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户式暗恋

把本章加入书签

55.第55章

    第55章

    突如其来的“凌致哥哥”吓了盛夏一跳,也吓了金卓文一跳, 两人下意识转过头, 就看见不远处的路灯下, 一身黑色长袖运动服的凌致正看不清神色地站在那。

    他身边,一个头发染成浅紫色, 打扮得中二又朋克的女生正开心地看着他:“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何珊珊,前几我们天在医院里见过!”

    何珊珊……不就是那个何教授的女儿吗?之前在医院里骂过男神妈妈的!

    盛夏愕然,她怎么会在这里, 还态度大变, 一副对男神很友好的样子?

    凌致也不知道何珊珊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闻言从金卓文手里那束刺眼的红玫瑰上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不记得。”

    “哎呀, 之前是我不对,没搞清楚状况就瞎说, 我爸妈已经跟我解释过了, 我那什么, 我明天就去跟阿姨道歉!凌致哥哥你就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咱们很快就是一家人了呢!”

    何建华确实第一时间就叫上前妻,认认真真地跟何珊珊解释了一下他们之间的事情, 何珊珊一开始听不进去,后来是发现亲妈也已经有了另外的男朋友,这才终于接受了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复合的事实。又听说那天那个超级大帅哥是范玉兰的儿子, 以后很可能成为她名义上的哥哥, 何珊珊才重新高兴起来——先别管什么哥哥不哥哥的, 她只知道,有了她爸和他妈这层关系,她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至于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看,谁知道她爸和他妈能不能长久,她和他又能不能成呢。反正没有血缘关系,先追了再说呗!

    要是能追到这么个大帅逼做男朋友,她就能狠狠打那个背着她劈腿的死渣男的脸了!还有他那个婊里婊气的劈腿对象,她非嫉妒死她不可!

    这么想着,何珊珊就伸手拽住了凌致的衣袖,撒娇讨好似的晃了晃:“哥哥你就原谅我吧!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事情很过分,伤害到了阿姨,但我真不是故意的,是有人在里边儿挑拨,我才会误会阿姨的。我爸已经狠狠批评教育过我了,哥哥你要是还生气,骂我打我都行,就是别不理我,不然我爸跟你妈都会为难的……”

    凌致还没有反应,盛夏已经瞪圆了眼睛。

    这人怎么回事?

    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的呀!

    她心里不高兴,下意识就要跑过去阻止,却被还在眼巴巴等着她回答的金卓文给拦住了:“夏、夏夏?这花……”

    盛夏一看他红红的脸和手里红红的花,又懵了一下,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她同桌是认真的。

    虽然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但他喜欢的真的是她,而不是唐劲。

    盛夏受宠若惊,但更多的还是不知所措。

    她从来没有被人表白过,这是第一次。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让同桌在明白她心意的同时,又不会太过伤心。

    “我……”

    见她“我”了半天也没有“我”出什么东西,金卓文心里有点失望,却也没觉得意外——就算夏夏没有和唐劲在一起,看她之前那个样子,也是有点喜欢唐劲的,这样的情况下,她当然不可能马上接受他的追求。

    不过没关系,只要他们没有在一起,他就还有机会!早晚有一天,他会让她忘了唐劲那个讨厌鬼的!

    金卓文想着就又有了勇气,也顾不得不远处还有围观群众了,忙把那束红玫瑰往盛夏眼前一举,红着脸说:“你放心,我、我不是要你现在就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只是……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这话一出,盛夏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同桌是个好人,她不想伤害他,可她心里已经有人了,不可能再答应他的追求。这、这要怎么拒绝,才能让他不那么难受呢?

    小姑娘努力转动混乱的脑子,试图想出一种态度明确但不那么伤人的拒绝方式。

    可还没等她想出来,那边的男神突然淡淡地说了一句:“你这是在威胁我?”

