入书签

56.第56章

    第56章

    盛夏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吻得差点窒息。

    要不是凌致及时放开了她, 她很可能已经把自己憋晕了。

    凌致:“……”

    凌致哭笑不得地看着这眼神茫然, 小嘴微张, 正呼呼喘着气的小傻蛋,拉着她在旁边的公园椅上坐了下来。

    “紧张?”少年气息也乱, 不仅乱,还沉,耳朵也烫得厉害。不过他装得淡定, 天色又黑, 所以看不大出来。

    盛夏回过神, 红着脸声细若蚊地支吾道:“有、有点……”

    心里却是在嗷嗷尖叫:

    这可是她的初吻呀!!!

    亲她的还是她肖想已久的男神!!!

    没有直接昏过去,已经是她胆识过人了好吗!!!

    “那以后多练练, ”凌致看着她,突然轻笑了一声, “多练练就不紧张了。”

    盛夏:“……”

    盛夏被他撩得骨头都软了, 捂着通红的小脸“啊”的一下转过了身:“你你你你别说了!”

    再说下去她今晚都不用睡了!

    凌致被她逗得笑出声, 拽着她的小揪揪把她扯回自己怀里,目光盯住了她嫣红水亮的唇:“我可以不说,但不知道热热同学打算用什么东西堵我的嘴嗯?”

    他声音低低懒懒的, 含着浅浅的笑意,听起来暧昧又勾人。盛夏无法抵抗这样的诱惑,咽了一下口水, 又咽了一下口水, 最后终于鼓起勇气搂住他的腰, 仰头亲了上去。

    这一次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也相信自己不会再闹笑话,结果嘴巴还没亲到人家,手先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哎呀!”盛夏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低下头,朝他腰间看去,“什么东西扎我?”

    “什么什么东西?”凌致这会儿满脑子都是小姑娘香香甜甜的吻,闻言没有马上反应过来,只下意识伸手往外套兜里掏了一下。

    然后就掏出了两只用纸巾包起来的螃蟹钳子。

    “……”

    凌致嘴角微抽地回了神,这是他之前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打包起来的,因为小姑娘临走时恋恋不舍地盯着桌子上剩下那些螃蟹腿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他挣扎了一下,还是认命地把那两只大钳子拿出来,放在了盛夏手里:“不是还没吃够吗?吃吧。”

    没有他原本打算准备的鲜花气球,也没有他预想中应该有的巧克力,只有情敌送的红玫瑰和两只香喷喷的螃蟹钳……

    这就是凌致对他和盛夏在一起的第一天,最深刻的印象。

    不过,只要她觉得开心,怎么都好。

    看着愣了一下后,捧着那两只大钳子欢呼出声的小姑娘,少年顿了顿,漂亮的唇角高高扬了起来。

    ***

    盛夏当着男神的面,美滋滋地啃完了那两只大钳子。

    一开始她还有点不好意思,想着带回家再吃,但是大钳子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她挣扎了好半天,还是没抗住。

    怕男神觉得她太贪吃,她特别机智地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海鲜就得现做现吃才行,再放一会儿就不新鲜了。”

    凌致被她这机灵灵的小模样逗得不行,帮着她扒了一只壳,把肥美的蟹肉递到了她嘴边。

    盛夏心花怒放,眼睛都眯起来了,“啊呜”一口咬下去,发出了心满意足的赞叹声:“真的真的太好吃啦!”

    凌致本来没觉得饿,看她吃得这么香,莫名有点发馋,正想说什么,盛夏的手机突然响了。

    “哎呀纸、纸巾!”盛夏忙擦了擦油乎乎的手,然后才掏出手机接了起来,“喂?”

    “热热啊你们现在在哪呢?还在那个海天酒店吗?”

