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户式暗恋

把本章加入书签

54.第54章

    第54章

    几个人嘻嘻哈哈地出了考场,然后就各回各家, 各找各妈了。

    两天的考试像是一场战役, 让他们心弦紧绷, 疲累不堪,现在考完了, 可算能好好休息了。

    盛夏回家吃过晚饭洗过澡就上床了,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她才心满意足地揉着睡饱了的小脸爬起来。

    凌致睡得更久,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这天下午了——再天才的人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天天考满分。自从决定参加高考之后, 他每天晚上都会在盛夏她们走后做几套试卷, 复习几个小时再睡觉。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学习能力比较强,学习效率也比较高, 所以复习起来,没有别人那么吃力。

    但除了晚上的高考复习, 白天他还要为了生活而奔波, 这么一天天的熬下来, 怎么可能不觉得累。好在年轻,睡一觉就缓过来了。

    凌致起床后又去卫生间冲了个澡,脸上的疲态就彻底被冲掉了。他看了一下手机, 快四点半了,正好收拾收拾,就该出门去参加毕业晚会了。

    十七八岁的少年人, 眼睛看到的东西大多都还是黑白分明, 单纯可爱的。不像在社会里浮浮沉沉的成年人, 不管是眼里还是心里,都掺杂了太多的得失与利益。

    凌致不想再见过去那个圈子里的所谓朋友,可对于这些没怎么过分在意他凌家大少爷的身份,更多的还是认同他这个人的同学们,心里并不特别排斥。

    所以他才会答应班主任老师的邀请。

    穿好衣服下了楼,凌致给盛夏发了条信息,问她什么时候出发。

    没想到盛夏已经在外面了——余灿他们班的散伙饭也定在今天晚上,余灿觉得自己没衣服穿,就拉着盛夏出门逛街买衣服去了。

    凌致挑眉,只能委屈自己跟唐劲一起走了。

    好在唐劲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然肯定得跟他绝交。

    两人叫了辆滴滴,很快就到了海天酒店。看见凌致,班里的同学们都很惊讶,然后以前和凌致玩得比较不错的几个男生就怪叫着冲了过来。

    “卧槽你居然还敢回来!当初说走就走,还把联系方式啥的都给换了,那叫一个拔吊无情——”

    “滚你丫的拔吊无情,说的人小致爷把你怎么着过似的!”

    “……你这满脑子废料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没看朕正在为咱们的久别重逢努力憋眼泪吗!”

    “就是,伟·哥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半滴泪都被你这话给笑没了!简直太破坏气氛!来人啊,赶紧拖出去先·奸后杀!”

    “哈哈哈哈操,我小致爷都已经王者归来了,我看谁敢动我!”

    女生们也很兴奋,围上去七嘴八舌地问起了他的现状。

    凌致没有多说,只是懒洋洋地笑。

    盛夏一进门,看到的就是他被大家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的样子。她愣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有种回到了高一高二的错觉。

    那个时候可真美好啊。

    她几乎天天都能见到低头写作业的他,趴在书桌上睡觉的他,上课发言的他,在操场上跑步打球的他……

    各种各样的,充满少年气,恣意又张扬的他。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正侧着身子跟大家说话的凌致突然转头看了过来。

    骤然对上那双漂亮的桃花眼,盛夏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她就看见男神眉头微挑,嘴巴微张,似乎是要跟自己说话。

    心头重重跳了一下,盛夏刷的低下头,不敢再看他了。

    这么多人在呢!

    凌致看着那小脸红红地埋着脑袋,整个人跟只小鸵鸟似的姑娘,没忍住低笑了一声。

    小怂包。

    怎么会有人这么怂,又怂得这么可爱呢。

    ***

    知道她胆子小还容易害羞,之后吃饭的时候,凌致明面上没再往盛夏那边看,免得她太紧张吃不下东西。

    盛夏见此渐渐放松了下来,开始埋头吃喝起来。

    他们班一共四十三个人,这回散伙饭分了四桌,凌致他们桌在包厢最里面,全是男生——本来也有不少女生想坐过来的,但凌致看了被胡菲菲拉到了包厢最外面那桌的盛夏一眼,没让。

    其他几个男生也怕班里这群见到凌致之后,兴奋得跟什么似的女生们会为了抢座位掐起来,赶紧把她们给隔离了。

    女生们很失望,不过也没太执着——同班整整两年,没有人比她们更清楚凌大男神有多么难追,又想到学校里的几大校花,还有那个出了名的大小姐叶其蓁都没能成功拿下他,不管是心存明恋还是暗恋的,都不敢再去幻想什么了。

    男神什么的,还是私下舔舔颜,面上像普通同学一样聊聊天就好了,其他的就别多想了,免得自取其辱。

    女生们都这么想,于是这个通常来说,都会有很多人鼓起勇气孤注一掷或最后挣扎一番的毕业晚会上,凌致竟然一个隐晦的表白都没有收到。

    反而是唐劲,被好几个女生红着脸送了礼物,问了准备报考的学校和未来计划。

    一直在默默吃东西,顺便用余光偷偷观察着那边动静的盛夏有点惊讶有点开心,但同时又有点心疼男神——他们班原来喜欢男神的女生可多了,现在却……

    这行情跌得也太快了。

    也不知道男神看着这一幕,心里会不会有落差。

    刚这么想着,班长说话了:“大家是不是都吃的差不多了?是的话咱们就转战下一场,唱歌去!”