    盛夏的注意力本来就不受控制地飘了一半在那边,听见这话,目光顿时就忍不住再次往那边转去。

    然后她就看见何珊珊整个人都快贴到男神身上去了。

    “……!!!”

    盛夏顿时就气鼓了腮帮子。偏这时何珊珊又看似撒娇实则得意地说了句“我哪敢呀,我只是觉得我们要是相处好了,你妈妈肯定会开心的”,小姑娘愣了愣,气坏了。

    这个何珊珊,她居然拿男神妈妈要挟男神和她亲近!

    不要脸!

    讨厌!

    又见男神好像有投鼠忌器,向对方低头的意思,盛夏急得血冲上脑,扭头就对金卓文说了句:“同桌你等我一下!”

    万万没想到会等到这么个答案的金卓文:“……???”

    一看,小姑娘已经跟个小炮仗似的冲向凌致。

    “……”

    金卓文茫然之余,突然有种不大美妙的感觉。

    那厢,盛夏已经跟只护崽的老母鸡一样,一把拉过男神护在了自己身后:“你、你不许碰他!”

    凌致低下头,目光晦暗不明地看着她洁白的侧脸。何珊珊则是愣了一下后,不爽地抬起了下巴:“你谁啊?!”

    “我、我是……”盛夏语气一滞,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片刻才找到一个词儿,“我是他的朋友!”

    “原来只是朋友不是女朋友啊,”何珊珊是个换男朋友跟换衣服似的主儿,哪里看不出盛夏对凌致的不一样,闻言顿时就嗤笑了一声,“那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别碰他?”

    “我!”

    这话说的没毛病,盛夏想反驳却反驳不了,顿时气成了一只小河豚,又见何珊珊得意一笑后,再次伸出手来扯凌致,说要和他这个“哥哥”一起去吃夜宵,她又急又怒,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冲着何珊珊就奶凶奶凶地吼了一句:“谁说我没有资格?!我、我马上就有资格了!”

    然后扭头踮起脚尖,“吧唧”一口亲在了凌致脸上。

    何珊珊:“……”

    不远处的金卓文:“……??!!”

    “你说!我现在有资格了没?!”盛夏亲完之后瞪着眼睛问何珊珊。

    何珊珊:“……”

    我他妈,这问题你问我?

    正呆滞着,耳边突然响起一声低笑:“有了。”

    何珊珊转头一看,就见刚才还冷着个脸,浑身透着生人勿近气息的少年,像是被这昏黄的路灯照化了似的,瞬间冰雪消融,露出了和煦得跟三月春风似的笑容。

    “……”

    真他妈帅啊。

    可也真他妈操蛋啊。

    老爸不是说他每天忙着打工赚钱,根本没时间谈恋爱吗???

    这女的又是怎么回事???

    盛夏不知道那天在医院,何珊珊根本没看见站在凌致身后的自己,当然这会儿的她也根本没心思想这些。

    她已经傻了。

    男神……男神刚才说什么?

    还有,她刚才好像做了一件很疯狂的事情……

    不不不,刚才那个狗胆包天亲了男神的人一定不是她!!!

    凌致快被这小傻蛋笑死了,见她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之后,吓得眼珠子都不会动了,也没再刺激她,只在笑完之后眼神淡而讥讽地看了何珊珊一眼:“回去告诉你爸,我妈不是非他不可,让他别太自信。”

    何珊珊:“……”

    这话哪里是跟她爸说的,分明就是跟她说的。

    还有这态度,哪还有半点刚才那种要妥协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你以为我会为了让我妈高兴委屈自己?做梦。老子只会劝她换个男朋友。

    何珊珊只是骄纵任性了点,不是笨,见那边还站着个手拿玫瑰花的小胖子,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凌致给利用了。她嘴角一抽,有点想骂人,可一看凌致那张大帅脸,又骂不出来了。最后只能憋着气留下一句“算你狠”,满心郁闷地走人了。

