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穹录 163章 背锅者

    最后五十五级天梯对帝问道应该确实有效果,他以日增十级天梯的速度,不急不躁,终日待在上头锤炼身体。

    唯一让他的奇怪的是,庞小刀那只叫妙妙的妙音鹿王有事没事,总喜欢飞过来绕上一圈,脑洞再大,他也猜不到自己被算计上了,有两个家伙借妙妙眼睛虎视眈眈。

    再与屠胖子详商过一回,为求稳妥,庞小刀将大胖召回休息区,让它好好休养生息,保持最佳状态。

    反正以秘法之名暴露了蓝宝,庞小刀索性不藏着掖着,开始往五百级天梯下跑,去给小刀盟成员加油鼓劲,也为大伙重新疏理一次被法阵压力弄伤的身体。

    上头的天梯太过变态,除了雷易寒、冷霜雪、曲飞扬、箫宗伟等了了几人,剩下的圣子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四百九十九级天梯。

    不得不提的是,凌重锋是此中为数不多的例外之一,身为苦修士,他终日背负重达七八百斤的巨剑锻体,肉身强度远高于同修为的圣子,与神子并肩。

    两日后,李钰拓海七层大圆满,率先踏上五百级休息区,大光头洛丰紧随其后,他长期越级挑战,修为再进一步,拓海七层后期,距离大圆满一步之遥,若无意外,超凡离他亦不远矣。

    他没超凡,四百到五百级天阶上却接连有拓海七层大圆满者直接入超凡,肉引灵、血沸腾、骨燃烧,七层入超凡称天才,天象自然是有,但极为微弱,让突破者不甘的悲吼阵阵,闻者心有凄凄焉。

    剩余时间,庞小刀每日一半时间身处天梯锻体,另一半时间休身养性,或是静静的看着上头焦炭般神木飘散出细微的粉沫。

    神木高过传送门一大截,又矗立于传送门之前,致使这些粉沫有大半飘入传送门,消失不见,让见者抓耳挠腮,又无可奈何,因为没人知道这棵神木究竟为何物,是否便连这飘散出来的锅灰般粉沫也是神物。

    第五日午后,帝问道勇登第五百五十级天梯,以其身形,两步即可跃过最后五级天梯,成功登顶。

    面对日渐消散的神木,他终是没忍住诱惑,沉重的挪动着右脚,艰难跨上倒数第五级天梯。

    这时候,象王大胖张口吞下庞小刀塞来的近百颗超凡级土属性丹药,率先动了。

    任由丹药灵力在体内狂暴肆虐开来,它体表下裹着一层蓝宝灵魂体,轰然冲向天梯。

    万众呆滞中,它几乎一步一级,连登三十级才稍稍放缓速。

    借助体内丹药灵力及蓝宝灵魂体双重力量,它再登十五级,身形骤然一缓,灵魂体尽出的蓝宝彻底爆散开来。

    不过还好,天梯法阵之力有如道胎金丹,极为仁慈,只是将它灵魂体震散成细微颗粒,使之得以尽数收拢,沉入大胖灵魂空间。

    蓝宝一去,尽管契合肉身的土属性丹药灵力依旧汹涌澎湃,能够大幅抵消天梯法阵压力,但这剩余的压力也是恐怖得无法度量,大胖鼻触上层天梯,拼命拉扯身体,却是再也难以动弹分毫。

    天梯每级高一米一,临顶只剩八级,高十米的大胖便露出一个宽阔无比的背脊来,顶上天台不过一里方圆,身处天台斜对面的帝问道不由为之一怔。

    “哇!”

    七星国这面响起异口同声的惊呼声。

    一道身宽体胖的身影背负双手,闲庭信步的扶摇直上,两个呼吸间便临近战天象王背后。

    这,根本就是完全无视法阵压力!

    “身与阵合!”

    尚身处五百零六台阶处的曲飞扬骇然失声,七星国这边唯有他一人达到此等高度,剩余的轩辕震、周斌等少数几人皆在下面两三级台阶处苦苦挣扎。

    拓海八层大圆满,与拓海九层,半步之隔,有如天地,曲飞扬本睥睨众生,趾高气昂,可见此一幕,心中的傲气便荡然无存,倍受打击。

    “那是谁?”七星国这边迷惑之声响成一片。

    “幽都王于魔藤林结交的兄弟,屠钱神子!”

