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户式暗恋

把本章加入书签

22.第22章

    第22章

    盛夏特别开心地回家了。

    虽然之前简奶奶已经悄悄地把房子过户到简然名下, 但她还是有点担心的——简建国两口子毕竟是简然的长辈, 也是简奶奶的亲儿子亲儿媳。现在知道简然早就想好了应对之法, 也不会让简奶奶为难, 她这一颗心就彻底放下来了。

    却不想有一句话叫做世事无常, 就在她笑眯眯地往家走时,已经带着儿子老公坐上出租车的杜萍却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电话是杜萍的弟弟杜大力打来的。一接通,听筒里就传来了他火急火燎的声音:“姐,你那婆婆是不是把东风巷那房子偷偷过户给简然那丫头了?!”

    杜萍正因为儿子不愿意回家的事情上火呢, 一听这话顿时就没好气地骂了他一句:“青天白日的你瞎说什么呢?那就一丫头片子, 将来总是要出嫁的,老婆子怎么可能会把那——”

    “可我一小哥们说他亲眼看到你婆婆跟那丫头从房管局里走出来了!这要不是为了过户,她们去房管局干什么?”

    杜萍一愣,猛然回神变了脸色:“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十来天之前吧, 我那小哥们……”

    “十来天之前?!那你怎么现在才说?!”突然拔高的声音吓了旁边的简建国和简聪一跳,就连出租车司机都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

    杜萍却没心思管他们,只铁青着脸连连追问:“你那小哥们不认识她们?那他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不会是瞎胡说哄你的吧?”

    “不是,那天他去房管局附近办事, 正好就看到她们了。简然那丫头不是长得挺不错吗?我那小哥们就拿手机给拍下来了。这不刚才正好聊到那方面,他就把照片拿出来给我们看了,说是上次在街上看见了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小妞。我这凑过去一看, 顿时就惊了, 这不你大侄女么!旁边还站着你婆婆呢!再一看那照片的背景是房管局门口, 我才赶紧多问了几句, 结果他说那天, 她们就是从房管局里走出来的……”

    杜萍脸色难看极了,许久才深吸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惊怒焦灼:“你认识的人多,赶紧想办法找人查查这件事,要是真的……那这情况就棘手了。”

    她有个亲戚是在城乡规划局里工作的,这片老城区即将拆迁改造的事儿别人也许只是听到了风声不确定,她却是早早就得到了准信儿的。

    简家那老楼一共四层,现在是破了点,不值什么钱,可一旦拆迁,那可就是上百万的事了。

    简然她爸已经死了,她婆婆现在就她老公这么一个儿子,这房子早晚得留给他。杜萍觉得自己早点把它要过来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也做好了房子要到手之后把老太太接回家养的准备。

    可现在,这老太婆居然偷偷把房子过户给了简然那丫头?!

    这怎么能行?!那可是他们家的东西!

    杜萍无法接受,挂了电话之后没忍住,怒掐了简建国一把:“这煮熟的鸭子要是飞走了,我跟你没完!”

    一直在安抚儿子,根本没听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简建国:“……???”

    ***

    盛夏回家拿了第二份饼干和小蛋糕去了余家。

    余灿补课去了,但今天是周末,按说余爸余妈都应该在家,可盛夏按了好半天的门铃也没有人来开门。她有点奇怪,正准备先回家,晚点再来,门突然开了。

    “是……热热啊?你怎么来了?”

    开门的余妈,她是典型知识分子家庭出身的女人,长相平凡但非常有气质,穿衣打扮也很知性。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今天也没有上班,但依然穿着连衣裙和大衣,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整个人看起来优雅而得体。

    就是她的脸色看起来不大好,感觉有点苍白,还透着一点说不上来的……仓皇?还有她的眼睛,好像也有点发红……

    这、这怎么感觉跟刚哭过似的?!

    盛夏心下微惊,迟疑地说:“我……我是来给您送我做的饼干和小蛋糕的,刚出炉没多久,还热着呢,您尝尝?”

    “怪不得这么香,”余妈低头接过她手里的袋子,避开了盛夏的视线,“谢谢你了。”

    “不客气的。”盛夏顿了顿,忍不住关心道,“阿姨,您没事吧?”