    “差不多了,走走走!”

    眼看大家都站了起来,还拿着个螃蟹腿在啃的盛夏不好意思,忙放下它跟着站了起来,眼睛却是不舍地往那啃了一半的腿上飘了飘。

    这家酒店做的红烧螃蟹可真好吃呀,就是可惜,没法继续吃了……

    隔壁桌一直在关注她的金卓文觉得她这个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红着脸鼓起勇气,在大家离开饭店去KTV的路上给她发了条微信:夏夏,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你能不能出来一下?我在KTV旁边的小公园里等你。

    盛夏的注意力都在最前面被大家簇拥着往前走的男神身上,没看手机,等进了包厢坐下之后,才看见这条信息。

    她惊讶眨眼,忙回了金卓文一句:对不起呀,刚刚没有注意看手机,现在才看到。那个,什么事呀?不能在手机上说吗?

    已经先一步到小花园里等着了的金卓文一看,红着脸抖着手回道:对,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想当面跟你说。

    盛夏先是不解,等想到金卓文好像喜欢唐劲的事儿,顿时自觉明白了——同桌想跟她说的肯定是关于唐劲的事儿,难怪说不能让别人知道呢!

    盛夏觉得他也挺不容易的,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想到找她帮忙,但还是看了不远处正被大家起哄着来一首男神一眼,悄悄起身出了包厢。

    包厢里彩灯乱晃,又吵又闹,没有人注意到盛夏的离开,或者说注意到了也没在意,大家都在为这最后一次这么完整的同学聚会而狂欢,而不舍——今日歌尽之后,他们就要各奔东西,去迎接属于自己的,天各一方的未来了。下一面见面可能是很多年以后,下一次见面的时候说不定已经物是人非,也有可能,有的人这辈子都没法再见了……

    只有一个人,不仅注意到了盛夏的离开,还跟着站了起来。

    “诶,小致爷你去哪儿啊?说好的来一曲呢!”

    “上个厕所先。”

    少年懒洋洋的声音被一个唱着唱着就哭了的歌声淹没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毕业季也是离别季,高考结束的第二天,很多很多的少年人,把离别的不舍和惆怅都唱进了歌里。

    ***

    金卓文说的那个小公园就在楼下不远处,盛夏很快就到了。

    “同桌?”这个点公园里滑旱冰的人挺多的,不过花坛边的小道上却没什么人,见金卓文背着双手站在那边,盛夏快步跑了过去,“我来啦!”

    金卓文紧张得差点把手里的玫瑰花束捏碎,连连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稳住心神。

    “你……你来啦!”

    “嗯,你找我什么事儿呀?”盛夏说着好奇地往金卓文身后看了一眼,“你拿着什么东西呀?”

    金卓文觉得自己一颗心快要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了,他下意识就想说“没什么”,可一想到自己要是连这个机会都抓不住,以后可能会再也没机会,就硬着头皮挺住了。

    “我……”他结结巴巴地“我”了半天,到底是眼睛一闭,心一狠,用自己直冒热汗的双手把刚才找了个机会打车去买来的玫瑰花束拿了出来,“我喜欢你!”

    盛夏:“……”

    盛夏被那束红玫瑰吓得整个人都呆住了。好半天,才做梦似的抬起头说:“你……”

    最难的那句话已经说出口,剩下的就没有那么难了,金卓文满脸通红却坚定地看着她说:“从……从高二开始,我就一直喜欢你,但是我一直都没敢跟你说……”

    盛夏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整个人慌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她憋了好半天,才终于憋出一句话:“同桌,你、你这是在跟我演练,怎么跟唐同学表白吗?”

    “……”

    “!!!”

    猝不及防的金卓文差点呛到,等反应过来,顿时又惊又气——怎么又是唐劲那个讨厌鬼???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喜欢他??!!

    金卓文简直要疯了,顾不得其他,连连摇头说:“你怎么会这么想?我、我喜欢的是女生,是你!盛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盛夏:“……”

    盛夏又呆住了。

    同桌居然说他喜欢她?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喜欢的不是唐劲吗???

    正懵逼着,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惊喜的女声:“凌致哥哥,是凌致哥哥吧?你怎么会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