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发户式暗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章

    第15章

    盛夏抽着气,缓了半天才缓过来:“就……就是胳膊……”

    察觉到两人的姿势,以及他扶在自己胳膊上的大手,她小脸一红,心头咚咚跳了两下,然而还来得及荡漾呢,就想到自己这是再次在男神面前出糗了啊!

    上次是走路摔跤,这次是走楼梯摔跤,这接二连三的,男神不会以为她小脑有毛病,四肢不协调吧???

    天地良心,她真的只是太紧张了没注意看路啊!

    盛夏有点慌,想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最终只含泪憋出一句,“我……我小脑发育得挺好的……”

    凌致本来不想笑的,可一听这话,竟奇异地明白了她的意思,同时不知怎么就笑了出来。

    盛夏一呆,抬头看他,见少年嘴角向上弯起,漂亮的桃花眼里阴沉散去,露出了些许曾经的凌大少爷才有的轻快笑意,顿觉心跳失控,同时又隐隐有点鼻酸。

    她已经有半年的时间没看见这样的笑容啦。

    凌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笑完之后站起来:“没看出来。”

    盛夏:“……”

    盛夏急了,爬起来就给他表演了一个金鸡独立:“你看!刚才真的是意外!”

    凌致先是愕然,然后彻底乐出声:“行行行,我信了。”

    盛夏被他笑得小脸通红,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逗她呢。她呆了呆,又羞又窘,忙放下手脚,捂着撞疼的胳膊要走,却被凌致拦住了。

    “这三千你不收就不收吧,借条拿来,我补几个字。”

    盛夏一怔,顾不得其他,忙点头。

    凌致口袋里就有笔,拿出来把那三千加上,这才把借条还给她说:“要是什么时候用到这钱了,你就告诉我,我肯定想办法还你。”

    他的脸上还有残留的笑意,盛夏不敢多看,红着脸小声说:“不会用到的。”

    顿了顿,又鼓起勇气说,“如果……如果你有需要,还可以跟我说,我还有很多。”

    凌致本来没打算问她这些钱的来历,一听这话,忍不住挑了眉:“很多?捡瓶子捡来的?”

    “啊?”盛夏呆了一下,没明白他什么意思。

    “……”凌致只能直白道,“我记得你家庭条件一般吧,哪来这么多钱借给我?”

    盛夏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你、你误会了,我们家家庭条件挺好的。以前那些瓶子,我是帮邻居奶奶捡的。所以……所以你要是有需要,只管跟我说!我真的有!我爸妈也不管我怎么花的!”

    凌致惊讶,但也没把她的话当真。

    真要很有钱就不会住在这一片儿了,她说的家庭条件挺好,应该也就是中上小康,然后家里父母比较宠爱吧。

    不过那些瓶子她居然是帮邻居捡的……

    倒是和他印象中一样心软善良。

    可心软善良有时候并不是什么好事。不知想到了什么,少年微微一顿,脸上笑意散去,声音也比刚才淡了些:“你就不怕我借了不还?或者故意骗你钱?”

    盛夏一愣,不明白好好的他怎么就不高兴了,但还是飞快地摇了一下头说:“你不是那样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凌致眯眼看着她,微微绷起的下颌线条锋利,如同刀削,“别说我们根本不熟,就是熟,人心隔肚皮,听过吗?”

    盛夏有点被他吓到,慌张又不解地看着他:“就、就算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可如果能用这些钱看清楚一个人的真面目,也、也是好事呀……”

    完全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的凌致一下怔住了,半晌才神色不明地说:“你倒是想得开。”

    盛夏觉得他好像在透过她看什么东西,刚想说什么,又听他道,“那如果我真的骗了你,你会怎么做?”

    盛夏一愣:“我、我可能会暴打你一顿,再也不喜——”

    “嗯?”

    发现自己差点说漏嘴的盛夏脸红心跳地低下头:“再也不信……信任你,再也不跟你往来!”