    “我?我没事啊,”余妈一顿,抬手摸摸自己的脸,挤出一个看似温和,其实却有点勉强的笑容,“就是好像有点感冒,连带着这脸色都憔悴了,不过你别担心,我已经吃过药了,正准备去睡会儿午觉呢。”

    感冒?盛夏将信将疑,不过很识趣地没有再多问什么,只道:“那、那您多休息,我就不打扰您了。”

    “好,等灿灿回来你再来玩,阿姨给你们做好吃的。”

    “嗯嗯好的!”

    余妈关门进屋了,盛夏挠挠脸蛋,回家拿第三份东西去了,还有那个奶油水果蛋糕,她也一起带上,去了凌家。

    这会儿才下午4点不到,凌致还没有回家,盛夏在楼下按了按门铃,凌悦小朋友就蹦蹦跳跳地跑下楼来了。

    “谁呀?”

    “公主殿下,是我。”

    “夏夏姐姐!”门很快就开了,凌悦开心地跑了出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啦?”

    “今天不是周日么,我闲着没事干,就想着早点过来……”

    盛夏话还没说完,凌悦已经眼尖地看见她右手提着的蛋糕盒子:“呀!这是蛋糕吗?可是今天不是我和腾腾的生日呀,我们的生日在下下个星期三,还有好多天呢!”

    盛夏一愣:“下下个星期三?”

    “3月21日,我和腾腾昨天看过了,就在下下个星期三。”凌悦一边拉着她往楼上走,一边说,“可惜要上学,不能开生日party,也不能出去玩啦。还有本宫以前那些朋友,也都不在了……”

    她这个年纪,还不大明白以前那些朋友为什么会不见,这会儿只是随口嘟囔一下,倒也不觉得伤心难过。可盛夏听着,却感觉整颗心都揪了一下。

    她看着手里只是随便做来给他们尝尝味道的蛋糕,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要不……趁着今天有时间,咱们提前把生日过了吧?”

    凌悦有点不明白:“提前?”

    盛夏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忙点头解释:“下下个周三咱们都要上课,没时间好好地过生日,但是今天有呀。你们想吃什么都可以告诉我,咱们一起去菜市场买菜,一起回来做生日大餐,吃完生日大餐之后还可以一起玩游戏……”

    不等她说完,凌悦已经兴奋得整个人跳起来:“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

    盛夏笑眯眯点头,快步走进客厅问了问凌腾的意见。凌腾的眼睛也一下亮得不行,连连点头说好,就是……

    “哥哥能回来吗?”

    过生日的话,凌腾希望哥哥也在。

    盛夏也希望他能在,而且这事儿也得先经过他的同意才行,便摸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

    凌致很快接了起来:“喂?”

    “凌同学,是、是我。”耳朵被他好听的声音震得麻麻的,盛夏脸蛋热热地偷笑了一下说,“那个,我有个事情想跟你说。”

    “什么事?”

    电话里有风声,男神好像在骑车,盛夏怕他骑车打电话不安全,顿时就没心思荡漾了,忙把自己的打算简单说了一遍,然后问道:“你觉得这样可以吗?”

    凌致很意外,但听着电话那边双胞胎叽叽喳喳充满期待的对话声,到底说不出反对的话,便道:“行,出去注意点安全,我会尽量早点回家。”

    盛夏眼睛一亮:“好!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他们的!”

    “嗯。”听着她满是欢喜的声音,凌致有点好笑——又不是给她过生日,她怎么也高兴得跟寿星似的。

    ***

    凌腾的腿伤已经好了大半,走路没问题,盛夏把自己带来的蛋糕放进冰箱保存,然后一手牵着一个出了门。

    他们先是去了超市,买了一些水果、零食和一套生日派对装饰品,回家把客厅布置了一番。

    这是双胞胎第一次亲手布置自己的生日派对,新奇高兴得不行,就连总是一副小大人模样的凌腾也忍不住拿着气球跟凌悦玩了起来。

    盛夏笑眼弯弯地看着他们,等场景布置得差不多之后,又带着他们去了菜市场。

    这也是双胞胎第一次逛菜市场。

    两人好奇地看着摊子上各种各样的新鲜食材,时不时就瞪着乌溜溜的眼睛“哇”一声,看着可爱极了。

    因为凌悦小朋友说自己想吃龙虾,盛夏就去水产区挑了一只活蹦乱跳的澳洲大龙虾,又买了一些凌腾小朋友想吃的牛排等肉类东西,然后才装作无意地问:“你们哥哥喜欢吃什么呀?”

