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户式暗恋

把本章加入书签

17.第17章

    第17章

    盛夏不知道有人盯上了自己, 和余灿在教室门口分开, 快步走了进去。

    她的座位在倒数第三排, 同桌是个胖胖的男生, 名叫金卓文。

    金卓文长得唇红齿白, 看起来就跟过去年画上的小仙童似的,特别喜庆。看见盛夏,他很开心,忙往里头坐了坐:“夏夏你来啦, 早啊!”

    “嗯嗯, 早上好!”大概是他长相无害,性格也很温柔腼腆的缘故,盛夏跟他关系挺好的,在他面前也不会紧张。

    “你吃早饭了吗?要是没有的话, 我带了饼干和酸奶……”

    “谢谢,我吃过啦。”盛夏冲他笑了一下,唇边两个小梨涡若隐若现。

    金卓文脸一红,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他鼓起勇气, 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对了,这个寒假我爸妈带我去了一趟法国,这、这是我从法国带……”

    话说到一半, 身后突然刮进来一阵冷风:“嘿, 小夏子你挺早啊!”

    金卓文吓了一跳, 差点没把手里的盒子扔出去, 然后才发现跟盛夏打招呼的, 竟然是他们的后桌唐劲。

    这人和以前那个凌致一样,跟他们这俩前桌都不是特别熟的,怎么今天这么热情,还叫盛夏小夏子?

    金卓文呆了呆,疑惑地看向盛夏。

    盛夏也没想到唐劲这么自来熟,不过对于唐劲,她心里是很感激的——要不是他,她怎么可能看到男神的腹肌,还得到了每天晚上去他家补习的机会呢!

    唐同学,大好人呀!

    必须好好感谢!

    这么想着,盛夏就没有那么抗拒跟他说话了,转过头,腼腆地冲他笑了一下:“你也早呀。”

    昨晚问了凌致大半天也没问出什么东西,唐劲心痒得厉害,往前一靠,冲她露出一口大白牙:“我问你个事儿呗。”

    盛夏不解眨眼,但还是点了下头。

    唐劲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昨天凌致回家的时候你在干什么?他看到你什么反应啊?”

    盛夏没想到他是要问这个,愣了愣,脸蛋红了起来。

    唐劲一看就激动了:卧槽这反应,有情况啊!

    “他……他看到我很惊讶……”盛夏哪好意思实话实说呀,只能低下头含含糊糊地说。

    “惊讶?怎么个惊讶法?”

    “就、就是吓了一跳,然后问我怎么会在他家……”后知后觉地想起黑暗中,少年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脑袋埋在她颈间的场景,盛夏脸蛋越烧越烫的同时心下一阵荡漾。正好这时班主任来了,她急忙转身趴在桌子上,埋着脑袋一阵偷乐。

    昨天晚上,哎呀那可真是一个美好的晚上呀!

    “夏夏?你怎么了?”金卓文没听清他们俩说了什么,只隐约听到了几个词。见盛夏突然趴在桌子上不动了,他不解又担心,忙扯了扯她的袖子,“你没事吧?”

    盛夏努力忍下心里的欢喜,抬起头说:“没事没事,我好着呢。”

    她脸蛋红红,笑眼弯弯,看得金卓文一下忘了自己要说的话。

    “没、没事就好。”少年心跳如雷地低下头,羞涩地捏紧了自己的衣角。

    ***

    早自习就这么过去了。

    下课的时候,金卓文再次鼓起勇气,把那盒从法国带回来的巧克力拿了出来。

    盛夏本来不大好意思收,但金卓文说这是上学期她帮他扫了几次地的谢礼,而且他们的前桌胡菲菲也有,她就没有再推辞了。

    金卓文是隔壁市人,家里好像是开公司的很有钱。他会来这里上学,听说是因为父母太忙,没时间照顾他,所以才把他送到老家这边给爷爷奶奶带。

    不过他爸妈经常隔几天就接他回去,有时候赶上他做值日,盛夏或者胡菲菲就会顺手帮个忙,让他早点先走。

    没想到他却把这事儿记在了心里,还特地给她们带了礼物。

    真是个好人呀。

    盛夏笑眯眯地跟他道了谢,把巧克力放进书包,起身上厕所去了。

    金卓文欢喜地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甜滋滋的。

    他确实也给胡菲菲带了巧克力,但那是他妈妈随手买的,不像送给盛夏的这一盒,是他精挑细选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品牌有一个特别浪漫的名字,叫做Amour,是法语挚爱的意思。