    经过这件事,她是再不想打凌致的主意了——她对抢别人男朋友这件事没有任何兴趣甚至还很恶心,凌致既然已经心有所属,她当然不会再把他当成目标。何况这人就是个芝麻馅儿的,她也看明白了,自己根本玩不过他,在他面前也耍不了什么手段。

    还是另找目标吧,虽然有点可惜,但她也不是非他不可。

    凌致见她识相,心里很满意。但何珊珊走了,还有个金卓文呢,少年眸子微眯,目光若有似无地扫过他手里的红玫瑰,抬手捏了捏盛夏的小脸:“回神了。”

    盛夏……盛夏没法回神,这会儿的她只想举个牌子: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凌致想笑又忍住了,指尖划过她柔软的嘴唇说:“再不说话,我就当着你同桌的面亲你了。”

    “……”

    “!!!”

    盛夏一个激灵跳了起来:“别!”

    那对他也太残忍了!

    凌致眯眼,有点不爽,但还是说了一句:“去跟他说明白,我在这里等你。”

    盛夏愣愣地回过神,脸蛋烧了起来:“你……你……”

    “我什么?”凌致斜了她一眼,“刚才还气势汹汹地要跟人家宣誓主权呢,这么快就忘了?还是……你后悔了,不想认账了?”

    最后一句话,听着有点危险。

    “我我我没有!”盛夏只是不敢置信而已,可男神……男神分明是默认了他们俩的关系!她一时间如置梦中,惊喜交加的同时感觉不真实极了。

    “没有就去,把话跟他说明白。”凌致看起来镇定,其实也需要冷静一下。

    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跟她挑明关系……

    不过,也好。

    少年目光微动,又捏了她脸蛋一下,才目送她梦游似的往金卓文那边走去。

    金卓文愣愣地站在那里,手里的玫瑰花都掉了。

    直到盛夏在他面前站定,他才不敢置信地回过神:“你……你们……”

    “对不起呀同桌,我……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盛夏想不出更好的拒绝方法,只能坦白地把自己的心思告诉他。她抱歉地看着他,声音小小却充满了勇气,“那个人就是凌致,我喜欢他……喜欢了三年了。”

    “真的很谢谢你喜欢我,也很谢谢你平时对我的照顾,但、但是,对不起呀。”盛夏衷心地祝福道,“你以后肯定会遇见比我更好的女生的!”

    ***

    金卓文红着眼睛心碎地跑了。

    盛夏看着他伤心的背影,心里很歉疚。

    但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有一点她还是很清楚的:不喜欢就应该干脆利落地拒绝,似是而非地拖着人家,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所以她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金卓文,但并不后悔。

    凌致见她果断,心里什么不痛快都散了。他走过去看了地上的红玫瑰一眼,抬起头说:“闲杂人等都走了,现在该说说咱们俩的事了吧?”

    盛夏本来已经有些冷却的脸顿时又烧了起来。但经过刚才的缓冲,她的神智已经恢复清醒,没有再跟做梦似的感觉整个人都在飘了。

    “咱、咱们俩……”她害羞又欢喜,低着头不敢看他,但想到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再掩藏的了,就捏着拳头鼓起了勇气说,“咱们俩现在算是男女朋友了吧?你刚刚都说我有资格不让别人碰你了!”

    赶紧敲定这事儿,可不能让男神有反悔的机会!

    酝酿了半天,正准备认认真真地问她一句“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的凌致:“……”

    他嘴巴微张,一时间竟有点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但急促跳动的心,却在如水般的笑意中缓缓落定了。

    “这么想做我女朋友?”他低笑着问她。

    “嗯……嗯,”盛夏紧张得厉害,却还是勇敢地点了头,“想。”

    心头像是被羽毛轻轻搔了一下,泛起了无数痒意,凌致看着她,再也忍不住低笑一声,俯身吻住了那张甜蜜的小嘴:“那么,以后请多指教,我可爱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