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户式暗恋

把本章加入书签

39.第39章

    第39章

    金卓文一看唐劲这么大的反应, 更紧张也更坚定了:“我、我就要和他一个屋。”

    唐劲:“……”

    唐劲快疯了:“滚蛋!致儿我跟你说,我跟谁一个屋都行, 就是不能跟他一个屋!”

    并不知道他们俩在激动个什么劲的凌致&盛夏&余灿:“……”

    “不是, 你俩这,什么情况?你追我逃?虐恋情深?”最后, 还是余灿憋不住打断了他们。

    “卧槽你别瞎说!老子纯直男, 只爱大美妞的!”唐劲吓得整个人都僵住了, 生怕金卓文顺势挑明, 来个世纪大表白什么的,那他这一世英名可就真的要完犊子了。

    好在金卓文愣了愣之后也是一下涨红了脸, 连连摆手说:“我我我也喜欢女孩子的!只喜欢女孩子!”

    夏夏你可千万不要误会啊!

    可惜他的夏夏没有听到他的心声,反而因为余灿一句话,跟着腐眼看人基了:“就算不喜欢女孩子也没什么呀,你们别紧张, 我们不会在意的。”

    凌致倒是隐约看出了点什么,不过他没有点破,只跟着笑了一下说:“嗯,在我家你们可以随心所欲。”

    唐劲:“……”

    金卓文:“……”

    谁他妈要跟他随心所欲啊?!

    “操,反正老子不跟他一个屋!”唐劲想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最后只能臭着脸转过头,甩出自己最后的坚持。

    金卓文其实也不是很想跟这倒霉“情敌”一个屋, 但他要是不把他留下, 他就要和夏夏一个屋了!

    他咬了咬牙, 也跟着扭头:“我、我就要跟他一个屋!”

    “……”

    眼瞅着两人又要闹起来, 凌致长睫微闪,想说什么,盛夏却抢先一步悄声问起了金卓文:“同桌你为什么非要跟唐同学一个屋呀?你难道真的对他……”

    金卓文一愣,激动道:“没有!绝对没有!”

    盛夏倒也不是八卦,就是怕他们继续吵闹,闻言点点头建议道:“那既然没有,要不你跟我一个屋吧?”

    金卓文:“!!!”

    凌致:“……???”

    眼瞅着这小胖子愣了愣后眼睛大亮,张口就要答应,笑不出来了的小致爷额角一跳,抢先拍板道:“既然怎么安排都有人不同意,那索性就把桌椅搬到客厅里来,在这里上课吧。不方便是不方便了点,坐还是坐得下的。”

    顿时傻眼了的金卓文:“……!”

    他想说不用了,夏夏刚才说的那样就很好,可唐劲和余灿已经纷纷抬手表示同意,盛夏想了想之后也点了头,说这样挺好的,谁都不会再有意见。

    高兴了一秒钟都不到的金卓文:“……”

    心情不好,想哭。

    却不知凌致心情更不好,并且因为他的心情不好,他和唐劲即将迎来一段无比凄惨的,被虐得只想喊爸爸的日子。

    马上就要高考了,还有心思吵架追女生?

    一定是因为作业太少!

    搬好桌椅,把他们各自安排在四个角落里坐好之后,凌致就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近期的考试试卷,刷刷写下了针对他们每个人的补课计划,然后呵呵表示:在他家就得无条件服从他,不愿意服从的就滚蛋。

    盛夏和余灿都表示没问题,金卓文咽了咽口水,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为了每天晚上都能看见夏夏,他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唐劲则是完全没把凌致的话放在心上。他纯粹就是来盯着金卓文,顺便找借口给小伙伴送点钱的。学习?不,不存在的,他觉得他现在这个成绩已经差不多够用了。

    然而刚拿着手机倒在沙发上,准备一边打游戏一边围观其他人学习,就被一脚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并塞了一大堆试卷什么的,唐劲:“??!!”