    盛夏不知道自己被人暗恋了,她正急着上厕所呢。

    学校老旧,厕所很小,一共就四个坑位。这个点厕所里没什么人,盛夏走进第一个隔间,把门一锁就要蹲下,不想外头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盛夏?”

    这声音听起来跟她的前桌胡菲菲有点像,盛夏跟胡菲菲关系挺好的,她也算是班里唯一一个和她走得比较近的女生,因此下意识应了一声。

    结果外面的人听到她的回应之后,竟然说了句:“看来没找错。”

    盛夏:“?”

    她突然感觉有点不对,这声音好像不是胡菲菲!

    刚这么想着,突然“哗啦”一声,一大盆水从隔间门上方泼了进来,盛夏躲闪不及,半边身子都被泼湿了。

    她吓得跳了起来,口中发出短促的惊呼。

    外头使坏的人听见,满意地笑了一下:“可别怪我啊,我也是帮别人的忙来着!”

    二月末,寒意未散,冰冷的水珠沿着盛夏的领子往她衣服里渗,叫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好在她刚刚觉得奇怪,脑袋往前探了探,只有后脑勺的头发湿了,脸蛋没有被泼到,不然会更冷。

    盛夏又惊又怕,整个人都懵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急急地脱了校服外套去擦脖子里的冷水。

    “你、你是谁?!”

    “我是谁你就不用管了,好好享受吧,再见。”

    那女生说着,厕所门突然震了一下,盛夏有种不好的预感,也顾不得擦水了,忙去开锁推门。结果怎么推都推不动,显然是有人从外面把门给堵住了。

    盛夏慌了,抬脚就“碰”的一声踹在了门上:“你!你放我出去!”

    她这一脚力气不小,厕所门顿时就被踹开了小半。泼她水的女生就站在门后,没设防,一下被那弹出去的隔间门撞得捂着脸蹲在了地上。

    “卧、卧槽!”跟她一起来的两个女生惊呆了。

    盛夏趁此机会又重重踹了那门一脚,可地上那女生反应也很快,大吼了一声“堵住”,就把桶里剩下那点水泼了过来。

    盛夏下意识转头躲开,那女生看准时机再次把门一关,捡起地上被踹歪了的拖把死死地顶在了外头:“再去拿俩拖把来!”

    另外两个女生赶紧照做,三根拖把把门一顶,这下盛夏再用力也踹不开了。

    “你不是很厉害吗?来啊!继续踹啊!”那女生这才松了口气,捂着肿痛的额头冷笑道,“要不把你家凌大少爷叫过来,让他来给你开门也行!”

    她说完又是一桶水泼了进来,盛夏眼疾手快躲开,却还是被泼到了一些。

    她又慌又气,小脸涨得通红,却也有点明白了——这几个女生,应该是之前找凌致麻烦的那个什么山哥叫来的。

    她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心里有些害怕,但也知道跟她们废话没有用,便一手撑起校服外套蒙住脑袋,一手掏出手机找金卓文求救。

    然而金卓文没有接,应该是手机静音没听见。

    盛夏看了看时间,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了!

    偏偏除了金卓文和平时上学不带手机的胡菲菲,她就没有班里其他人的电话号码了……盛夏急得心头砰砰直跳,正好这时翻到了唐劲的微信,她怔了怔,顾不得那么多了,忙给他发了个语音请求。

    咚咚咚,咚咚咚……

    “什么声音?”

    “好像是微信视频的声音,她带手机了!”