    曾跟随小刀盟身后穿行魔藤林者傲然而答,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之所以需跟随前进,便是因为自身实力不足,舅舅不疼,姥姥不爱,想攀附七星宗、瀚海宗、五相门,甚至是隐仙宗都不受待见。

    这也是屠钱身份至今没有传播出去的一大原因,此外,魔藤林杀气四伏,夜间前行的难度极大,屠钱破境天象固然浩瀚,数十里外皆可看到,但整个过程太快,也只有跟随者有幸亲眼目睹。

    上头,屠钱来到大胖身后,逐渐亮起刺目金光的双掌触抵大胖微蹲下的后臀,不知何种惊天伟力,竟能推动它庞大身躯往上缓缓移去。

    “问道兄,七星国出现了个身与阵合的变态大胖子,正推着战天象王上去。”

    帝王道看不到大胖身后的情景,却有洛神国圣子骑乘大鸟升上休息区高空,予以提醒。

    “他娘的,庞小刀,你玩我?”

    帝问道几欲吐血的大骂一声,右拳猛捶胸口,真的喷出一口鲜血,而后身体奇异的缩小一圈,凭借越发坚实的肉身力量,成功踏上倒数第五级天梯,在他面前,只剩下最后四级天梯。

    此刻大胖也跨越了三级天梯,还剩下五级天梯即可登顶。

    四比五,双方展开了赛跑。

    咚的一声,又一拳击到左胸,帝问道再次缩小一圈,挪动脚步,艰难无比的跨上倒数第三级天梯。

    这边,屠钱大吼一声,也加快了推动大胖的速度。

    一个六七百斤,一个目测五千斤以上,光论蛮力,屠钱无疑狂甩帝问道几条街,见者无不惊骇。

    “小王子,您别生气,公平竞争,见者有份哈。”

    庞小刀骑身妙妙,悬停休息区高空,大声嚷嚷。

    帝问道没有回答,只是三捶胸口,喷血中又小一圈,体表金光闪闪,猛然跨上倒第二级天梯。

    此时,从侧面,他已可看到那个大胖子身影,确实是身与阵合,此人本可轻易登顶,轻松夺走神木,偏偏如此大费周折,已是礼让三分。

    他并非不识好歹之人,为人也极为自负,若非猜到妙音鹿王时不时过去瞎晃的原因,便连诘问也无从出口。

    “啊!啊!”

    两声大吼同时响自屠钱、帝问道之口,拼尽最后力气,一个成功踏上天台,另一个也将战天象王推上天台。

    然后,战天象王身体猛然一轻,朝前滑去,帝问道也没控制住身形,踉跄冲进天台。

    这模样,天台上没有重力场?

    庞小刀暗自惊讶中,象王停住身形,欢快的一蹦而起,跳个半天高,落地后轰然冲向天台中央的神木,与飞身而起的帝问道拼速度。

    近,再近!

    远隔神木二十余米,帝问道身形猛然涨大,恢复三米余高的体型,而后飞身而起,扑向神木顶端。

    另一头,屠钱脚踏大胖十米高背脊,也是飞身而上。

    巨大如梁山的顶级空间戒,也不过方圆二十米,戒门更是小到数尺方圆,需两人合抱的神木断然无法一下子塞进去。

    神木功效未明,他们也没舍得从树身直接破坏,于是不约而同的扑向树梢。

    “咔咔”两声,神木腐朽,两人所踏树杈崩碎开来,身形坠向地面,临了各扯一小段枯枝。

    掰点枯枝,各自入口尝了下,两人面色古怪的吐出一口黑黑的唾沫,伸手捏碎了手上枯枝。

    枯枝化粉,不仅形同黑炭,其实根本就是炭灰。

    身形再起,两人再度出手,变得粗鲁起来,各自从上往下的扯下一大段粗枝或树尖,然后便捏碎踩踏成粉沫,从中寻找东西。

    神阵有灵,绝不会无的放矢,焦炭化的神木中定有宝物存在,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唯有庞小刀心脏砰砰乱跳,他看到了宝物所在。

    天台地面远比天梯坚实,但无法阻止灵魂体穿透。

    早在象王临近神木时,蓝宝灵魂体飞驰急下,透过大胖脚底,深入地下深处,而后笔直向前,从底部溜进神木中,全程没有溢出丝毫灵魂体光芒。

    神木偏向根部的树心位置,唯有一个还算结实的小圆柱体,里面头尾相连的挤着十六颗结晶体。

    这结晶体指节大,内部呈胶质状,白胜雪,仅仅灵魂体深入看上一眼,便将蓝宝晃得睁目如瞎,光芒万丈。

    前有灵魂体开道,蓝宝拉着装乘结晶的小圆柱,悄不愣登的滑向粗大的神木树根末梢。

    天台地面不阻灵魂体游曳其下,但太过坚硬,蓝宝破不开地面,唯有行此下策。

    一切准备就绪,便是肉戏上场之时。

    成败与否,就看今朝!