    “既然收了你们的钱,爸爸就得对你们负责,所以好孩子,做题吧。”凌致皮笑肉不笑,目光同时扫过金卓文,“什么时候做完,什么时候回家。”

    唐劲&金卓文:“……”

    一旁盛夏看了看那俩脸都变绿了的小伙伴,咽着口水道:“那、那我们……”

    “不会也要一个晚上做那么多题吧?”余灿抽着嘴角接上去。

    “你俩基础差,得慢慢来。”凌致看了盛夏一眼,见她的情绪完全没有受到排座位这事儿的影响,心里有些郁闷。可一想到最近两人单独相处时,自己心头那股越来越压不住的痒意,他又微微一顿,无奈地叹出了一口气。

    算了,这样也好。

    ***

    有凌致这个天才学霸在旁边对他们进行针对性的辅导,十来天之后的二模考试,四个人应对得都比原来轻松了很多。

    尤其是盛夏,之前跟男神独处的时候,就算有男神管着,她也还是会时不时偷瞄着他的侧脸发个花痴,走个神,甚至是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个动作而荡漾不止。可现在屋里有了别的小伙伴,男神也不能总守着她了,她就是偷瞄,大部分时间瞄到的也都是他的背影——虽说男神的背影也很帅,可这对已经和男神近距离接触过的她来说,却已经没有太大吸引力了,盛夏瞄了几次就不想瞄了。

    至于其他的,盛夏怂,也害羞,不敢当着小伙伴的面表现出什么,免得自己暗恋男神的秘密被他们发现。

    再加上男神给的题目越来越难,布置的作业也越来越多,她又是他们四个人中学习成绩最差的,盛夏这一对比,就更没心思想别的了——就算做不了最优秀的那个,也不能做最差的那个,不然男神肯定会觉得她是个怎么教都教不好的笨蛋的!

    为了维护自己在男神心目中的形象,盛夏最近的学习态度那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这次二模成绩也没有辜负她的努力,竟比上学期考的一模成绩进步了足足95分!

    这天看到成绩,盛夏高兴坏了,一放学饭都没吃就拉着余灿跑去凌家了。

    余灿这次的成绩和一模比没有进步,反而退步了,但比起前段时间那几次小考,却也是追上来了不少。

    还有金卓文和唐劲,这俩家伙都属于基础不错,发挥稳定的稳健型选手,进步空间不算大,但潜力不小。以前是没人逼着他们,他们也没放太多心思在学习上,所以总是在年级两百五十名左右来回划水,没法再往前。可这次被凌致用“俩大老爷们连女生都不如”“再不好好写卷子把你俩关一个屋”等又是鄙夷又是恐吓的话逼的,两人竟是愣生生地突破自我,一起冲进了年级前两百。

    总之,这次二模大家考得都很不错,算得上是皆大欢喜。

    这十几天来被凌致这个魔鬼虐得奄奄一息,什么心思都没了的唐劲和金卓文也不蔫了,这天晚上补完课之后,大手一挥就把这十几天的补课费转给了凌致——之前说好了每个月的月初结算课时费,正好今天是月初。

    他们都转了,余灿自然也跟上了,但凌致没收她多出来的那些。

    余灿硬不过他,只能去找正在卫生间里洗手的盛夏:“你家男神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肯多收我钱呢,我搞不定他,你自己去跟他说吧。”

    盛夏惊讶眨眼:“之前不都说好了吗,怎么……”

    “那谁知道,”余灿说着神色暧昧地冲她挤挤眼,“他们俩都已经走了,我也先回家了啊,你好好珍惜跟你家男神独处的时间,不用谢。”

    想起自己已经很有多天没和男神单独相处了,盛夏小脸一红,嘿嘿笑了两声:“走吧走吧,不送。”

    余灿啧了一声,捏捏她的脸走了。

    盛夏又在卫生间里磨蹭了一会儿,这才探着脑袋走出来。

    这个点双胞胎已经睡了,凌致正在厨房里不知道干什么,盛夏循着声音走过去,看见了懒洋洋靠在厨房灶台边,正拿着个玻璃杯在喝水的男神。

    他身上只穿了一件宽松的黑色圆领卫衣,袖子卷到手肘处,露出了白皙劲瘦,线条漂亮的小臂,下身穿着黑色休闲裤,略宽松的款式,九分长短,露出了同样白皙的脚脖子,衬得他双腿又长又直,叫人移不开眼。

    还有他仰头喝水,喉结上下滚动的样子……

    盛夏很多天没有这么认真地看过男神了,这会儿一看,眼睛顿时就直了。

    男神就是男神,喝水的样子都那么好看!