    “反正也差不多了,走吧。”

    三个女生说着就跑了,同一时间,微信语音接通了:“喂,小夏子?”

    盛夏心里猛然一松,眼底终于憋不住涌起了泪花:“唐、唐同学,我被人堵在女厕所里了,你能不能……能不能叫胡菲菲过来帮我开一下门?”

    ***

    唐劲和胡菲菲来得很快,盛夏满身狼狈地从厕所里走出来,眼睛红红地冲他们道了谢。

    胡菲菲是个活泼热心的女生,看见她的样子气坏了,转头就要去告诉老师,被盛夏阻止了。

    她不认识那三个女生,连她们是谁都不知道,这状没法告。至于那个什么山哥,别说她只是猜测,没有证据,就算有证据,老师们只怕也管不了那个人——听说他家里很有钱,还有很硬的后台,要不然也不会成绩比盛夏还差,又没有什么特长,却能考上一中,还把隔壁职高那些不良风气带到这里来了。

    唐劲脸上也没了笑容,在他心里,别管盛夏和凌致能不能成,就冲她仗义地帮过凌致,那就是自己人了。

    自己人被欺负了,他哪能不生气,皱着眉头就问:“这段时间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盛夏不知道他已经从凌致那里听说过那天晚上的事情,一时半会儿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便摇了摇头。

    “也是,这才刚开学……算了,先擦擦身上的水吧,这么冷的天,别再感冒了。”

    胡菲菲也点头:“你这校服都湿了大半了,脱下来别穿了,穿我的。正好我今天穿的多,脱掉一件也不怕。”

    盛夏感激点头,眼底的泪花也终于憋了回去:“谢谢菲菲。”

    “跟我客气什么?来!”胡菲菲说着就把校服外套脱了下来,唐劲趁盛夏还没接过来,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悄悄给凌致发了过去。

    你家小姑娘被人欺负了[图]。

    凌致刚起床洗完头,听到手机振动声,随手掏出来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看,顿时就皱了眉。

    他扯下毛巾,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往客厅走,一边打开微信点开了大图。

    身上只穿了一件米白色毛衣的小姑娘,正缩着肩膀站在学校走廊里,眼睛红红地看着手里湿了大半的校服外套,雪白的小脸上满是茫然。

    她的校服裤子上也有水渍,还有头发,虽然没有湿透,但也是半湿不干,看着可怜巴巴的,像只落汤小奶猫。

    凌致步子一顿,眉头皱得更紧了,随即手指飞快地动了动,回道:什么情况?

    唐劲很快打了一行字发过来:早自习下课去上厕所,被几个不认识的女生用拖把堵隔间里了,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等会儿我让强哥他们帮忙打探打探,看看能不能把那几个死丫头找出来。

    凌致盯着那照片看了半晌,回了一个“嗯”字。

    半晌才又补发了一句:她不是我的小姑娘,是我的大债主,你替为父好好照顾伺候人家。

    唐劲:……操,你滚!

    正说着,凌悦从楼上下来了:“皇兄我们可以走了吗?”

    凌致回神,收起手机应了一声,上楼把凌腾抱下来,又给两小家伙穿好鞋子,这便带着他们出门了。

    盛夏被人欺负的事儿他本来没有多想——毕竟他们俩不是很熟,盛夏平时在学校里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他也不知道,再加上唐劲又说欺负她的人是女生。直到上公交车的时候,因为人太多,他不小心撞到了右胳膊上还没好的淤伤,这才眼皮一跳,猛然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一中是省重点,学生素质比普高好很多,更不像隔壁职高那么乱,虽然也会有一些问题学生,但校园氛围总体还是比较和谐的,尤其是女生们,更是很少出现打架撕逼的情况。

    他那前桌,虽然是个学渣,但性格怂软安分,话都不敢跟人多说,应该也做不出什么得罪人的事情……

    只有那天晚上,她意外撞见刘山河他们找他麻烦,被迫跟他们动了手,还把他们给打趴下了。

    想到这里,凌致眉眼微沉,掏出手机就给盛夏发了条微信:是不是刘山河那群人干的?