    她看着性子软好欺负,其实最是恩怨分明,如果真的有人辜负她的信任,做出让她伤心的事情。她哪怕不跟对方绝交,也绝不会再信任亲近他了。

    当然,她不相信男神是那样的人。

    如果是,他就不会急着还自己钱,更不会非要给她写借条了。

    像是一下子从某个阴影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凌致沉默片刻,神色恢复了淡然:“要不,我给你补习吧。”

    话题跳得太快,盛夏一时没反应过来,正愣着,少年一双清傲多情的桃花眼扫了过来,“这些钱我暂时还不了,但成绩我能想办法帮你提上去。你要是有时间,就每天晚上9点左右来我家,我尽量早点赶回来,帮你写作业顺便给你讲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题。”

    这个念头在帮她写作业的时候就冒出来过,只是他白天要上班,没那么多精力,所以一开始只是想想,没放在心上。这会儿会突然脱口而出,他自己都愣了一下,却并没有后悔的感觉。

    只是帮忙写个作业肯定比补课轻松很多,可认真说起来,这其实是在帮她坑她自己,毕竟高考成绩是直接关系到未来人生的。

    以前两人不熟,你情我愿的,他懒得费那个力气,如今……就当是谢谢她这几次的仗义相助吧。

    盛夏呆住了,然后拒绝了……那是不可能的!

    她激动得除了点头,话都不会说了好吗!

    别说是补课,只要能天天光明正大地见到男神,就是让她头悬梁锥刺股都行啊哈哈哈哈!!!

    盛夏强忍着兴奋跟双胞胎告了别,心里尖叫着跑了。

    虽然天已经暗了,但街上人还很多,凌致也不担心她路上出什么事儿,目送她出了门,这就上楼叫外卖去了——凌家不开火,因为他没有时间也不会做饭。

    “皇兄皇兄,我饿啦。”还在对着手机臭美的凌悦看到他,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叫饭了,等着吧。”凌致说完就要去洗澡,被凌腾叫住了。

    “哥,夏夏姐姐还会来吗?”

    凌致转头看他:“嗯?”

    凌腾老气横秋地评价道:“夏夏姐姐人挺好的。”

    “所以呢?”

    “所以她还会来玩吗?”凌悦也凑过来说,“我可喜欢她啦!我想让她再来我们家玩!”

    “那得看人家有没有时间。”凌致没说她以后应该会经常来。

    凌悦歪着头想了想:“要不皇兄你把她娶回家做太子妃吧,这样她就会一直有时间了!”

    她知道太子和太子妃是住在一起的。

    凌致:“……”

    凌致不想再跟这有毒的小丫头说话了,把她往沙发上一丢,径自洗澡去了。

    冷天洗热水澡是一件特别享受的事情。凌致站在喷头下,闭着眼睛淋着热水,冷锐的眉眼被氤氲的热气熏染,柔化了不少。

    突然有泡沫沾到嘴巴,他下意识抬手去擦,却冷不丁想起了先前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有那一瞬间温热柔软的触感。

    少年一怔,脑中不知怎么,忽地浮现了少女粉嫩的唇和唇边若隐若现的小梨涡。

    不过这画面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被手机铃声吵散了。

    凌致回神,没再往下想,走到洗手台前拿起了手机。

    不认识的号码,应该是外卖到了。

    他擦干身体穿上衣服,飞快地下了楼。等吃完饭后,才跟双胞胎说起正事:“你们学校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这几天在家里把作业什么的收拾收拾,等我检查。然后明天我轮休,你们俩早点起床,跟我去附二医一趟。”

    双胞胎好长时间没去医院看妈妈了,闻言开心地点了点头。至于开学,两人都挺喜欢去学校的——学校里有老师同学们一起玩,可比整天呆在家里有意思多了。

    凌致又给唐劲发了个“受死吧贱人”的表情包,这才收拾垃圾加洗衣服去了。

    唐劲很快就回了条消息: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凌致没理他,直到终于能躺下来休息了,才慢条斯理地回了他一行字:想知道?叫爸爸。

    唐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