    她脑袋发晕,脸蛋发红,咽着口水掏出手机就想把这美好的一幕偷拍下来,结果刚一动,男神就放下杯子转头看了过来。

    盛夏做贼心虚,手一抖就把手机扔地上了。

    凌致:“……”

    凌致抿唇掩去笑意,故作不知地走过来,先她一步捡起手机递给她:“要走了?”

    “嗯嗯!”盛夏红着脸回过神,心情荡漾地捏了捏有点发热的右手手心——男神刚才还她手机的时候,指尖不小心蹭到她的手心了嘻嘻嘻。

    “那走吧,我送你。”

    “好……不对,等等,”盛夏掏出手机说,“那个,灿灿让我把钱还给你,咱们之前不都说好了三倍的么,你怎么突然又不要了?”

    “她是你的朋友。”凌致看了她一眼,“我本来就没想多收她的。”

    盛夏心里一美,眼睛弯了起来,这话听着可太叫人愉快了!

    不过男神的意思肯定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应该就是觉得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不好拿灿灿和金卓文一样当普通同学对待……她歪着脑袋想了想,说:“可是她非要给呢,要不这样,咱们折个中,你就收两倍吧?”

    男神的好意要领,可钱也得让他赚才行!

    凌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她浪费时间,就斜了她一眼:“说不收就不收,你们要真觉得不好意思,就多做对几道题,让我少浪费点口水。”

    盛夏:“……”

    盛夏讪讪摸鼻,不敢再吱声了。

    凌致这才动了一下嘴角说:“我上次给你写的借条,带了么?”

    盛夏一愣,抬起头:“带是带了,但是我不着急用钱,你……”

    “我不喜欢欠着别人。”

    凌致看了她一眼,手指飞快地点了几下手机屏幕,盛夏的手机就叫了起来:支付宝到账33000元。

    他动作太快,盛夏反应过来,有点不开心,腮帮子鼓鼓地嘟囔道:“可是你这边用到钱的地方还很多,我又不着急用钱……”

    不是说是朋友吗?为什么还要这么见外?

    她天性乐观,很少会露出这样郁闷的表情,凌致看得好笑,抬手戳了戳她的脸颊:“还你钱还不高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又找你借钱了呢。”

    你跟我借钱我才不会不高兴呢!盛夏飞快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半晌才闷闷道:“那、那我走了。”

    这是真不高兴了?

    凌致挑眉,啧了一声,抬手拉住她说:“那这样,我保证下回要是用到钱,一定主动跟你借,行么?”

    盛夏这才感觉舒服了一点,可是一想到他现在收入还不错,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应该不会再出现要跟她借钱的情况,就又有点丧丧的——当然不是因为男神能赚钱了,事实上她比谁都不希望他再陷入之前那样的窘境,她就是觉得自己对于男神来说,好像又没有什么用了……

    她想帮助他。

    一直一直帮助他。

    可这念头显然是不大现实的——男神那么厉害,才不需要别人一直帮助他呢。

    盛夏觉得自己应该高兴,可又笑不出来,只能勉强牵起嘴角应了一声:“好。”

    ……好个屁好,看这委屈巴巴的样子,都要哭出来了。

    凌致不大明白她是怎么想的,但能感觉出来她那种迫切的想帮他的心情。他有点窝心也有点无奈,想了想说:“既然我欠你的钱都还上了,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交补课费了?”

    盛夏一愣,抬头看他。

    “之前免费教你,是算这些钱的利息,现在……”

    “要的要的要的!”像是一朵快干枯的小花,一下得到甘霖的滋润,恢复了活力,盛夏眼睛大亮,举起手就说,“你帮我进步得那么快,我也应该出三倍的补课费!”

    “……”凌致抬手拍她脑袋,“不许得寸进尺。”

    盛夏捂着脑门嘿嘿傻笑:“那两倍?”

    凌致:“……再说我一毛都不收了。”

    “不说了不说了!”反正他肯收就行!盛夏捂着嘴巴冲他直笑,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没看过谁花钱花得那么开心的。凌致嘴角微抽,最后却是忍不住,跟着她一起高高扬起了嘴角。

    “走吧,送你回家。”

    “嘿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