    盛夏没有回他,她一向乖巧,上课是不看手机的。

    凌致抿唇,又给唐劲发了条信息:可能是刘山河他们干的,强哥跟那孙子不是一个班的么,你让强哥帮着探探。

    唐劲这个上课不认真的货秒回:没问题,但是你得先告诉我,昨天你和小夏子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为什么我一问她她就脸红?

    凌致一怔,眼前闪过了小姑娘脸蛋红红,泪眼汪汪,还有突然跳起来表演金鸡独立的傻样子。

    他不知怎么有点想笑,眉眼微松,回了他一句:无可奉告。

    唐劲:……

    ***

    附二医离得不是很远,凌致到的时候,盛夏他们才刚上完第一节课。不过老师拖堂了没有课间休息,所以她也没看手机,直接就开始第二节课了。

    而这个时候的凌致,正在给他妈妈范玉兰解释凌腾腿受伤的事情。

    范玉兰长得特别漂亮,哪怕已经四十多岁,还是人如其名,风姿不减。就连脸上那抹苍白的病色也无损她的美丽,反而为她增添了几分柔弱可怜,叫人看着心生怜惜。再加上她性格温柔,心地善良,又曾是学校里的音乐系女神,当年凌致的爸爸凌栋才会不顾家人的反对,非要娶她为妻。

    可成功嫁给王子,并不是灰姑娘最终的结局。

    凌家是豪门大户,家里规矩多讲究也多,平时来往的也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范玉兰出身普通,不懂豪门社交礼仪,性格又被父母纵得天真娇弱,根本应付不了凌家人,也进入不了凌栋的交际圈。

    凌栋本身又是个花花公子,刚结婚那会儿觉得新鲜,对她还算体贴,可时间一久,渐渐就腻了。范玉兰又是个遇事只会哭泣忍让,却从来不知道想办法解决问题的,两人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最终,凌栋开始在外面养女人。

    范玉兰大学一毕业就嫁给凌栋了,结婚之后,她一直在家带孩子没有出去工作。虽然气恨凌栋出轨,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婚,一是没有经济来源没有底气,二也是舍不得三个孩子,当然也还有观念保守、对凌栋还有爱等各种原因。

    凌栋腻了她,可对三个孩子还是很看重的,当然也不会开口提离婚,两人就这么貌合神离地过了这么多年。

    可他们俩是达成某种默契了,外头的女人没有啊!凌栋养的最久的一个情妇,去年直接就找上门来了,还使出了各种手段想逼两人离婚。

    范玉兰毫无招架之力,要不是凌致已经长大,处处护着他妈,那小三只怕都已经成功上位了。

    可凌太太的位置是保住了,凌家却因为那个小三整个儿崩塌了——人家因爱生恨不干了,暗中搜集了许多凌栋的罪状,把他给告了。

    一切灾难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不到五个月的时间,凌家破产,凌栋跳楼,范玉兰看着凌栋的尸体心脏病发,差点跟着丧命。

    而凌致兄妹三人,也从天上月沦落成了脚下泥。

    范玉兰因此想不开,整日郁郁寡欢,愁眉不展,且时不时就要哭上一场,叹自己命苦,叹凌栋狠心,叹儿女可怜。

    这不,凌致刚说完,她又开始掉眼泪了。

    “我可怜的腾腾,都是爸爸妈妈不好,让你和悦悦还有你哥哥受苦了……呜呜呜,都是你爸爸的错,都怪他,那个杀千刀的滚蛋……呜呜呜,我怎么这么命苦……”

    凌致:“……”

    凌致本来还可以的心情一下变得糟糕,眉头也皱了起来:“你别哭了,他这就是小伤,没什么大碍。医生说了,养上几天就好了。”

    凌腾懂事地点头:“妈妈你别担心,我早就不疼啦!”