    电话是盛妈打过来的,听声音有点严肃。盛夏一愣,忙道:“没有,我们吃完了,现在在离海天酒店不远的,一家叫做唱响的KTV里唱歌呢……”

    “好,那你跟老师同学们说一声,家里有事要先走,然后下楼在那个门口等我们!”盛妈飞快地说,“刚才你姑姑打电话来,说是你奶奶今天下午从楼梯上摔下来了,现在情况不大好,让咱们赶紧赶回去,见她最后一面。”

    “什么?!”盛夏愕然惊叫,“从楼梯上摔下来?!”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还不清楚,先回去再说吧。那毕竟是你奶奶,你也不好不去……行了,我们马上就到了,你赶紧下来!”

    盛妈说完就挂了电话。盛夏愣愣地盯着手机,半天才在男神的轻拍下回过神:“我、我家里出了点事,要先走了……”

    盛妈声音大,盛夏靠他又近,凌致基本都听到了,他点头“嗯”了一声说:“路上小心点,到了给我发微信。”

    盛夏应声,心情有点复杂。

    她奶奶一向不喜欢她和她妈妈,还总是为了姑姑一家来逼迫她爸爸,盛夏心里很不喜欢她。但突然听说她出了这么大的事,甚至很可能就是最后一面了,她心里一点也没觉得高兴,反而说不出的茫然惶恐。

    凌致不知道她和她奶奶之间的关系,见她皱着个小脸不说话,以为她是伤心,也没再说什么,只在分别的时候安慰似的说了句:“等你回来,带你出去玩。”

    盛夏一愣,回神:“去哪里玩?”

    凌致揉揉她的脑袋,笑着卖了个关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盛爸的车很快就到了,盛夏上了车,一家四口连夜赶回了老家的医院。

    盛奶奶躺在病床上,还剩下最后几口气,医生说她是年纪大了,又磕到了脑袋,导致颅内出血,再加上事发的时候家里没人,没有得到及时的抢救,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情况。

    盛爸一听眼泪就下来了。

    盛奶奶怎么说都是他的亲妈,就算平时偏心了点,还总是为了妹妹为难他,那也还是他生养了他一场的母亲。看着这个样子的她,他怎么可能不伤心难过?

    不只是他,盛妈眼睛也有点发红。

    婆媳俩虽然感情不好,可毕竟认识了那么多年,生老病死面前,也没人会再去想那些生活上的摩擦与龃龉。

    “妈!是二哥,二哥来了!还有小川,您快看看他们,他们来看您了!”说话的是盛夏的姑姑盛晓芳,她边说边哭,眼睛红肿,看起来狼狈又可怜。旁边她老公蒋明海和一双儿女也是哭的哭,擦眼泪的擦眼泪,看起来情真意切。

    盛奶奶浑浊无力的眼睛里闪过几许心疼,抓住凌爸的手腕,提起一口气断断续续地说:“我……我就要去找你爸了,以后没法再看着你们……你……晓芳是你亲妹妹,我放心不下她,你要还有一点孝心,就……就再给她两百万,让我死个瞑目……”

    这话一出,屋里顿时一片死寂。

    盛爸不敢置信地看着床上的老母亲,红红的眼睛里眼泪一下就停住了。盛妈也是整个人一呆,猛然抬起头盯住了一旁的盛晓芳。

    盛晓芳没敢看她,只是拉着一双儿女和瘸腿的老公趴在床边哭:“妈您说什么傻话呢!女儿舍不得您,您可不能就这么丢下我们走了啊!”

    “是啊妈,您一定会好起来的!”蒋明海也擦着眼泪哭得痛不欲生,好像床上这个不是他岳母,是他亲妈似的。

    他们才八岁的儿子蒋立超也哭得满脸都是眼泪鼻涕,只有十六岁的女儿蒋晓春垂着脑袋坐在一边,没有哭嚎,只是默默擦着通红的眼睛。

    盛奶奶一看他们这样,越发心疼不舍,枯瘦的手死死扯住盛爸,一副“你不答应我我就是死也不会安息”的模样。

    盛爸盛妈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盛晓芳两口子连夜叫他们回来,哪里是因为老太太想见他们,分明是他们生怕老娘死了之后就没人再帮他们要钱了,想趁这最后的机会一次性多捞点呢!