    “皇兄喜欢喝汤!尤其是海参汤!”

    “哥哥喜欢吃辣的东西。”

    “他还喜欢吃鱼。”

    “还有虾!”

    “不过他不喜欢吃螃蟹,因为肉太少了。”

    “也不喜欢吃胡萝卜和香菜,他说臭臭的。”

    有这俩小间谍在,盛夏很快就摸清楚了凌致的饮食爱好,她急忙掏出手机一一记下,然后才美滋滋地继续挑选食材。

    半个小时后,三人大包小包地回家了,盛夏挽起袖子系上围裙,开始准备生日大餐。

    双胞胎兴致勃勃地要来帮忙,盛夏也没拒绝,给他们各自安排了洗菜摘菜,摆放碗筷等任务。

    葱油清蒸大龙虾,红烧鲫鱼,孜然牛排,辣子鸡丁,蒜蓉茄子,清炒小油菜,海参三鲜汤……

    很快,凌家老旧的饭桌上就摆上了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

    “夏夏姐姐你真是太厉害啦!我长大以后也要像你这么厉害!”凌悦小朋友站在桌子旁咽着口水赞叹道。

    正在帮忙收拾垃圾的凌腾小朋友闻言想说什么,楼下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他眼睛一亮,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蹬蹬蹬地跑了过去:“哥哥!夏夏姐姐给我们做了好多好吃的!”

    “夏夏姐姐?谁是夏夏姐姐?”

    这,怎么是唐劲的声音?

    盛夏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一脸坏笑的唐劲已经快步冲上来,上下打量着她说:“哦,原来是这个夏夏姐姐啊……我还以为你家什么时候来了个传说中的田螺姑娘呢!”

    盛夏被他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脸蛋红了起来,想说什么,唐劲身子一歪,被人拨到了一旁:“别理他,来蹭饭还这么多话。”

    却是凌致跟着上来了。

    盛夏一看见他,脸蛋更红了,忙说:“还、还有一个菜,我去端!”

    说着就急急忙忙转身回厨房了。

    “哎哟这是害羞了吧,”唐劲神色暧昧地冲凌致挤了挤眼睛,“还不赶紧去哄哄?”

    “哄你大爷,”凌致嘴角一抽,踹了他一脚,“跟你说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再胡说八道你爹我就动家法了。”

    “行行行我不说了,我吃饭去,这都做了什么啊,闻着也忒香了……”为了营造氛围,盛夏把桌子搬到了客厅,唐劲跑过去一看,惊了,“卧槽居然还有龙虾海参?!这还真是生日‘大’餐啊!”

    凌致一愣,跟着走过去一看,眉头皱了起来。

    他本来以为她说的大餐只是一些家常菜,没想到竟然……

    再一看周围精心布置的场景和正开心大笑着的双胞胎,少年一顿,心下瞬间五味杂陈。

    这样的热闹与开心,已经在他们的世界里消失了大半年……

    如今,竟然奇迹般地回来了。

    “去谢谢人家吧,这一大桌子菜忙活起来可不容易。”唐劲难得正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凌致回神点头,转身往厨房走去。

    凌家的炒锅是铁的,比较沉,盛夏正双手握着锅柄,想把剩下那点汤倒进盘子。结果因为忙活了太久,双手没什么力气了,抬了两次都没有抬起来。

    正准备放弃,身后突然伸来一只修长的胳膊:“我来吧。”

    少年清冽的气息从耳畔袭来,熏红了她的耳朵,盛夏心头一跳,红着脸“嗯”了一声,飞快地往旁边退了两步。

    凌致偏头看她,见她雪白的小脸粉粉嫩嫩的像个草莓果冻,心里莫名有点发痒。

    这,看起来手感很好的样子……

    “就、就把汤都倒进去就好了。”

    软软细细的声音让凌致回了神,他有点不自在地“嗯”了一声,把自己刚才那突如其来的诡异念头压了下去。

    “对了,今天……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