    “是呀是呀,妈妈可别再哭了,不然一会儿心口又该疼啦。”凌悦也跟着安抚道。

    “好……好,我不哭,不哭呜呜呜……”

    嘴上说不哭,眼泪还是刷刷往下掉,凌致看得头疼,又耐着性子劝了几句,可范玉兰听不进去,或者说她听进去了但是忍不住,还是哭个不停。

    凌致:“……”

    疲惫和不耐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他整个人紧紧裹在了其中。

    他突然觉得有点喘不上气,偏这时范玉兰哭着哭着,突然说了句“要是当初我也跟着你们爸爸去了就好了,这样你们现在也不用这么辛苦”,凌致额角一跳,再也压不住心里的躁怒站了起来:“够了!”

    低沉阴郁的声音,吓得范玉兰一下噎住了,正在安慰她的双胞胎也瞬间噤了声。还有旁边几张病床上的病人,也是下意识朝这边看了过来。

    凌致深吸口气,忍了又忍,这才开口:“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到底还要记到什么时候?哭到什么时候?”

    范玉兰眼睛红红,神色凄苦地看着他:“我……我也不想哭的,可是小致,妈妈心里难受,妈妈忍不住呀……”

    她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被父母保护着长大,性格单纯敏感,柔弱不能经事。凌栋的出轨和凌家的倾覆是她这辈子经历过的最大的挫折,她一想到就伤心难受得不行,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说着说着,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对不起小致,都是妈妈没用,都是妈妈拖累了你们,要不是为了我,你……你也不至于辍学去打工……”

    “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就该好好把身体养好,争取早点减轻我的负担,而不是继续自怨自艾,哭哭啼啼,翻来覆去地折腾自己的身体。”

    凌致冷声说完这话,再也忍不住扭头出去了。

    范玉兰心脏不好,之前凌家出事,她受不住打击病发之后,情况一度很危急。但在医院休养了这么长时间,她的身体状况其实已经稳定了很多,要不是她总哭,总是情绪起伏不定,其实早就可以回家养着了。

    当然凌致不求她能赶紧出院,只要她稍微振作一点,别再没事儿就哭,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

    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旁边吹了一会儿风,凌致心头那股张牙舞爪,几乎要从胸口冲出来的躁郁之气才稍稍散去了一些。

    这时兜里的手机突然振动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是盛夏看到信息回他了。

    热热是我:你都知道啦?[大吃一惊.jpg]

    少年沉默片刻,回了她一句:唐劲都告诉我了。

    热热是我:哦哦!那个,我觉得应该是他们。因为那几个女生说自己是帮别人的忙才这么做的,然后她们还说我很厉害,还提到了你的名字。

    热热是我:不过我没事,就是被泼了点水。倒是凌同学你千万要小心呀,他们说不定也会去找你的!

    凌致抿唇,眉眼越发阴鸷,半晌才又回了一句:这事儿是我连累你了,抱歉。

    热热是我:没有没有,那天打架我也有份呀!我还把好几个人都给打趴下了呢,他们找我报仇也是应该的!不过一群男生,竟然搞背后偷袭,实在是太臭不要脸啦!

    明明只是冷冰冰的文字,却莫名透出了几许或得意或生气的鲜活气儿来。凌致盯着那几行字看了片刻,眉头稍稍松了一点。

    Dein Vater:确实很臭不要脸,我会帮你讨回来的。

    热热是我:什么?不用啦!

    热热是我:凌同学你可千万别冲动!俗话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总不能一直这么打下去呀!而且他们人多,你就一个人,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Dein Vater:放心,不打架。

    热热是我:不打架?那你要怎么讨呀?[一头雾水.jpg]

    Dein Vater: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热热是我:别呀,凌同学你先告诉我吧!