    不仅盛爸盛妈,盛夏和盛川也看明白了。

    两人被恶心得够呛,尤其是急脾气的盛川,冷笑一声就要说话,被盛妈拦住了。

    “妈,不是我们没有孝心,是我们手上真的没有那么多钱了。要是有,我们怎么会一直住在东风巷那么个小破地方?早早就搬大房子去了不是?”盛奶奶一听这话就喘了口气要反驳,盛妈没让,直接大声盖过了她,“不过您放心,怎么说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我们不会真的不管晓芳的。您之前不是一直念叨着老家这边的学校不好,会耽误小超上初中吗?这样吧,我答应您,我们会想办法把晓春小超这俩孩子转到市里最好的学校去,好好栽培他们。您这么英明,应该知道再多的钱都有花光的一天,可他们学到的知识却永远都是他们的。至于钱这东西,等他们以后有出息了,想要多少赚不到呢?”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然后盛爸就眼睛大亮,连连点头说:“对,玉秀说得对!这做父母的,奋斗来奋斗去还不都是为了孩子!晓春小超是我的亲外甥,我肯定不会放着他们不管的!”

    盛夏也忍不住在心里给她妈妈鼓起了掌。

    这反应可真是太机智了!

    她爸爸是个孝顺重感情的人,奶奶临去之前就这么一个要求,虽然很过分,可她要是真的因为他们的拒绝含恨而终,爸爸心里只怕是会难受一辈子。姑姑姑父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才会撺掇奶奶提出这样的要求。

    现在妈妈拿表妹表弟的前途让他们选择,姑姑姑父会怎么选盛夏不知道,但她知道她奶奶肯定会选择前者——表妹蒋晓春先不说,她表弟蒋立超那可是她奶奶的心尖肉,只要是为他好的事情,奶奶不说一口答应,也肯定会犹豫的。

    果不其然,盛奶奶愣了一会儿之后渐渐放开了抓着盛爸的手:“你……你们说到做到?”

    盛妈点头:“妈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发誓。”

    盛爸也点头附和。

    盛爸厌恶盛晓芳两口子,可孩子是无辜的,他对蒋晓春蒋立超这俩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待见,相反,盛晓芳两口子重男轻女得厉害,对蒋晓春这个女儿向来是非打即骂,盛爸一直挺心疼这个外甥女的,平时没少偷偷给她买东西。

    又想到盛妈这是什么都替自己考虑到了,盛爸心里感动极了,被老母亲伤到的心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然而盛晓芳两口子却不同意这个提议——他们最近看上了一个特别好的项目,急着拿这两百万去投资赚钱,同时也觉得儿子才刚上小学,没必要那么着急去想初中的事。至于女儿,早晚要嫁人的,就更没必要了。

    两人反应过来之后,也顾不得装伤心了,连连说盛爸盛妈这是缓兵之计,想要糊弄他们。

    眼看盛奶奶越来越灰败的脸色又变得迟疑了起来,盛夏心里有点紧张,就在这时,一旁的蒋立超突然擦着眼泪说话了:“我想去大城市念书!姥姥您放心,我肯定好好念,以后考上清华北大,给您争气长脸!”

    所有人都很惊讶——这可不像是蒋立超能说出来的话,这孩子平时最贪玩了,什么时候对学习感兴趣过?!

    只有离他和蒋晓春最近的盛夏注意到了一个小细节:就在刚才,她那个在家里也好,在外面也好,向来都是沉默寡言,毫无存在感的表妹蒋晓春,悄悄跟蒋立超说了一句话。

    虽然不知道她具体说了什么,但蒋立超明显是听了她的话,才会有这样的反应。盛夏惊讶地看着蒋晓春,这个表妹,好像和她印象中有点不一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