    热热是我:凌同学,拜托拜托,你不说我没心思上课啦。

    热热是我:[大哥喝冰阔落.jpg]

    热热是我:[抱住大哥大腿.jpg]

    热热是我:[我叫你一声大哥你敢答应吗.jpg]

    大概是因为这些表情包太沙雕了,本来满心阴郁的凌致心情一下好了不少。他挑了挑眉,回道:好好上课,晚上我要检查课堂笔记。

    Dein Vater:另外我今天轮休,一直在家,你可以早点过来。

    热热是我:……

    热热是我:[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大哥.jpg]

    最后这个表情包似乎有魔力,凌致看了两眼,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完之后,他退出微信,在手里相册里找到了一个视频。

    这个视频是高二上学期的时候,有人意外拍到了发给他的。内容是刘山河和葛晓辉吹牛逼,说自己把赵城的女朋友给亲了,还嘲笑赵城太粗鲁没人喜欢什么的。

    赵城是隔壁职高的老大,打架出了名的狠,凌致和他因为打游戏认识,但不是很熟。

    而这个视频,是一个看刘山河不爽的同学发给他的,因为那会儿他和刘山河不对付,在学校里没少起摩擦,那人想借他的手收拾刘山河。

    不过他没理会。

    他确实看不惯刘山河,但那也就是同学之间的小矛盾,不至于闹到外校去。

    可现在……

    凌致眯眼冷呵,手指一动,就把这视频给赵城发了过去。

    ***

    在医院里陪着范玉兰吃过午饭,又小坐了一会儿之后,凌致就带着双胞胎回家了。

    范玉兰心中不舍,在他们临走前拉着凌悦的手叮嘱道:“悦悦和腾腾都要听哥哥的话知道吗?哥哥照顾我们三个已经很辛苦了……还有,要好好吃饭,早点睡觉,腾腾要赶紧把伤养好,不然妈妈会心疼的……”

    凌悦小朋友拍拍她的手表示知道了:“本宫可是这世界上最乖的公主,母后你就放心吧!”

    凌腾小朋友也点头:“妈妈你好好休息,我们下次再来看你。”

    范玉兰这才又看向凌致。

    见他眉眼冷峻,隐隐透着不耐,她心里又是一阵凄苦,但之前哭了那么久,这会儿她总算是忍住了没有再掉眼泪,只撑着身子坐起来,小心翼翼地说:“还有小致,你也是,平时工作那么辛苦,记得一定要好好吃饭,多穿衣服,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她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事实上以前家里还没出事的时候,她这个母亲做的还是很合格的——既会温柔地给双胞胎讲故事哄他们睡觉,也会早早就做好凌致喜欢的饭菜等他回家。还有一些做人做事的道理,她也会尽量讲给他们听,希望他们能成为一个坚强勇敢,善良正直的人。

    可她承受能力太差了。

    巨大的打击摧毁了她的心神,让她自顾不暇,无力振作,当然也就顾及不到三个孩子了。

    凌致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半晌才无声地叹了口气说:“知道了,你休息吧。”

    见儿子不生气了,范玉兰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连连点头说好。

    凌致又跟旁边的护工阿姨交代了几句,这才抱着凌腾,牵着凌悦回家午睡去了。

    他最近这些天都没有睡好,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一看,天已经黑了。

    “皇兄皇兄,我饿啦!”

    “……嗯。”少年又闭了一会儿眼睛,然后才从床上爬起来,拿手机点了三份外卖。

    结果外卖还没到,盛夏先到了。

    看着这背着个大书包,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外的小姑娘,听到门铃声下来开门的凌致愣了一下:“你……”

    “凌同学,你、你没有去找那些人吧?!”

    凌致回神:“没有,怎么了?”

    “那就好!打来打去解决不了问题,万一、万一伤到哪里,更不划算呀!”盛夏松了口气,又急急补充道,“至于我,我现在已经有防备了,不会再让他们得逞的!他们要是还敢来,我、我就打他们!所以你也不要觉得抱歉啦,我没事的!”

    凌致没想到她这么急匆匆的跑来是因为这个,顿了片刻后忍不住挑眉:“你这一整天,不会都在琢磨这事儿吧?”

    盛夏一愣,红着脸小声说:“那你不肯告诉我,你到底要怎么跟他们讨回来嘛……”

    见她一副想大声又不敢,只能小声哔哔的样子,凌致有点想笑:“如果我现在还不告诉你,你是不是还得继续琢磨?”

    盛夏低头转了转眼睛:“怕是、怕是晚上都要睡不好的。”

    所以男神行行好,快点告诉她吧!

    凌致被她怂怂的却又有点机灵的样子看得勾了一下唇:“行了,我只是暗中给刘山河找了点事情做,没打算跟他们打架。要是计划顺利,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应该没工夫再去找你的麻烦了。”

    “真的?!”盛夏眼睛一亮,“那你呢?他们会不会找上你?”

    “应该不会,”凌致说完偏了一下头,“上去再说吧。”

    “嗯嗯!”盛夏这才有心情荡漾——今天晚上可以跟男神面对面地呆上好几个小时呢嘻嘻嘻嘻。

    “吃饭了么?”凌致带着她往楼上走。

    盛夏回神,有点心虚地说:“吃、吃啦!”

    其实没吃。

    盛爸今晚被他那个儿子在影视公司工作的朋友叫去吃饭了,盛妈店里又忙,没来得及准备晚饭,刚才给盛夏打了电话,让她和弟弟叫外卖吃。

    盛夏心里正急着来凌家呢,一听这话,回家拿上那四本新买的高考模拟卷就以“去外面店里吃为由”跑来了,哪还记得吃饭这回事。

    凌致走在她前面,看不见她的表情,听了这话也没太在意。

    “夏夏姐姐?”双胞胎听见脚步声,还以为是外卖来了呢,结果一看,竟然是夏夏姐姐来了。凌悦惊喜地扑了过去,“你怎么来啦?!”

    “我、我是来找你哥哥补习的,”说到这件事盛夏就忍不住偷笑了一下,“以后他就是我的补习老师啦。”

    “真哒?那你以后是不是每天都会来呀?!”

    只要家里没事肯定来!盛夏红着脸美滋滋地说:“应该吧。”

    “太好啦!夏夏姐姐你快来坐!我去给你拿酸奶!”

    凌腾也挺高兴的,乖巧地冲她打了个招呼:“夏夏姐姐好。”

    “腾腾好,”盛夏眼睛弯弯地问,“你们吃晚饭了吗?”

    “在等外卖。”

    盛夏一愣,意外地看向凌致:“你们平时都吃外卖吗?”

    大概是因为最窘迫的样子都被她看到过,凌致倒也没怎么觉得难堪了,坦然地看了她一眼说:“我没时间也不会做饭。”

    盛夏顿时就心疼了。外卖什么的,偶尔吃一顿还行,怎么能天天吃呢?

    她抿了抿唇,眼睛不由自主地往客厅对面的厨房看去,却没敢说什么。

    她跟男神还不是很熟呢,这突然说要给他做饭什么的,怕是会吓到他。而且,他都点了外卖了。

    正这么想着,凌致手机响了。

    “喂?”

    盛夏本来没有刻意去听,结果凌致刚接起来,眉头就皱了起来:“你说什么?摔了?那我们的外卖……你赔?操,算了,老子自认倒霉,你赶紧去医院吧,声音都在抖。”

    盛夏一愣,这,出什么事儿了?

    “哥?”她好奇,双胞胎也好奇。

    “送外卖的,大概是出车祸了,听着伤得不轻,就这还惦记着给客户打电话道歉赔钱呢。”等了大半天的晚饭就这么没了,凌致心情不大好,眉眼也跟着沉了下来。但送快递不比送外卖轻松,他能理解刚才那人的难处,所以虽然有些不爽却也没再说什么。

    双胞胎有点没听懂他这话的意思,只大概明白自己的晚饭没了。凌腾皱脸,凌悦则是直接叫了起来:“所以是没饭吃了吗?那怎么办?我好饿呀!”

    重新叫外卖太慢了,凌致揉了揉额,站起身说:“我下楼去买。”

    盛夏忍了忍没忍住,还是开口叫住了他:“等、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